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661 二哥产前抑郁?苏爸爸保存体力(4更)

    另一边

    倒是陆识微给陆时渊打了个电话。

    “婚宴结束了?”陆识微刚回家,与谢驭一人一个盆,正在泡脚。

    “嗯。”陆时渊低声应着。

    “现在是不是觉得内心五味杂陈,特别刺激。”

    “这是一个孕妇该说的话?”陆时渊攥紧方向盘,“姐,你这语气,该不会是早就知道了吧。”

    “是啊,”陆识微不似许阳州那般躲闪,“我不仅早就知道了,我还提醒过你,让你小心不要被人挖墙脚,看来,你根本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

    “……”

    “弟弟啊,这个年头,什么兄弟朋友啊,都不可信,不要这么单纯好吗?”陆识微已经可以想象得出,自家弟弟的脸色有多难看。

    “都说一孕傻三年,意意怀孕,她没傻,我看你就先傻了。”

    “我不仅傻了,我还产前抑郁了。”

    陆时渊说完,直接挂断电话。

    产前抑郁?

    这话差点没把陆识微给笑死。

    陆时渊郁闷的点很多。

    其实正常谈个恋爱,他也没什么意见,只是某人暗戳戳得各种骚操作,居然还敢住到他隔壁,连卫生都是他帮忙打扫的?

    还真是胆大至极,丧心病狂。

    **

    苏家

    当陆时渊驱车抵达时。

    开门就看到苏永诚正双手掐腰,满屋子乱转。

    茶几上,擀面杖、皮带、麻绳……形形色色的东西摆了满桌。

    柳如岚和苏羡意则坐在一边。

    “爸。”

    “你来啦。”苏永诚还穿着婚宴上的西装,气哼哼得说,“那小子怎么还不来?在我眼皮底下掳走我女儿,我非得帮他绑起来,用皮带抽他!”

    “永诚,大晚上的,别这么大火气。”柳如岚咳嗽着。

    “我原本以为,这贼,是从外面来的,没想到啊,家里还有个内应,还是我的枕边人。”

    “内外勾结,就把我一个人当大傻子啊。”

    “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柳如岚低咳一声:“我一直想找机会跟你说,这不近来事儿多嘛,就一拖再拖。再说了,在婚宴现场,大家不都是夸你又找了个好女婿吗?你不也乐呵呵的。”

    “我……我那是被迫营业!”

    “你根本不知道我当时是万箭穿心,内心在流血。”

    柳如岚点头,“我看你笑得挺灿烂。”

    “……”

    苏羡意在旁,只顾看戏憋着笑,又给苏永诚递了杯水,“爸,喝点茶润润嗓子,您别喊了,咱们保存体力,等厉大哥和姐姐回来,再好好收拾他们。”

    “意意说得对,保存体力,准备战斗。”

    苏永诚近日操办婚宴,通知亲朋,实在太累。

    此时就是被一口气吊着精气神,他满心满眼的,就想和厉成苍好好聊聊。

    只是酒劲上来,困劲儿犯了,就开始打瞌睡。

    摇头晃脑,冷不丁惊醒,下意识看了眼腕表。

    这都快十二点了。

    “意意,房间收拾好了,你和时渊今晚就在家休息,你这身体也不能熬着。”柳如岚笑道。

    她倒不觉得苏永诚真会帮厉成苍绑起来揍一顿,无非就是太惊讶,觉得被瞒着,心里不舒服,想泄泄火。

    “对,你先去休息。”苏永诚提起精神,又从冰箱里找出一罐红牛,“时渊,你先陪意意去休息,那采花小贼要是回来了,我再叫你起来。”

    “咱们爷俩,给他搞个男子双打。”

    苏永诚说话,自带喜感,倒惹得陆时渊一时间,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送苏羡意回房休息后,待他下楼,桌上的红牛已喝了大半,而苏永诚……

    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陆时渊笑出声。

    柳如岚则趁机给女儿发信息:

    **

    苏琳此时刚在派出所做完笔录,离开时,雾霾色的天空飘起了碎雪,入夜,四周静谧无声,她微仰着脸,雪花落在她脸上,瞬间化成一滴冰水。

    凉凉的。

    “不冷吗?”

    厉成苍走到她身边,伸手楷掉她脸上的雪水,“饿不饿?”

    “有一点。”

    今晚,先是汤显坤,后又是厉家夫妻俩,苏琳压根没心思吃东西,如今事情处理完告一段落,倒是真有些饿了。

    “带你去吃点东西?”

    “今晚大家都没吃什么,要不打包一点回去吧。”

    “听你的。”

    ——

    待两人到苏家时,已是十二点半。

    门打开瞬间,一股暖意扑面而来,陆时渊正坐在沙发上,手里翻着一本名为《大爆炸——宇宙通史》的书籍,这是从苏呈房间找到的,随意看看,打发时间。

    他之前和苏呈聊了会儿。

    那小子正在宿舍里号丧,还让陆时渊帮他出口气。

    “我怎么帮你出气?”

    “打他啊。”

    “要不我把他摁着,你来打?”

    “我不敢。”关键时刻,苏呈还是怂的,“二哥,我拿他当亲哥,你说他为什么要骗我。”

    “我拿他当亲兄弟,他却想泡我姐?”

    “人心太险恶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