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6章 不详

    在两年前的一场拍卖会上,这一套《春江花月夜》被一个神秘人用两点一亿的高价成交,谁知在交付的时候,《花月》和《夜》这两幅突然不见了。

    整个系列里少了两幅,其价值自然大打折扣。

    最后那名神秘买家取消了交易,系列中唯一剩下《春江》辗转落入了B市首富谢家老爷子谢广德手里。

    没想到时隔两年,《花月》和《夜》居然出现了。

    陆海乔盯着轮番滚动的画卷展示,眼底深处闪烁着势在必得的光芒。

    微信语音那边,徐朵已经切换到拍品页面等着了。

    “有意思,真有意思。”

    陆海乔:“什么有意思?”

    徐朵:“我是说专场详情里的作者介绍。”

    陆海乔:“有什么问题?”

    徐朵:“高悬,山水画大师,性别不详,生年不详,参展记录不详,我说陆小姐,怎么你的个人简介上都是不详啊?”

    陆海乔:“字少,看着不烦。”

    徐朵:……

    那也别一丁点儿信息也不透漏啊,简介上都挂着“不详”看起来挺不吉利的。

    徐朵:“老实说,我到现在都不太明白,当时你为什么会取高悬这个名字啊?”

    陆海乔:“因为我外公。”

    徐朵跟陆海乔从小学时就认识了,对于她家的事情,不说全部,最起码知道个七八分。

    徐朵:“你外公叫陆也,跟高悬这两个字貌似一点关系都没有吧。”

    陆海乔:“可是他还有个别号叫明镜啊。”

    徐朵:……

    好家伙,明镜高悬。

    原来陆小姐取名是这么随便的一个人。

    陆海乔在拍卖网上注册了账号后便按规矩缴纳了十万的保证金。

    操作完毕正好是三点整。

    《花月》和《夜》已经开放拍卖了。

    陆海乔瞄了一眼网页,起拍价五百五十万,加价幅度五十万。

    看不起谁呢,起拍价这么低?

    她微拧眉心,心想不管了,速战速决。

    光标移动到了加价标志不停的点,当点击到一千万的时候,陆海乔按了确认出价。

    系统这个时候弹出了一个对话框。

    “您的价格低于当前价,无法出价。”

    陆海乔:?????

    刷新网页,她看到了当前价。

    两千三百万。

    草!

    哪个王八蛋活得不耐烦了一上来就跟她争?

    ……

    咖啡厅的男洗手间内。

    “阿,阿嚏……”活得不耐烦的王八蛋忽然打了个喷嚏。

    听筒里传来了周诺的声音:“怎么了,玄哥,感冒了?”

    谢玄吸了吸鼻子:“忽然有点不舒服。”

    周诺“呵”了一声:“那你可得注意点,听人说只有傻逼才会在夏天感冒。”

    “你才傻逼呢,”谢玄打了个哈欠,昨晚玩游戏玩太晚了,睡眠不足,“认真点,要让其他人抢了去,我把你头拧下来当凳子坐!”

    周诺心想,您玄哥可是B市的混世大魔王,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跟您争啊。

    岂料,这样的想法才划过脑海,原本懒懒散散靠着椅背的周诺瞄了一眼电脑屏幕,愣了两秒,他猛地一下坐直了身子:“玄哥,没想到还真有人跟您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