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裴弘元番

    苦寒的极北之地。

    苍穹黑沉如铅,寒风凛冽。

    冰天雪地间,刚刚结束了一场大战,尸横遍野,断戟残箭散落。

    鹅毛大雪铺天盖地落了下来,伴随着寒风,天地之间纷纷扰扰,杂乱的没有尽头。那风雪极力掩盖着地上的脏污,试图还世间一片洁净清白。

    裴弘元身姿英挺瘦削,巍然立于浩渺天地间。

    一身沉重甲胄泛着寒光,战袍迎风猎猎作响,他张开双臂,拥着风雪入怀。

    冰冷的甲胄上积上了雪,险峻的剑眉上积了雪,细眸上的睫毛上积了雪,让狭长的眸子愈发冰寒。

    风雪从骨头缝里钻到心里,什么也遮不住,盖不住,忘不了。

    “王爷。”

    陆辛拿着厚重的熊皮毛斗篷上前,披到了裴弘元身上。

    裴弘元纵身上马,矫健如鹰。

    陆辛跟在他身侧,笑道,“今日之后,辽东又往北扩了五百里。”

    裴弘年面无表情,风霜的磨砺之下,脸颊瘦削冷峻,“京城有消息吗?平阳如何?”

    陆辛暗叹了口气。

    这么多年过去了,王爷年年征战在外,隔上几日便要这么问一句。

    “回王爷,京中来消息了,瑄郡王萧永青被封为安西王世子。摄政王妃很好,身体康健,封世子就是她提议的。”

    裴弘年眸光缓了缓,没有说话,裹了裹斗篷,驱马前行。

    返程骑马要四五日。

    在陆辛的坚持下,他换乘了温暖的马车,路途就漫长了。

    不过也无所谓,本身这一辈子就很漫长,如何度过都是一样的。

    他烤着炭火。

    倚靠着车壁闭目养神。

    他喜欢黑暗。

    他曾在黑暗中度过他此生最明亮最温馨的日子。

    那是他终极一生想要追寻的光,想要抓住的温暖。

    外面是三个年轻随行将官的谈话声。

    “居然封了瑄郡王作安西王世子,那岂不是说,西北军要由瑄郡王来接手了?”

    “摄政王妃糊涂了不成,居然同意?她可是还有俩儿子只是空爵!”

    “这还不算,长子西北军,次子皇帝,还不知以后要如何热闹啊。”

    “有热闹看喽……”

    啪啪啪!

    随着三声脆响,三名将官皆是手臂中了一支飞镖,穿透铠甲,钉入皮肉。

    三人捂着手臂,指缝里鲜血直流,惊惧地看向马车。

    马车帘子掀开,裴弘元眸光冷冽森寒,让他们忍不住脊背生寒。

    “再让本王听到,死。”

    “末将知罪!”

    三人跌下马拱手认罪,却不知自己犯了何罪。他们战战兢兢,看着锦帘落下,身上却是出了一层冷汗。

    马车里,裴弘元盯着手中剑穗良久,岁月久远,宝蓝的颜色渐渐褪去,透着苍白。

    他又攥得紧了些,复又闭上了眼。

    堇儿的余生,自然是顺心如意,无忧无虑的。

    若有忧虑,便由他来担着。

    忠勇王府在辽东的府邸修建的颇为宽阔大气,里面却冷清的很。

    这种冷清除了布局冷清外,里面的人员也冷清,清一色的男人。

    只在太祖太妃的院子里,有丫鬟婆子走动,多少添了几分颜色。

    太祖太妃拄着拐杖迎出了殿门,看着鬓间染了霜色的孙儿,眼眶盈泪。

    他不过是而立之年,却怎生出这么多白发!

    她抓住他的手,入手冰凉刺骨,她将孙儿的手放到手心暖着。

    “这么冷的天,非要出去打仗作甚,这江山多了少了,与你又有什么干系?”

    裴弘元冷冽的神色略松了松,“祖母,回殿里说话。”

    他反握着她的手,往殿中走。

    太祖太妃暗叹了口气。

    这天下是幼菫儿子的,他要替她儿子守着吧。

    这段孽缘,何时才是尽头?

    他一开始假装失忆,瞒过了她一时,却又怎能瞒的了长久?

    只看他这么多年来不肯娶妻,不近女色,哪里是忘了的样子?

    他甚至还往外传出风声,他征战时重伤,伤了根本,闹的外面什么不好听的话都编排出来了。

    他不就是想向京城那边证明,自己的确是忘了幼菫了吗?

    裴弘元一进殿,蓦然听见一声清润的声音,“表哥。”

    他心神剧震,近十年的隐忍在这一声表哥中溃不成军,他倏然看向垂首请安的素衣少女,臻首娥眉,似春山清泉,叮咚作响。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臂,眼尾泛红,声音低哑颤抖,带着隐忍的痛楚,“堇儿!”

    少女含羞抬起头,含情脉脉看着面前英武不凡的男子,更是被他眼中的深情和泪光感染到。

    “表哥。”

    一声表哥温柔又多情。

    裴弘元猛地松开了手,看着面前和幼菫有五分像的年轻面庞,脸色恢复了冷漠,声音冰冷彻骨,“你是谁?”

    少女又福了福身,声音和幼菫有八分像,却因刻意模仿变成了十分,“小女漫雪,给表哥请安。”

    太祖太妃在一旁解释,“她是我娘家的远房侄孙女,我一个人在府里孤单,让她来陪陪我。”

    裴弘元越过她走到主位大马金刀坐了下来,“本王不是你什么表哥,你还是称王爷吧。”

    漫雪不知这一前一后冰火两重天是为何,手臂上依然残留着男子有力攥捏的触感,心中的喜悦却随着他那凌冽的声音跌落谷底。

    就似是触手可及的泼天富贵,在一瞬间便从指间划过,抓不住了。

    姑祖母说他喜欢乖顺的女孩——

    她莲步轻移,往前走了几步,楚楚而立,温顺道,“漫雪知道了,王爷。”

    裴弘元听着她的自称,蹙了蹙眉,却懒得再去纠正什么,左不过马上就送走了。

    只是堇儿,八年未见,现在不知是如何模样了?

    丫鬟上了热茶和点心。

    他喝了一杯茶,身上有了些暖意。

    碟子里摆放着三种糖果,有海盐杏仁焦糖,灌了梅花酒的酒心糖,牛乳糖,无一例外,都是切的小小的。

    裴弘元脸色沉了沉,拿了一粒海盐杏仁焦糖放入口中。

    漫雪满怀期待地看着他,脸上泛着甜甜淡笑。

    裴弘元皱了皱眉,吐到了碟中,“杏仁粉不够细,若不咀嚼会有残渣。”

    上糖果的丫鬟脸色发白,看了一旁的漫雪一眼,上前福身道,“王爷恕罪,您之前做的糖已经放了半年,怕不能吃了……”

    这些糖果向来都是王爷自己做,奈何表小姐从太祖太妃那里听说了王爷爱吃糖,便按着王爷做的糖果,自己琢磨出来一套做法。而太祖太妃又默许了……

    她见裴弘元没再责怪她擅自上了别的糖果,暗松了口气,小心翼翼立在一旁。

    裴弘元又吃了一粒牛乳糖,眉头锁的更紧了,又吐了出来,“这牛乳糖做的这般粘牙,如何入口即化?”

    丫鬟又战战兢兢上前请罪。

    裴弘元摆摆手,“都撤下,扔了。”

    丫鬟将糖果收拾到托盘上,端着连忙退了出去。

    裴弘元眸光凌厉看向下面的漫雪,“你做的?”

    漫雪不明所以,被他阴沉可怖的脸色吓到了,整个人压抑得喘不过气来。

    她颤声回话,“是漫雪做的。其实这个焦糖,里面的杏仁大一些口感会更好……王爷您若觉得不满意,我再重新做。”

    她反复研究了整整半年,每日不知要做多少糖果,才做到这番成色。她尝着很好,比之前王爷做的更好吃,为何王爷觉得不好呢?

    裴弘元冷笑,“你也配?”

    堇儿用心做的糖,到她这里,倒成了媚惑争宠的手段!

    “这些糖,以后不得再做,也不得流传出去一丝一毫。若让本王知道,就等着灭门吧。”

    他无视漫雪瞬间苍白的脸,吩咐陆辛,“派人送她回中原。”

    陆辛拱手应是,走到漫雪身边,“姑娘,请。”

    漫雪心有不甘,她此次来辽东,就没想着回去。王府富贵滔天,即便她是做侧妃,也足以让她荣华一生。

    她不明白自己为何触怒了王爷,她哀求地看向太祖太妃,“姑祖母,漫雪舍不得您……”

    太祖太妃摆了摆手,“你来了这么些日子,也该回去看看你爹娘了。王爷说的话你记住了,否则,我也救不了你们。”

    漫雪还欲再说什么,却见裴弘年重重放下了茶盏,陆辛便一把抓起来她,丝毫不客气的拖拽了出去。

    太祖太妃喟叹了一声,声音苍老又无奈,“元儿,你又是何必……”

    裴弘元道,“祖母,以后莫要做这种糊涂事了。”

    堇儿又岂是别人可以替代的。

    他在昏迷中尚能分辨出真假,又何况是在清醒的时候?

    他清醒着,如何能骗过自己,让一个替代品来挤占堇儿的位置?

    他有时都恨,自己太聪明,连哄骗一下自己都不得。

    太祖太妃脸色凄苦,“我还不知能活几日,你总得让我看到你身边一个伴儿……否则我走了,剩你一个人孤苦伶仃的,让我九泉之下如何放心?”

    裴弘元将一个匣子推给她,“这是千年人参,祖母好好活吧。”

    太祖太妃闭了闭眼。

    再多的人参有何用?她总不能陪他一辈子!

    裴弘元起身往外走去。

    太祖太妃忙问,“马上晚膳了,你去作甚?”

    “做糖。”

    殿门打开,裴弘元拢了拢厚重的斗篷,踏入风雪中。

    暗夜降临。

    宽阔的寝殿中一片漆黑,一盏灯也无。

    清冷的月色和着凄凉的雪光映进来,一路铺陈到了书案前。

    在月光照不到的阴影里,裴弘元静静坐着。

    人生不过百年。

    弹指一挥间。

    ------题外话------

    开了个单章的完结感言,好像Q阅还有一些网站看不到,在这里说几句。

    至此,本文便完结了。

    番外就简单写了裴弘元和萧十三的,把交代不清的又交代了一下,其他人的便不写了吧,甜多了太腻,苦多了心疼。

    男二这个角色说几句吧。

    他是莫莫很喜欢的一个角色,不过前期讨厌他的小仙女很多,后期心疼她的小仙女也很多,也是他,让莫莫后期一直徘徊在崩溃的边缘。

    但是剧情已经发展成这样,后面番外也不能再写太多了,否则难免故事会无限展开,喧宾夺主。

    估计因为他很多小仙女会恨莫莫吧……也不知这是塑造角色的成功还是失败。

    一路亲们的包容和鼓励,让我坚持到了本文完结。真的特别特别感谢你们。

    你们的名字莫莫都记得,篇幅限制,便不一一列举,莫莫都记在心里了。

    纸短情长,便说这么多吧。

    新文大概是在一月后,春暖花开时,我们再见~~

    希望到时再看到可爱的你们。

    欢迎入**流读书心得,提供新书灵感和建议哦。

    沉莫莫企鹅交流群:601638587

    祝亲们新年快乐,万事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