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后她多才多亿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19、我的幸福感分给你

    其他没多说,若需要专门应对的甲方老总,她可以滴水不漏地多恭维。但最好闺蜜的老公,尤其黄怡一副担惊受怕样子,好似唯恐两人产生不愉快的受气包,她心里总归有些不舒服。

    “等饿了吧?上菜吧,咱们快吃。”

    黄怡一会羞红一会苍白的脸色,听后变得更难看。

    桌子底下脚碰碰身边老公腿,贴近拉下他袖口,小声道:“已经通知上菜,你先和曦曦说下风啸的事啊。”

    金丙猛地抽回袖子,抬起手,喝道:“急!光知道急!一时半会能说清啊?”

    不知察觉到失态还是看到黄怡抱头闪躲的动作,金丙不耐烦的神态快速收起。抬高的胳膊落下一弯,搂住黄怡腰。

    对已然面色冷峻的南曦露出无奈的神色,当即诉苦道:“我怕你们女孩子家饿到嘛,瞧瞧小黄不懂事的样,心急慌慌的要立刻谈事。好吧,我先大概说下,风啸的事情在律师圈早变成经典案例,没得打。他本人在完全自愿清醒的情况下签署合同,很难翻案。”

    提起专业领域知识点,金丙的自信猛增,二郎腿翘起,讥笑道:“南曦大美女啊,不是我说啊,咱崇拜谁不好呀。非要崇拜男表吗?”

    黄怡骇然失色,用胳膊肘使劲推推身边的金丙,沉声斥道:“你别说啦!”

    金丙立刻投来不识好歹的斜视,顺口骂道:“男人说话,女人插什么嘴。”

    考虑到有其他人,而且举足轻重的人在场,眼中闪过懊恼,语气放缓:“我这不是和南曦商讨她在意的事吗?”

    黄怡眼泪有点挂不住,垂下头不再搭腔。

    自吹自擂重新开始:“换其他品行端正的人,没希望的案子我也接,努力试试呵。但我特看不上风啸,十一年前的月收入一千不低啊,2W能在珠三角入户。人家网站斥巨资投资,证明老总有眼光。看投资血赚,卖家后悔啊?晚了!又当又立典范啊。”

    义愤填膺说完,端起茶杯喝口润润嗓子,补上最后痛快一吐:“呸!表男。”

    就在这时,一杯水临头浇在金丙锃亮的背头上。

    狂拽姿态猛然扭转,金丙重重一巴掌拍在桌子,扭身破口大骂:“黄怡你脑子进水吗?”

    南曦倏地站起,抓住黄怡微抖的手,往身后一拉。

    金丙已经扬起的碟子戛然收回,如同被人狠狠抽回去般,怒视南曦:“清官难断家务事,让开吧。”

    漂亮的杏目俯瞰坐在身前的大律师,似笑非笑道:“法律是伸张正义的武器,不是给心术不正人钻空子的凶器。单已经买过,您慢用。顺便提醒句,很多事情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拽着黄怡离开,身后传来作威作福的叫喊:“服务员!服务员人呢?上菜啊。”

    “先生您好,刚刚两位女士只买了两杯茶钱,未点其他,您现在需要点菜吗?”

    “MBD,不点,劳资换家吃。”

    “好的先生,烦请把您这杯茶买下单。”

    “不是说茶钱买过吗?”

    “不好意思,估计您没听清,她们只买了她们两杯茶。”

    “卧槽,劳资今天倒血霉,让小娘们摆了一道!”

    骂声渐行渐远,南曦嘴角扬起小小弧度,黄怡冰冷刺骨的手心总算恢复点温度。

    回到车上,南曦凝视着黄怡。小助理打从坐下,秒入工作状态。

    南曦学着曾经黄怡最爱的叹气,轻声问:“哎,他在家也这样?”

    翻动实体笔记本的手加快速度,语无伦次道:“晚上需要参加甄瓷资助的慈善酒会,你中午想吃日料还是韩料?”

    南曦搭在座位的手攥成拳,深呼吸再深呼吸,重新问:“黄怡,你没听到我问题吗?”

    不过声调提高几个分贝,黄怡宛若飘零的花,弱不禁风地晃晃。笔记本上多出团水渍,氤湿工整的字。

    “我好饿,”黄怡侧头避开灼热的目光,拍拍驾驶座后背,嘱咐道:“小李,去恒隆地下停车场找个隐蔽位置,完后去五楼韩料店买三份炒年糕和拌饭,曦曦爱吃他家。”

    小李关切的回头望眼黄怡,婴儿肥脸颊上有道泪痕,没来及擦掉。

    四目相对,读出她不愿被揭露的酸楚,小李快速收回目光,转正身子握好方向盘。

    铿锵有力答:“好的,姐。”

    抵达目的地,小李去买午饭,留闺蜜两人独处。

    南曦早阖上双眸,往常空等,她早跑去和周老头约会。但此时脑子乱成一锅粥,哪能睡得着。

    装模作样的人,又何止她一人。

    错过饭点,韩料馆不用排队,小李很快提着饭回来。

    黄怡拉开桌板,摆放好餐盒,发现多出两瓶巧克力奶茶。

    提起袋子,给小李递还:“你的奶茶。”

    小李不接,憨憨说道:“姐,您们喝。我女朋友说巧克力会分泌多巴胺,改变人心情。”

    “多巴胺?”学渣黄怡困惑,打从南曦高二跳级被北影破格录取后,没监督她,每日混卷子。最后落得二本大学,愧莫及。

    南曦把自己的那杯放到黄怡手边,拍拍她手面:“我的幸福感分给你。”

    黄怡懂了,吸吸鼻头,轻声道:“谢谢。”

    捏捏她肉呼呼的手心,南曦浅笑:“不谢,你不想说可以。如果有天想说,我希望我是第一个知道的人。”

    “嗯!一定。”

    让金丙弄得心情糟糕,不过南曦明白个道理,有病乱投医是大忌。法律渠道走不通,死磕到底没钱,够头大。

    后半天全身心投入工作,忙完临近凌晨,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休息。

    翌日上午集中把工作赶完,故意支开黄怡,独自停留专属休息室。

    调整好语气,给二叔南坊拨去电话。

    南父进去后,无儿无女的南坊为南父接班人首选。至于为什么没交到她手上,在南父心中她乃是娇弱的小公主啊,只能享福不能受累。

    嘟嘟两声电话接通,南坊省去客套,关切询问:“曦曦,怎么了?”

    “叔,”南曦应声,“叔,公司最近收益还好吗?”

    南坊自嘲答:“今年受疫情影响,经济大寒流。相比同行业多数公司,咱们还算可以吧,最少没拖欠员工工资,没倒闭。对了,你要用钱吗?”

    小侄女除过配合公司相关宣传事宜,还有例行参加董事会,和董事们一起敲定每年主要方向外,只对南宁的事情关注。平时很少主动询问公司状况,和他哥一样,信任尽在不言中。

    南坊从来没把南曦当小孩对待,公司能从濒临破产走回正轨,她功不可没。多亏她近些年的代言和宣传,以及张家担保扶持,让曾经的合作方得以回流。正因有老合作方的固定项目作为基点,才有把握新机会的底气和资本。

    “曦曦?”等待片刻,无下话,南坊再问:“有什么事情可以和叔说,叔帮你出出主意。你爸不在,有叔能替你挺得事,绝对义不容辞,千万别见外啊。”

    南曦犹豫下,咬牙道:”嗯,有点急事要用钱。”

    “好,需要多少?”

    南曦沉声答:“大概8E左右。”

    电话那头沉默会,如实道出苦衷:“曦曦,叔不瞒你。公司可活动的资金加上叔的私房钱,最多能凑个1E多。本来在去年年底运营线上售房模式,效果不错。谁料今年初恶性流感一出,老百姓们都寻思钱留在口袋和银行里最可靠。只有一二线诚实部分房产销售或出租业绩不错,其他地方全在亏损。”

    “知道了叔,谢谢您。”

    南曦先应,可眉头不自觉蹙起。1E多不够违约金的一半,不知道以她个人的名义和银行贷款,能贷出多少。

    从常识来说,大额贷款得有抵押。她名下无车房,本来结婚张家没做财产公证。问题她坚持签订偿还之约,隔天大早张亦辰拉着她去完成公证。

    有仇必报·小心眼·张亦辰,不会委屈自己超过24小时。

    如此算来,能拿出手的东西只剩名包珠宝,撑死凑个快1E,问题剩下的钱怎么办?

    电话另头老人不明真相地宽慰道:“近两天二叔凑凑,尽量给你凑到2啊。”

    2E加自己的钱也不顶事啊,南曦犯愁,不可能光买下版权吧?难不成用来珍藏啊,未免有些暴遣天物,太奢侈。

    “不过曦曦啊,”南坊顿顿,担忧问道:“你和亦辰吵架了?”

    南曦没阻拦禾母告诉二叔赌约之事,公司业务和资金流向等很多地方需要他配合。

    “没。”压根没可吵的点,没兴趣沟通。

    南坊半开导半哄着来:“人和人朝夕相处啊,有矛盾很正常,沟通同样特重要。”

    “嗯,”单声敷衍,不放心叮咛句:“叔,咱俩的沟通请您务必保密哈。”

    南坊立马答应:“放心,二叔嘴不大。”

    “嗯,谢谢您。”果断掐线,结束苦口婆心的絮叨。

    哪成想,南坊关切的信息紧追不舍:曦曦,最近骗子多,骗术千奇百怪防不胜防,你要留心啊。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