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十二章 培养感情

    但是很快的,社员们热火朝天的干劲就打破了这种平静,每个人都在自己被划分好的田地上努力工作着。

    抢收不比平日里的田间劳作,八队的队长也是一个很有创新精神的人。

    为了鼓励大家的干劲,也是惩罚落后分子,抢收稻田的工作是依照个人的工作量计算工分的。

    从一分到十二分不等。

    像是顾依依这样的……

    不作指望,以往霍东认真劳动,大半个晚上就可以拿到十二分的高分。

    顾依依还在发愣间,霍东已经开始弯腰割谷了,大家都开始鼓着劲干活,整齐划一的镰刀割谷声让庄稼汉们听了特有成就感。

    唯一例外的那个人依旧是顾依依。

    她甚至有些后悔了,为什么要想着和霍东培养感情,一时冲|动的跑到要跟大家一起割谷?

    难道看守仓库,不比在这里抹黑割谷要好?

    不算抹黑吧,田边有社员专门举着火把给大家照明。

    这也算工分的,工作又轻松,当然也是有关系的人才能抢到手的工作。

    顾依依去不是那种会轻易说放弃的人,既然来了,肯定要向着目标前进的。

    她学着霍东的样子,弯下腰,就在他旁边的那块田里也割起稻谷来。

    只是到底十多年没干这种活了,顾依依做的没有霍东快也没有他好。

    大片大片的稻谷被割下来,整整齐齐的码放在一边,看着就干净利落。

    顾依依对霍东愈发的欣赏满意了,长得不错浑身是力,干活也比别人强。

    现在已经是1977年10月底了,熬过这段最艰难的岁月,市场经济开放以后他也不会干得比别人差的。

    优秀的人,到哪里都会表现的比人出色。

    原本顾依依还在慢条斯理的动作着,眼见得霍东的背影已经越来越远了。

    那被扯坏了的衣袖被他撸起到肩膀上,露出了结实有力的手臂肌肉,每一个动作都充满了力量。

    忽然顾依依觉得有些口干,不由自主的舔|舐了一下嘴唇。

    哎,落后太多是不是会更加的被他瞧不起了?

    这么一想着,顾依依也决定要加快速度,一下子抓住了好几株稻谷,挥起镰刀用|力地割了下去。

    呃,那几株稻谷依旧是稳稳地立在那儿,顾依依却是感觉到了一丝疼痛。

    原来刚才虽然她已经收住了力气,但是惯性使然,镰刀还是往下用|力。

    结果呢,刀刃划到了她的小腿,一不小心顾依依跌坐在稻田里了。

    “哎哟……”顾依依一声叫喊,声音是无比的凄厉。

    原本还以为她后来十几年没有再下地劳作,都是在城市里工作,但是本质上应该也算农民毕竟以前经常下地干活的。

    结果呢,顾依依还是低估割谷的技术含量。

    也幸好现在天气渐冷,她穿得裤子比较厚,小腿上只是被划破了一点皮。

    看着血流出来了,顾依依还是被吓了一跳。

    霍东听见了动静,回头看了一眼。

    老高的稻浪挡住了顾依依的身子,不知道那边到底出了什么事。

    他心里一紧,疾步跑了过去。

    被顾依依丢在一边的镰刀刀刃上还沾着血迹,她看到霍东跑了过来,一双美丽的杏眼顿时就滚下泪珠来。

    倒不是顾依依装可怜,人的本性都是如此。

    也许只有她一个人的时候,她可以伪装坚强;

    因为她知道,没有别人可以依靠。

    但是面对着旁人的关心,特别是,这个人可能以后会与她共度终身——

    这个年代可不像是三四十年后,谈恋爱的会换对象,结了婚的也可以离婚。

    一般来说,有意向接触的,在彼此认定之后,都会结婚。

    结婚了就是一辈子的事情,除非是特殊情况,这年头很少有人离婚的。

    顾母已经在和霍家长辈商讨婚事,而顾依依也经不起再一次的折腾。

    所以,极大的可能,她是要嫁给这个男人了。

    如何把他调|教成为自己一辈子的依靠,就要依靠顾依依自己的本事了。

    本能的,看到霍东过来,顾依依的泪水马上就不要钱似的拼命滑落了。

    她是真的很可怜啊,想要割谷,结果自己的腿被割伤了。

    还流了好多血呢,呜呜!

    霍东的眉头皱得更紧了,都可以夹死苍蝇的那种。

    明明就不是干农活的料,为什么也非要跟着到田里来?

    现在好了吧,逞能的结果是,不但帮不了大家还受伤惹麻烦呢。

    裤腿被割破了,顾依依用手掌按住伤口,鲜血从她的指缝中漏出来,渗人的慌。

    霍东二话不说的蹲下身子,拉开了那只纤纤小手,卷起她的裤管翻上去。

    纤细的脚裸上现在染了鲜血,结果却是有一种别样的诱|惑。

    霍东发现,自己的裤子是不是穿着变小了,紧了许多?

    这一刻,霍东又开始动摇了。

    看吧,这个小女人,果然就是不会照顾自己。

    那个知青已经是不要她了,如果自己还跟着嫌弃,以后她该如何存活下去?

    也只有自己这样的男人会包容、容忍她,这样想着,霍东又忘了之前因为看见她和杨志邦说话心里升起的烦躁感。

    还是要努力干活,以后他一定会让她过上好日子,成为望山屯最幸福的女人!

    只是此刻,看着她腿上还有手上的血迹,怎么就那么让人难受?

    霍东从腰间解下自己随身带着的一个破旧的水壶,冷冷地吩咐了一句:“把手伸出来。”

    顾依依愣了一下,却是听话的照做了。

    结果却是看到他从水壶里倒出来一些白开水,冲洗着她手掌心里的鲜血。

    那一刻,顾依依的心里是湿润的。

    这个男人话不多,态度还凶巴巴的,可是骨子里的温柔却不会骗人的。

    “傻子,我也没带水,你的水给我洗手了,等一下你口渴想喝水怎么办?”顾依依睨了霍东一眼,说话的声音都是甜的。

    只是随便的搓了搓,顾依依就赶紧的把手收回去了。

    她今天出门口袋里也没放块帕子,这个年代更不要提什么面巾纸之类的了。

    只能是甩了甩手上的水珠,想要用这种笨蛋办法让手心快点干。

    没想到那人直接把外衣脱下来,丢到顾依依的手里,“坐着别动。”

    丢下这么一句话,霍东直接跑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