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3516章 番外 唐杨

    第3516章番外唐杨

    唐鹤又偷偷的从刑部溜了出去,刑部的堂官们见怪不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当没看见。

    反正满京城,肯定没哪个人贩子敢拍了他去,溜出去就溜出去吧。

    唐鹤不仅人溜了,他还顺手牵了他爹的马,骑着马踢踏踢踏的跑到皇城外不远处的书院里。

    将马丢给看门的人便要往里冲。

    门房下意识的接过缰绳,等接住了才反应过来,忙伸手要去拦唐鹤,“唐小郎君,你不是被先生罚在家闭门思过吗?”

    唐鹤错身躲过,已经跑进门去,“我已经思好了,我爹让我来上学。”

    门房也不知道信没信,反正他没拦住人。

    唐鹤直接往教课室跑去,却没走正门,而是躲在了窗口那里,悄悄的探出脑袋往里一看,见先生摇头晃脑的正在念书,便丢了一块小石头给窗边的同窗,噗嗤噗嗤的往里示意。

    靠窗的同窗看见他,斜眼瞟了他一眼后跟着先生摇头晃脑起来,一边撕了一张纸,卷成一团便趁着先生不注意狠狠的朝坐在前面的杨和书砸去。。。

    难得有光明正大的理由砸杨和书,这个机会自然不能错过。

    杨和书被纸团砸在头上,他微微蹙眉,不用回头都知道是唐鹤来了。

    等先生领着他们读完一篇课文,杨和书便起身,行礼道:“先生,学生想去更衣。”

    先生和煦的点头,温和的道:“去吧。”

    杨和书就转身离开。

    教室里的同窗们看着杨和书离开,心中恨恨,凭什么杨和书去更衣就行,他们起身请去更衣就得憋着?

    杨和书走出教室,直接往梅林那处去,还没走到地方,唐鹤就从一座假山后跳了出来,“你怎么这么慢?”

    杨和书上下打量他,问道:“你父亲又没舍得罚你?”

    唐鹤:“我父亲知道错不在我,自然不会罚我。”

    杨和书:“先生让你父亲好好的教导你。”

    “那是我父亲明理,既知道不能冤枉了我,也知道不能叫先生为难,所以只把我叫回家里待两天。”

    “这还没两天呢,你这会儿出现不是让世叔为难吗?”

    “不为难,不为难,回头我给先生送一壶烧酒去就好。”

    杨和书便不再理他这茬,直接问道:“你找我何事?”

    唐鹤就叹气,“我父亲说我太调皮了,要让我提前入国子学读书,你……虽说你比我小,但杨侯爷也只你一个嫡子,你要不要也让杨侯爷送你进国子学?我们还做同窗。”

    杨和书面色沉静道:“我要自己去考。”

    “多麻烦啊,还不一定能考进国子学,我们直接恩荫多好?”

    杨和书:“我岁数没到。”

    恩荫的最低年龄要求是十四岁,因为大晋初立,这几年还在打仗,国子监刚重开没几年,以前积累的学生有些多。

    世家的,勋贵的,刚跟着真龙熬出头的官员,甭管孩子大小全都要一股脑的塞进国子监里。

    国子监里人满为患,让刚接手国子监的孔祭酒大为光火,于是直接出了一条新规定,恩荫进学的学生年龄最大不能超过二十,最小不能低于十四。

    这才没让国子监成了老大难收容所和幼儿园教所,这条规定目前还不知道要存在几年。

    唐鹤:……

    他挠了挠脑袋,问道:“那你有多大把握?”

    杨和书沉静的道:“七八成吧。”

    “你既然说了是七八成,那就是有九成的可能了,那就这么说定了,待进了国子学我们还做同桌。”

    杨和书:“我只应了你要同往国子学,没有答应你还做同桌。”

    “哎呀,不都一样吗,我都没嫌弃你话少,你就不要嫌弃我话多了。”

    于是唐鹤回去安心等着恩荫的名单下来,杨和书果然去考了国子学,还真就考进去了,成了国子监里年纪最小的学生。

    作为今年唯一一个凭借自己真才实学考进国子学的学生,孔祭酒尤其喜爱他。

    有事喜欢叫杨和书,没事儿也喜欢叫杨和书。

    杨侯爷见状,便早早给杨和书取了字,不然这个取字的权力很有可能被喜爱给学生赐字的孔祭酒抢去。

    唐鹤见比他小的杨和书都有了字,回家就缠着他爹也给他取一个。

    唐侍郎想也不想道:“我早给你取好了,等你及冠就给你。”

    “那还有好多年呢,我现在就要。”

    唐侍郎拗不过他,只能告诉他,“你的字,知鹤。”

    唐侍郎让长随去把他屋里一直收着的盒子拿来,打开给他看,里面是一顶青色的玉冠和一支青色的玉簪,“这是我一早给你备下的,本来要等你及冠时再给你的。”

    唐鹤得了玉冠和玉簪,喜滋滋的捧着去找杨和书,“你父亲既给你取了字,那给你准备玉冠和玉簪了吗?”

    杨和书看了一眼他的,让万田去拿了一个盒子过来,打开给他看。

    里面是一顶白玉冠和白玉簪,玉质不比唐鹤的青玉差。

    唐鹤啧啧道:“可真好看,看来杨侯爷也出了不少血啊。”

    杨和书合上盒子交给万田,“现在我们还戴不上。”

    说的是年龄太小了。

    但唐鹤不在意啊,他第二天直接戴上了玉簪去国子监里晃悠一圈,可惜身旁站着杨和书,哪怕他头上只用了一根发带粗粗束着头发也照常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唐侍郎知道儿子做了蠢事,就教他,“下次你再戴好东西出门要避着杨和书,不然有他在,谁还看你?”

    就凭杨和书那张脸,那身气质,他就是穿着破麻袋,那也比唐鹤吸引人的目光。

    唐鹤就在光芒的中心点和好友之间来回摆动,最后还是选择了好友,为此他还特意到杨和书跟前邀功,叹息道:“为了我们之间的犹豫,我可是放弃了不少。”

    杨和书忍住笑,温和的道:“你就是不放弃,我们年龄相近,家世相近,你出现的地方总会有我,你也当不了中心点。”

    唐鹤:“……你这话好欠揍,我想打你。”

    杨和书打不过他,于是决定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唐鹤道:“明天休沐,我们去摘莲蓬吧。”

    “去哪儿摘?”

    “我家隔壁有一个大湖,听说里面种了许多莲蓬,我们去摘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