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被九王爷娇养了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008章 姐姐我人少欺负人多从来没输过

    小病一走,浑身清爽。

    至于大病,则需要时间慢慢调理。

    是以顾西棠退热后第二日,就被赶回了书房,重新开始每日的识文晓理。

    这个时辰顾小四还在私塾,下午申时才下学。

    他回来后在书房温故知新的时间,就是顾西棠跟着学习的时间。

    在此之前……环视书房,顾西棠撑着下巴,将面前书案上的纸笔扫开。

    打开置放在书案一角的棋盒,抓了把黑子撒在案上,及后手撵一枚白子,挨个击打散落的黑子。

    下下精准,只是时而,被击中的黑子都会移位。

    顾西棠皱眉,力道的掌控还是差了,换做以前,她能轻松控制被击打的黑子纹丝不动。

    到底还是受了身体局限,短时间内很难回到以前状态。

    吐了口气息,重新调整力道,顾西棠凝目,曲指将白子弹出。

    书房中嗒嗒声不断。

    时间一点点流逝,书案上移位的黑子越来越少。

    ……

    骄阳西坠,小团子抱着书袋站在门边,磨磨蹭蹭的半天不进来。

    “顾小四,你打算扎在那里生根发芽?”

    “我才没有生根发芽呢。”顾小四挨着门框哼哼唧唧。

    顾西棠笑笑,将棋子收起,“进来吧小夫子,该开课了。”

    好一会后,身后有细细脚步声响起。

    小家伙一步一挪,慢吞吞挪到了对面书案坐下,及后又将书本掏了出来。

    全程把头埋在胸前。

    安静得过分。

    “哇!房梁上怎么有锭银子!”顾西棠突然讶道。

    顾小四不疑有他,一下抬头往房梁望去。

    房梁上空空如也,哪里有银锭子的影子?

    “姐姐你又捉弄人!”顾小四怒了小脸,握拳控诉。

    顾西棠单手撑腮,斜睨,“舍得抬头了?说说吧,这小花脸怎么回事?”

    只见小家伙的小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还有数道细细的血痕。

    眼睛红肿也未退,显然之前哭过。

    “……”顾小四这才意识到自己暴露了,忙用小短手将脸捂住,重新把头埋得低低的。

    “还捂什么捂,我都看到了。”顾西棠无情戳破小家伙掩耳盗铃的行为,幸灾乐祸,“跟人打架了?还打输了?弱鸡。”

    “……”顾小四抬头怒瞪少女,挥着爪子努力给自己挽尊,“我才不是弱鸡!是石胖子他们人多欺负人少,不然我才不会输!”

    居然这样笑话他!

    坏姐姐!

    呜!

    顾西棠哼道,“姐姐我人少欺负人多从来没输过。”

    “你啥时候跟人打过架?”

    “梦里。”

    “……”

    迎着顾小四看傻子的眼神,顾西棠微微倾身凑过去,“不信?”

    是个人都不会信!

    “今天你别教我念一二三四五,我教你找回面子,如何?”

    顾小四一口拒绝,“不行,祖母交代的事情要是不做,我也会被打板子的。”

    “啧!有仇不报非君子!你还是不是男人?”

    顾小四,“……”我忍!

    沉着小脸,把之前写好一二三王的纸张拿出来,又捻起毛笔,顾小四摆开了准备教学的架势。

    端是一板一眼。

    顾西棠看着就头疼。

    怎么就不好忽悠了呢。

    “真不要我教?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昂。”

    顾小四捏紧毛笔,小嘴紧抿了下,蔫蔫的,“就算打得过也没用。石胖子是私塾夫子的亲戚,有夫子撑腰,平日里一直霸道得很,大家被欺负了也没人敢说话。”

    “我娘不准我把事情告诉祖母,还让我明儿提些点心去给石胖子赔罪。”

    “我们镇上只有这一个私塾,得罪夫子就不能上学了。除非我能考上童生,那样就可以去大哥的书院读书。”

    顾西棠挑眉。

    怪不得小阔嘴兽脸上满是伤,身上衣衫却干干净净,连发团子都整整齐齐。

    敢情是下学回来,李氏给他捯饬过了。

    心里装了委屈,小家伙没了平日活力,念书的声音也干巴巴的,听得人直想睡觉。

    *

    “麦饧块咧——麦饧块咧——”

    书房外墙又传来了老货郎走街串巷叫卖的声音,还有巷子里孩童们追着买麦饧块的童音。

    顾西棠扭头往窗外看去,夕阳已经坠下半山,天际烟霞将半壁天空染红。

    不知不觉这么晚了。

    “顾小四,麦饧块怎么卖?”

    顾小四愣了下,乖乖答道,“一个铜板两小块。”

    “给我买两块。”

    “我只有两个铜板。”顾小四悄悄压住钱袋。

    娘亲一个月就给他几个铜板零花钱,他自己都舍不得花。

    少女收回眺望天际的视线,笑了下,“我没吃过,想尝尝。”

    “……”顾小四也不知道为什么,三姐明明笑得有些痞痞的,好像个无赖,可是他突然就觉得有些难过。

    “你等着,我给你买去!”

    说完小家伙登登登就冲出了门。

    等他再回来的时候,手里抓了个纸包,递到顾西棠面前,喘着气咧嘴笑,“我给你买了一块麦饧块,还有一个小麻团。麦饧块太硬了不好咬,小麻团比较好吃,外面裹的豆粉特别香。”

    本来是要买两块麦饧块的,但是加上小麻团,他的铜板便不够了。

    他跟老货郎磨了好一会嘴皮子,才用两个铜板换了这些。

    顾西棠将纸包接过,打开。

    里面一块小指大的饧块,半个拳头大小的麻团。

    两指捻起麻团,细细咬了一口,软软糯糯,豆粉焦香,确实挺好吃。

    顾小四悄悄咽了下口水,道,“我们私塾门口有个阿婆卖的环饼也很好吃,又脆又香。等我攒够铜板再买回来给你尝尝。”

    “嗯。”顾西棠抬眸,“你头发衣服怎么脏了?”

    “我刚从那边墙的狗洞钻出去的。”说起这个,顾小四还挺得意,“要是从大门口绕过去,老货郎早就走远了,哪还买得着吃的。”

    “行啊,还挺机灵。”

    “那是。”

    把麻团吃完,连指头上沾的豆粉都给嘬干净了,顾西棠站起,满足的伸了个懒腰。

    “姐姐,麦饧块你不吃啊?”

    “吃啊,我留着慢慢吃。”

    “喔……”顾小四又咽了下口水,努力把眼睛挪回书案,“待会祖母可能还会过来查看,你得跟我好好学认字,不能再胡闹了哦。”

    “今天不学一二三四五,给我念念这个。”在书房博古架前晃了一圈,顾西棠随手抽出一本书扔给顾小四。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