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被九王爷娇养了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009章 假舆马者

    顾小四手忙脚乱把书接住,一看书名,眼儿瞪圆了,“《劝学》?”

    这书他还没学过呢,里面好些字他都不认识,要是念不出来多丢人?

    三姐故意的吧?

    顾西棠踱步书案前,将书随意翻到某页,手指点了点,“这几个什么字?”

    “???”顾小四认真看了眼,悄悄松口气,“假……车马者,非利足也,而致千里!”

    除了第二个字,其他的他都认识。

    好在姐姐还不识字,他乱念她也不知道,哈哈哈。

    “什么意思?”少女又问。

    小团子脸上嘚瑟顿时凝固,抬起头来,跟少女四目相对。

    姐,你怕不是在故意为难我?

    姐弟俩面面相觑中,一道声音打破沉默。

    “假舆马者,非利足也,而致千里。”

    顾老夫人款步走进来,一身黛色宝相云纹袍将她气场渲染得强势威严,“舆,音同鱼。”

    “……”默默避开跟姐姐对视的视线,顾小四觉得今天是他充满霉运的一天。

    老夫人走近后,视线落在小娃儿脸上,眸色微微一沉,“脸上怎么回事?”

    本就极为严厉的人,沉了神色,便显咄咄逼人。

    小家伙一下被压得渺小又瑟缩,嗫喏道,“孙儿摔、摔——”

    “被石胖子摔的。”顾西棠咻地从后面挤上来,嘚吧嘚吧告状,明明不在场,愣是把故事说得绘声绘色。

    末了还道,“那小恶霸惯以人多欺负人少,极其可恶,极为可耻!”

    “祖母你看看顾小四的脸,都被揍成调色盘了!小家伙可怜哪。”

    “二婶还要顾小四明儿去跟石胖子赔礼道歉,唉。”

    “……”顾小四眼珠子朝少女方向动了下,一脸茫然。

    他跟三姐相对半下午,都没听她说他一句可怜。

    怎么这会突然帮他在祖母面前卖起惨来了?

    顾老夫人也将视线投向顾西棠。

    少女眨巴眨巴眼,乖巧又无辜。

    一瞬后,顾老夫人缓缓开口,“那句话的意思是,人要善于借助外力,来达成自己更远大的目标。亦有在自己力所不及时,借助外力解决困境之意。”

    说罢踱步走到书案前,翻看上面散落的纸张书籍。

    旁侧一大一小四只眼睛跟着她转动。

    “小儿石鸣,既是私塾夫子的亲侄,亦是镇守的外甥。有官家撑腰,寻常人家得罪不起。”将纸张书籍归置好整齐放到书案正中,顾老夫人淡道,“不过,这望桥镇上却也有镇守不敢得罪的人家。”

    仆妇曲莲觑了眼夫人脸色,开口补充,“桥南马家,听说背后颇有背景,连镇守也要避其风头,遇上了总礼让几分。”

    “那马家——?”顾西棠扬眉,还想再打探打探。

    老夫人却不答了。

    “时辰不早了,去前厅吃饭吧。另外,将今日所学抄写十遍,明日我会来检查。”

    说罢,便带着仆妇离开。

    留下书房里垮了脸的少女,跟陷入沉思的孙儿。

    “走吧,吃饭去。”顾西棠有些蔫吧。

    事儿怎么突然就转到她身上了?

    今日所学抄写十遍?

    一二三王那些?

    老太太不做人。

    “姐姐,祖母刚才说了好多话。”抡着小短腿跟在少女后面,顾小四挠着脑门,总觉得自己好像抓到了点什么,但是又没能完全参透。

    “是啊,说了好多呢,怎么地?”

    “善用助力……桥南马家……”顾小四念着念着,眼睛突然一亮,“姐姐,祖母是不是在教我怎么对付石胖子?!”

    顾西棠瞥他。

    小子诶,还算孺子可教。

    “你知道桥南马家什么情况?”她问。

    顾小四忙道,“当然知道,马家是我们镇上首富,可牛气了!他们家有个小子跟我差不多大,就在哥哥念书的学院上学。”

    “那小子什么性格?”

    “我们望桥镇一霸,出了名的!”

    “若是他跟石胖子对上呢?”

    顾小四一拍脑门,思路全通,“那石胖子得哭着找爹!”

    他懂了,全懂了,哈哈哈!

    他可以想办法让马家小霸王整治石胖子。

    这样不仅能出口恶气,还完全不怕惹上麻烦。

    “笑得真傻。”顾西棠抬手揪了下小家伙发团,“走快点,我饿了。”

    顺手往小家伙嘴里塞去一小块麦饧块,不大不小,正好适合娃儿啃的。

    顾小四砸砸嘴,并未多想,蹦蹦跳跳绕在顾西棠脚边,甚是欢快,“姐姐,祖母是护着我的吧?”

    “既然祖母要护着我,为什么不直接帮我出头,反而说那么多我差点听不懂的话呢?”

    顾西棠将掰断的另一小块麦饧块扔进嘴里,懒懒道,“你们小娃儿之间的打闹,大了小了都能用玩笑二字圆过去,但若大人插手,那就是两个家族的较劲了,不好收场。”

    顾小四似懂非懂,顾西棠也不再继续解释。

    只顾小四心情极好,总管不住话匣子,“姐姐,若是你遇到被人欺负了,你会如何?”

    如何?顾西棠挑挑眉,她像他那么大的时候,已经将借刀杀人玩得溜儿转。

    可不会搞什么“假舆马者”这么温和的手段。

    “姐姐?”

    “嗯?”

    “你给我说说嘛,若是有那等情况,你会如何?”

    小家伙眼睛蹭亮蹭亮,分明是种求知若渴的姿态。

    顾西棠一巴掌糊过去,“你管我如何?口水多过茶,安静点行不行?”

    “姐姐——姐姐——”

    “……”顾西棠眉头皱得能夹死苍蝇,她最烦人撒娇了,“我能如何?自然是等你保护了,你可是顾家男子汉。”

    “好,我一定做到!”

    啧,傻孩子。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