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超级太子爷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十四章 王家村

    残破的农舍,一位颤巍巍的花甲老人,天还没亮,就捣好一盆米糠,然后倚着条拐杖,在院子里喂鸡又喂鸭。之后,就会端出条板凳,坐在院子内看着鸡鸭活泼乱跳。这似乎已经成了花甲老人的习惯,有时候,也会目光浑浊望向不远处的高楼建筑,偶尔会用几句枯涩难懂的农家话嘟嘟囔囔骂上几句,但更多的,却是苦着脸,叼着一支点燃的烟杆子。

    这里是王家村,居住的村民,大多姓王,这个村子似乎清末年间,就已经存在,据说挖过地道,打过鬼子。原本,这么历史悠久的村子,应该富饶繁荣,可事实上,却是一年不如一年,许多年轻人,都相继搬离村子。留下来的,都是些对村子有感情的老人家,不能说搬走的人忘本,自从一座现代化的机场拔地而起,就会时不时传来刺耳的轰鸣,既打扰人休息,又会扰得人心烦意乱,无心劳作。

    原本,这倒还能忍着,毕竟飞机传来的声音,也是有规律的,起码还不至于大半夜sao扰村民的正常作息。可是,由于排放的废气、热气实在太大,造成附近种植的果树年年减产,村长已经为这事不止一次与机场有关部门交涉,可等来的,都是些敷衍了事。

    这也迫使许多青壮年轻人不得不背井离乡,南下打工。原本和气融融的村子,也渐渐人丁凋零,全无以往那番人来人往的热闹气象。

    “王大爷!”

    “嘿,东子,又给媳妇送饭呀?”

    一个土生土长的农青,背着个包包,骑着辆单车,路过花甲老人的院前,热情的喊了声。

    “对,王大爷,我先去给媳妇送饭,等回来,给您挑两担水。”东子骑着车,笑眯眯道。

    王大爷忽然站起来,颤巍巍挥手:“东子,回来,跟你说个事。”

    “好嘞。”

    东子赶紧靠在路边,将单车放好,然后推开院门,扶着王大爷坐下:“王大爷,啥事?”

    “是这样的,刚老孟过来说,村里来了个人,说是收地,你能不能去瞅瞅?看路子对不对,我腿脚不方便,你回来跟我说说。”

    “收地?好,王大爷您别急,我这就去看看。”

    东子小心翼翼将王大爷扶回房,然后推着单车,也顾不上给媳妇送饭,就朝着老孟家奔去。老孟叫孟德亮,是这村的村长,八十年代末,农村也要服从国家的改革,镇上安排什么人做村长,都得依着。所以,孟德亮就成了王家村的首位外姓村长。

    好在孟德亮尽职尽责,一直为发展王家村呕心沥血,可是随着北雍机场在附近拔地而起,刚有起se的王家村就开始朝下坡路走。经过几年果园不断减产,迫不得已,孟德亮只能动员王家村村民卖地,否则常年闲着这么大片地,几十户人家起码半数揭不开锅。

    “东子,你也来了?”

    村长办公室外,聚集着不少看热闹的人,东子瞄了眼停放在外的出租车,还有一位比较拘谨的中年人,看样子是出租车的司机,便不再多看:“阿珍,怎么回事?是不是有大老板来咱们村买地?”

    “大老板?嘿,我倒还希望是,可就一个屁大点的娃娃,四处跟村里人打听这地的事。老孟这人也糊涂,连我都能瞧出那娃娃没钱,还一个劲又递水又捧果的招待,依我看,准是来村里骗吃喝的,八成没戏。”叫阿珍的小姑娘还没开腔,旁边一个背着锄头的老大爷就一阵嗤笑。

    “东哥,王二伯说得没错,看年纪,比我大不了多少。”

    小姑娘怯生生瞄了眼东子肩上的包包,道:“东哥,没给嫂子送饭吗?”

    “嘿,忘了,刚路过村口,就听王大爷谈起这地的事,一时急的,把给你嫂子送饭这事,都给忘了。”东子憨厚笑道。

    “这样,东哥,你留在这,我去给嫂子送饭。”

    “好嘞。”

    东子忙取下包包,连带着车钥匙,一起递给小姑娘。见小姑娘怯生生离开,东子壮着胆,走到抽着烟,一脸拘谨的司机身旁,道:“师傅,跟你来的小哥,听说是来咱村收地的?”

    这司机忙取出根烟,递给东子,东子摆手,说不会,但还是接过烟,夹在耳背上。

    司机深吸一口,吐出个眼圈:“其实这小哥挺有趣,刚上车没多久,就跟我打听地的事。后来就叫我送他来村子里,也没想到他是来收地的。至于其他的,我也不清楚,不过出手蛮大方的,原本打算给我三百块车钱,还帮洗车,我没多要,只收了两百。”

    东子闻言,没多想,只是紧紧盯着村长办公室那道身影,若有所思。

    “小哥,你真对咱们村那片地感兴趣?我老孟虽然只是个村长,但也懂行情,每亩地,可不便宜。”

    孟德亮坐在椅子上,笑眯眯看着眼前的叶钧。初始听说有人到村子里收地,也颇为兴奋,可瞧见只是个还穿着校服的学生,这兴趣就少了一半。不过听着叶钧说得一套接一套,不像个简单的学生,就招待着,反正平ri里村子没事干,他这村长都快成了摆设,就陪着叶钧聊聊家常。

    可是,越聊下去,越是心惊。孟德亮也是有文化的人,不管怎么说,也是党校毕业的党员,听闻叶钧谈到买地卖地的一大堆段子,许多就连他都要经过一番深思熟虑才敢接话,顿时少了最初的轻视,多了些慎重。

    “孟伯,钱的事,我有办法,您不妨先信着我,反正也没什么风险,就算我骗了您,也骗不走您这地,对不对?等白纸黑字后,肯定是一手交钱,一手交地,您也别怕,到时候我会请有关部门进行清算跟核实,才完成交接。”

    叶钧岂会不知孟德亮的心思,不过来之前,早已想到办法。现在手头上确实没钱,但却有着一位财神,叶钧正愁怎么用利益拴住财神,没想到这么快就时来运转。

    “小哥,恕我多嘴问一句,你买这地,有啥用?”

    叶钧当然不会告诉孟德亮,半年后,这几百亩地起码价格得翻两番,笑眯眯道:“种不了庄家,可以建房,靠着机场,若能搞栋酒店,也不错。”

    孟德亮倒吸一口凉气,这可是笔大买卖,不由狐疑的瞄了眼叶钧,显然不认为叶钧有说这话的魄力。不过,也没打算直言,权当吹吹牛,道:“那么小哥,你打算买几亩地?”

    “孟伯,不妨先透个价,若是高了,就少买。少了,就多买。手头上就那么点钱,买不了多少。”

    叶钧打了个哈哈,孟德亮听着也是个味,倘若叶钧开口闭口就是有多少要多少,只会让他闭门谢客:“这样,我跟村里面的村民商量过,靠近机场那一半,按3000一亩。至于靠近村子的另一半,得卖4000一亩。我也请人量过,一共有500多亩地,小哥,你能要几亩?”

    孟德亮刚报价,叶钧就算了出来,倘若500亩地全搞到手,最少也要170万。可是,这价格,叶钧相信,还有着商量的空间,相信只要砍一砍,依着这帮村民急着脱手的xing子,起码能砍出40万的空间!

    当然,上一世,叶钧依稀记得叶扬升提过,zhengfu跟村民的协商,一直卡在每亩地一万这个档位。也就是说,就算到时候卖不出一万这种天价,起码八千九千,倒也不难。想到这里,叶钧心中狂喜,还真是挥挥手,就是翻几番的暴利,难怪90年代搞地皮买卖的,到了千禧年后,都成了一方巨富,甚至还有少数人成了全国驰名的地产大亨。

    “孟伯,我是诚心想买这地,所以请您信我一次,咱就打开天窗说亮话,500亩地,我全要,但这价,还得压一压。”

    叶钧笑眯眯取出一张名片,上面清清楚楚写着华阳集团董事长,还有董素宁这些刺眼的字:“这是我妈,您可以认为我没钱,但我确实有买地的资格。孟伯,相信只有三成几率达成这笔买卖,您都会把握住?”

    孟德亮小心翼翼接过名片,虽说对叶钧的身份多少还有些怀疑,但这名片看起来不假,倒也值得一信:“好,我老孟今天就破例,相信一次现在的年轻人,冲着小哥这股魄力,开个价。”

    “130万。”

    “不行!依着我跟村民商量好的价,算起来,也要180多万。”孟德亮想也没想,就摇头拒绝。

    “孟伯,这只是你们希望的价格,可有人愿意买吗?”

    “这…”

    叶钧下意识提起了上一世那种商战争锋的咄咄逼人,孟德亮不由一愣,脸se开始yin晴不定起来。毕竟这个价,完全是村里面的人商量好的,这其中自然搀着不少水份,起码没人会觉得自己的地不值钱。半晌,孟德亮似是经过一番天人交战,郑重道:“我晚上会跟村民商量一下,可能需要一些时间。”

    “好,孟伯,希望过几天我再来,咱们就能商谈买卖及交割事宜。”

    叶钧说完,跟孟德亮客套几句后,也不顾孟德亮的挽留,便在不少村民的注视下,上了出租车。

    当出租车驶出王家村后,司机才松了口气,苦笑道:“小哥,刚才可紧张死我了。对了,现在咱们去哪?”

    “回去,师傅,麻烦送我回江陵一中。”

    叶钧看了看表,满脸笑意,没想到此行竟如此顺利,不缺天时地利的情况下,唯一要做的,就是琢磨着怎么才能将人和弄到手,也就是说,得想个法子,把财神‘拖下水’。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