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一章 意外穿书

    热!

    好热!

    全身仿若要灼烧了一般,又仿若在被一点点撕裂。

    难道遭丧尸咬死,就是这种滋味吗?!

    安泞忍受着身体的煎熬,耳边忽然听到了一个低沉的男性嗓音,“死了吗?”

    “启禀王爷,王妃已经死了。”

    王爷?

    王妃?!

    什么情况?!

    她是出现幻觉了吗?

    “立刻差人去宫里请御医,就说王妃突发心疾,让御医速来府上。”那个低沉的男性嗓音,不缓不急的口吻,从不远处传过来。

    “是。”声音随着脚步隐去。

    有人似乎靠了过来。

    安泞在黑暗中,努力让自己睁开了双眼。

    入眼的是富丽堂皇的古色建筑,还有穿着华贵古代宫廷服饰的男人……

    男人看着她突然睁开眼睛,俨然有些讶异。

    安泞看着男人也被震惊了,她激动的想要起身,头突然一阵剧痛。

    一瞬间,无数不属于她的记忆灌入了她的脑海里……

    她居然……穿书了。

    穿进了一本古言架空小说里!

    原文女主遇人不淑遭人算计,全家都死在了奸人手上!一朝重生,女主手撕渣男,报仇雪恨,并毅然决定帮助上一世为自己默默付出的男主宸王打下江山,宸王登基之后立马娶了女主为后,从此夫唱妇随,国泰民安。

    故事很完美。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穿过来的身份不是女主,她TM是N线女配,礼部尚书的嫡女叶栖迟。因政治联姻,叶栖迟嫁给了宸王萧谨行,理应荣华富贵一生,哪里知道萧谨行是个心狠手辣的疯批男主,除了对女主痴心一片外,对谁都是冷血无情。只要挡了他复仇的路,他就可以杀人不眨眼!

    当时安泞看这本小说的时候,还骂作者阴暗,怎么能把男主写得这么坏!

    然而她做梦都想不到,她居然穿了进来。

    她作为末世的神医战士,家族世代为医,创造出来的医学科技震惊全世界,所有种族都想要联姻的医学世家大小姐,却在一次出行猎尸任务的时候,不小心被丧尸咬断了脖子。

    本该死翘翘的她,怎么就能,穿书了?!

    游神之余。

    安泞蓦然看到面前的男人端了一碗黑色汤药放在她嘴边。

    安泞吓了一大跳。

    原文中,叶栖迟霸占了萧谨行王妃的位置,萧谨行为了和女主在一起,就要杀了她。

    想到这里,安泞差点没有气晕死过去。

    如果没有记错,面前的药就是弥香,喝了之后就必须和男人发生关系,否则就会筋脉紊乱,七窍流血而亡。

    所以刚刚身体的折磨,就是来自于这种药物的药性。

    此刻药性还在继续,她深切的能够感受到,身体的需求反应。

    安泞保持理智!

    叶栖迟当初就是这么死的,刚开篇就死了。

    她好不容易活了过来,怎么能又死?!

    “王妃,乖,把药喝了。”萧谨行蛮横的掐着安泞的下巴,言语间却是极致的温柔,让安泞不寒而栗。

    死变态!

    安泞紧咬着牙关,涨红了脸,拼命反抗他对她的强行灌药。

    萧谨行笑意不达眼底,按照用量,这女人早该死了,命居然这么大。

    他脸色阴冷了些,手上的力气也更大些,安泞忍耐不住,不得不松开了牙关,与此同时,一口汤药灌进了她的嘴里。

    刚灌进去。

    安泞就拼尽了全力,一把将萧谨行推开了。

    霎时,安泞才注意到萧谨行坐在轮椅上。

    这货确实是残疾,下身因为被毒害而丧失知觉。此刻她这么一个用力,萧谨行不留神直接跟着轮椅摔翻在了地上。

    安泞也管不了那么多,她冲下床,直接压在了萧谨行的身上,将刚刚萧谨行强行灌进她嘴里的药,嘴对嘴的喂到了男人嘴里,还用舌头强迫性让他喝了下去。

    才得逞,安泞就猛地被萧谨行一把推开了,摔翻在地上,眼冒金星。

    萧谨行剧烈咳嗽,试图想要把汤药呕出来,半天也只呕了一堆空气。

    “叶栖迟!”萧谨行声音暴戾。

    呵,这个狗男人终于装不下去了。

    20岁的萧谨行别说和人接吻了,连手都没有和女人拉过,就算成亲后,也一直在为女主守身如玉,此刻突然被偷袭,恨不得一刀砍死她!

    安泞在地上稳定了好一会儿,她才转头看着男人盛怒得可怕的模样,她狠狠的说道,“萧谨行,喝了弥香,你不和我睡,你也得死!”

    原文中萧谨行灌了叶栖迟弥香之后,就这么冷眼看着她的死亡,任凭叶栖迟怎么求他,这个男人也无动于衷。

    “你!”萧谨行脸色狰狞,根本想不到,一向软弱无能的叶栖迟会突然暗算他!

    他紧握着拳头,青筋暴怒。

    安泞也不怕他。

    为了活着,死马也能当活马骑。

    安泞从地上爬起来,猛地骑在了萧谨行的身上。

    “你要对本王做什么!”萧谨行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就是你想的!”安泞笑得邪恶。

    “你敢!”

    “夫妻之间行夫妻之事,有什么不敢的……”

    “小伍……唔!”萧谨行想要叫侍卫,直接就被安泞用嘴堵住了嘴。

    萧谨行气得眼眶充血!

    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居然敢对他做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

    然而那时。

    因为药性的作用,加上他身体的残疾,又在安泞的强势下,萧谨行根本无法推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