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二章 走为上策

    夜晚的宸王府邸。

    侍卫带来了御医,急急忙忙推开房门,刚进去就立马折了回来,一并还关上了门扉,动作那个一气呵成。

    只是这么一趟之后,呼吸有些重,脸有些红。

    御医已不惑之年,也被刚刚一瞥而过的画面红了脸。

    好半响才开口道,“不是说王妃患了心疾吗?这王爷和王妃……”

    御医实在说不出口了。

    侍卫也说不出口。

    他总不能说,他家王爷在……奸尸吧?!

    从小跟着王爷这么多年,还不知道王爷居然有这种癖好?!

    侍卫和御医站在门口大眼瞪小眼,不敢进,也不敢走。

    只听屋内,声响了一夜。

    ……

    翌日,清晨。

    叶栖迟绝对不是自然醒的。

    她全身酸痛不已,身子就像被车轮碾压过了一般,只想睡死过去。

    只是睡梦中突然被一根树藤勒住了脖子,让她无法呼吸,她一直在挣扎,可是怎么挣扎,仿若都抓不到东西,怎么都弄不掉脖子上那根树藤。

    叶栖迟吓得一下睁开了眼睛。

    睁开眼睛那一刻,吓得更猛了。

    近距离下,就是一张阴鸷冷血的脸,带着一副恨不得杀了她的表情。

    而她之所以会感觉到呼吸不畅,就是被他给掐住了脖子。

    玛德。

    萧谨行这个疯批。

    一大早就开始杀人了。

    叶栖迟拼命的想要反抗,此刻脖子被他死命掐住,力气之大,根本推不开。

    眼看着自己真的要被萧谨行杀死了,叶栖迟突然脚一抬。

    原本压在他身上的男人,脸色猛然巨变。

    叶栖迟正中中间。

    男人差点没有痛晕过去。

    却也因为疼痛,不得不松了手,下一秒迅速捂住了自己受伤的部位,脸都扭曲了。

    叶栖迟连忙从床上爬起来,离这个疯批几步之遥的距离。

    “叶栖迟,你居然敢偷袭本王!”萧谨行咬牙切齿的吼着她。

    我TM不偷袭你,我就成为一具尸体了。

    叶栖迟根本不想和萧谨行废话。

    此刻走为上策。

    谁都不知道这个疯批下一秒又要做什么杀人的举动。

    叶栖迟直接就往门口跑去。

    “你给本王站住!”萧谨行气急败坏。

    此刻狂怒的程度,让叶栖迟不由得顿了顿足。

    反正,萧谨行这残疾,也没办法下床杀她。

    她回头看着萧谨行,“王爷有何吩咐?”

    “给本王把你身上的衣服穿好再滚!”萧谨行命令。

    叶栖迟此刻才发现自己身上……不说一丝不挂,但也算是衣不遮体了。

    昨晚上那个嘴上说不要的男人,身体比谁都诚实。

    叶栖迟咬牙。

    这个疯批,都要杀她了,还管她穿不穿衣服?!

    脑回路还真是清奇。

    叶栖迟跑回来,抱起地上的衣服,太过复杂的衣服,别说穿上了,她现在都在怀疑昨晚上萧谨行是这么脱下来的。

    “还不穿?!”萧谨行似乎从身体的疼痛中回过神来。

    他儒雅的从床褥上坐起来。

    如墨的长发滑落过他的脸庞,落在了他裸露的锁骨处,这画面怎么都觉得有点……妖艳贱货的既视感。

    叶栖迟的眼眸不禁顿了顿。

    昨晚上她从睁眼开始就一路在匆忙的活着,根本没来得及看清楚萧谨行的长相。

    书中只说萧谨行面如敷粉,唇若施脂,转盼多情,风韵眉梢。所谓一朵梨花压海棠,玉树临风胜潘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原来不可言传,真的是无法找到言语去形容他的绝色倾城。

    似乎不管多优美华丽的辞藻,都无法和面前男人的容貌相提并论。

    而叶栖迟此刻的愣怔,不只是因为被美色所震撼。

    她万万没想到,这人长得和她的初恋男友,一模一样。

    她还以为昨晚睁眼看到的脸,只是她出现了幻觉。

    “叶栖迟!”萧谨行被安泞直勾勾的眼神看得脸色一沉。

    叶栖迟回神。

    她不动声色的把眼泪咽了下去。

    嘴角还轻笑了一下,似乎是在掩饰自己的情绪。

    她怎么能去奢望,那个男人死了也可以穿书的!

    天底下哪来这么多好事儿。

    她轻抿了一下唇瓣,恢复了冷静。

    刚刚那一丝失控的情绪就好像是错觉。

    萧谨行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

    这女人的情感什么时候能够这么收放自如了。

    以往什么事情都表现在脸上,根本不懂得伪装。

    “我不会穿。”叶栖迟开口说道,“要不,你帮我?”

    “你想造反了!你凭什么让本王给你穿衣服!”萧谨行暴怒,一副安泞玷污了他尊严的表情。

    “谁脱的谁穿!你娘没教你,凡事都要善始善终吗?!”叶栖迟也被萧谨行的臭脾气,搞得火大!

    话一落。

    叶栖迟就觉得萧谨行脸色不对了。

    他狠狠的盯着她,攒紧的拳头青筋暴露,骨节发白。

    这货。

    生气了。

    好像不只是生气。

    叶栖迟也知道寄人篱下,保命最重要。

    她连忙拿起衣服胡乱穿了一通,穿得有些凌乱但勉强也算是穿上了,穿好之后撒腿就跑,粗鲁的打开了门扉。

    门外,摇摇欲睡的侍卫和御医听到门声,立马站直了身体。

    侍卫看到叶栖迟那一刻,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王妃王妃是是是……诈尸了吗?!

    昨晚上难道不不不是在奸尸?!

    “王妃,王爷说您心疾发作,可否让臣为您诊断一下?”御医作揖。

    叶栖迟顿足。

    书中叶栖迟死了之后,御医就来看过了,萧谨行还表现出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当时看书的时候没有感同身受,毕竟叶栖迟没什么剧情对这个人也没有代入感,这一刻突然为叶栖迟这女人严重不值。

    亏原文中,叶栖迟还那么爱萧谨行!

    “你才有心疾,你全家都有心疾!”叶栖迟气不打一处,丢下一句话,大步离开了。

    “……”

    “小伍!”屋内,突然传来一道冷冰的声音。

    侍卫连忙答应着,“是,王爷。”

    然后赶紧进了屋。

    屋内,一片狼藉,要不是王妃活生生的走出来,小伍真的以为他家王爷有特殊癖好。

    “王爷。”小伍下跪行礼。

    “给叶栖迟送一碗避子汤去。”萧谨行吩咐。

    “是。”小伍领命,不敢多问。

    只是越发的好奇,昨晚他离开之后,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王爷和王妃怎么搞到一张床上去的?

    那以后,还要暗杀王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