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三章 训斥刁妇

    叶栖迟走出萧谨行的寝殿,依着叶栖迟的记忆,回到了她居住的小院。

    院子不大,在宸王府比较僻远的地方,显然是不被萧谨行那个疯批待见。

    她走进院子里。

    还未来得及观察周围的环境,就听到一个啼哭的声音,哭得差点没有断气,“王妃,你终于回来了,奴婢以为你再也回不来了……”

    边哭,边小步跑向了安泞。

    叶栖迟看着女子,身穿一套绿色的衣衫,梳着双挂髻丫,绑着绿色发带,整体都很简朴,一眼就能看出是丫鬟。

    只是这王妃的丫鬟,也未免太寒碜了些。

    “王妃,你昨晚上被王爷带走,王爷的贴身侍卫又不允许我跟着你,我都以为王妃会被王爷,被王爷……”话没说完,又哭了起来。

    叶栖迟实在受不了这古代女人哭哭啼啼的个性。

    她说,“绿柚,我没事儿。你帮我打盆水,我洗个澡。”

    绿柚,叶栖迟的陪嫁丫鬟,嫁给萧谨行后,因为萧谨行不待见她,整个王府也就只有绿柚忠心耿耿对她,后来叶栖迟死了之后,绿柚就被赶出了王府,因长得还算灵秀,被城里小混混盯上给糟蹋了,最后选择了自刎。

    因为是配角,书中这些情节都是一笔带过。

    现在反而有点,细思极恐。

    “好,我马上去给王妃准备。”绿柚擦了擦眼泪,连忙就进屋了。

    叶栖迟也就跟着进了堂屋。

    刚走进去,就听到“啪”的一道巴掌声响起。

    叶栖迟眼眸一紧。

    紧接着一个凶恶的声音呵斥道,“不长眼的东西,走路都不看路的吗?你想撞死我是不是?!”

    是绿柚因为着急,不小心撞到了一个老妇人。

    老妇人穿着明显比绿柚华贵,头发银白,规矩的盘成一个髻,戴着价值不菲的翡翠簪子,脸上皱纹横生,面色凶狠。

    “刘嬷嬷对不起,绿柚不是故意的,绿柚只是急着给王妃打水才会不小心撞到嬷嬷的……”

    “下贱婢子,还在狡辩!”说着,刘嬷嬷扬手又要打绿柚。

    叶栖迟脸色一沉,厉声道,“住手!”

    刘嬷嬷听到声音,扬起的手没再打绿柚,却也不带害怕的。

    她转身面对着叶栖迟,装模作样的行了礼,“王妃,我在教训奴才,还请王妃不要插手。”

    根本没有把叶栖迟放在眼里。

    “什么时候轮到奴才来教训奴才了!”叶栖迟冷声,气势逼人。

    刘嬷嬷明显怔住了。

    脸上还挂着眼泪的绿柚也怔住了。

    王妃居然敢冲着刘嬷嬷大吼。

    刘嬷嬷可是王爷封王离开皇宫时,由皇后娘娘钦点陪着王爷到王府的,地位一直很尊贵,别说王妃,王爷对刘嬷嬷可都是,礼让三分的。

    “刘嬷嬷,在皇宫这么多年,别连最基本的主奴关系都掂量不清!”叶栖迟呵斥。

    刘嬷嬷被叶栖迟说得有些难堪。

    在宫廷皇室,尊卑关系绝不容许侵犯。

    刘嬷嬷涨红着脸没敢反驳。

    只是暗自有些惊讶叶栖迟的改变。

    以往在她面前叶栖迟从来都是唯唯诺诺,就怕她在王爷面前说了她的坏话,让王爷更加不待见她,现在居然对她这般。

    怕莫非是她走了眼!

    “我身体有些不舒服,去给我烧盆热水送进房间里。”叶栖迟命令,不容置喙。

    刘嬷嬷不相信自己听到的。

    从皇宫到王府,她还从来没有被人指使着做事情,凭着她的年龄和皇后的关系,谁都不敢指使她!

    刘嬷嬷气急攻心,“你让我给你烧水……”

    “奴婢!”叶栖迟直接打断她的话,“在本妃面前,注意自己称谓!”

    刘嬷嬷瞪大眼睛。

    眼前的叶栖迟,在王爷寝殿过了一夜,就以为自己升天了吗?!

    “还不快去!”叶栖迟脸色又一沉。

    刘嬷嬷咬牙。

    台面上她也不敢真的和王妃对着干,主奴有别,真的追究起来就是她的大不敬!

    但私底下,刘嬷嬷暗自阴冷一笑。

    这个院子里面的人除了绿柚都被她收买了,她有一万种方法折磨她。

    刘嬷嬷双手叠放在小腹前,微蹲身体,“是,奴婢遵命。”

    叶栖迟也没再多看刘嬷嬷一眼,这个老太婆心狠得很,当时叶栖迟死后,就是她把绿柚赶出王府造成绿柚最后的悲剧,看她以后怎么以牙还牙!

    “绿柚,扶我进去。”叶栖迟叫着绿柚。

    绿柚才从震惊中反应过来。

    她刚刚没走眼吧,王妃居然把刘嬷嬷教训了一顿。

    以前,都是反过来的。

    绿柚也不敢耽搁,连忙扶着叶栖迟走进了叶栖迟居住的寝殿。

    比起萧谨行寝殿的华丽,这里应该叫茅草屋吧。

    叶栖迟扫视了一眼,再次把萧谨行祖宗十八代骂了一个遍。

    “王妃。”闺房中,绿柚有些担忧,“您刚刚这么对刘嬷嬷,她会不会报复你?”

    会。

    但是又能怎么样?!

    她会让刘嬷嬷吃不完兜着走。

    “放心,我自有分寸。”叶栖迟敷衍着,她叫着绿柚,“帮我拿个镜子过来。”

    “……哦。”绿柚总觉得王妃好像……变了。

    但是样貌身材还是一模一样啊。

    绿柚拿了一块铜镜给安泞。

    叶栖迟看着铜镜中的自己,震惊了!

    这女人也太太太美了吧!

    在末世,她作为安家大小姐的时候,也是大美人一枚,但是对比起镜子中的女人,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看看吹弹可破的白皙皮肤,看看每一个堪称完美的五官,特别是含情脉脉的眼睛还有那小巧动人的嘴唇,看得她一个女的都心血澎湃。

    她微皱了皱眉头。

    连皱眉的神情,都这么风情万种。

    “萧谨行那货是眼瞎吗?!这么漂亮的女人不要反而还想杀了她?!”叶栖迟忍不住喃喃。

    文中没有特别提过叶栖迟的美貌,只描绘说出嫁当天,门外的喜鹊都因她的容颜而掉下了树丫。

    绿柚在旁边听着叶栖迟的话差点没被口水呛死。

    王妃也太……不谦虚了。

    虽若确实是事实,但也不能说出来。

    女子就应该,含蓄委婉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