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四章 特殊体质

    叶栖迟欣赏着镜子中的人好一会儿。

    门外响起敲门声,“王妃,奴婢给您送热水来了。”

    “进来。”叶栖迟应了一声,顺手把铜镜给了绿柚。

    门扉打开。

    刘嬷嬷差着两个家丁抬着一桶热水走了进来。

    绿柚连忙领着家丁把热水放在了屏风后面。

    家丁放好之后,刘嬷嬷就要带人离开。

    “等等。”叶栖迟叫着刘嬷嬷。

    “王妃还有什么吩咐?”

    “你跟我进来。”叶栖迟命令。

    刘嬷嬷不爽,但还是跟上了叶栖迟。

    叶栖迟走到热水木桶前,她突然抓着刘嬷嬷的手臂,迫使她的手放进了热水桶里面。

    “啊!”刘嬷嬷一声大叫。

    滚烫的水,烫得她整个人都狰狞了。

    她反抗着想要把手伸出来。

    却被叶栖迟死命摁压在里面,任凭她怎么反抗也抽不出来。

    “王妃放开我,放开我,求你放开我!”刘嬷嬷疯狂挣扎。

    家丁和绿柚在旁边眼睛都看直了。

    也没有谁敢上前求情。

    叶栖迟看着刘嬷嬷的手背,确定已经红肿起泡,才松手。

    刘嬷嬷连忙把手收了回来。

    烫伤的痛,锥心刺骨。

    此刻的气焰突然就没了。

    像老了好几岁!

    叶栖迟冲着家丁命令道,“把刘嬷嬷带出去,好好请个大夫看看!”

    “奴才遵命。”两个家丁连忙上前扶住刘嬷嬷。

    也是被王妃吓到了。

    从没见过,这么强悍的王妃。

    刘嬷嬷痛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她惨烈的被人拖走了。

    绿柚看着那烫得破烂的手背,不由得有些心惊。

    她转头看向木桶的烫水。

    如果不是王妃让刘嬷嬷试水,结果不是王妃被烫伤就是她被烫伤。

    “王妃,你怎么知道这水是烫的?”绿柚好奇的问。

    叶栖迟笑了一下。

    刘嬷嬷这个歹毒心肠的人,刚刚被她教训了,此刻不报复她才怪!

    她稍微动动脚指头就知道刘嬷嬷要做什么。

    何况她还拥有上帝视角!

    叶栖迟没解释,她眼眸微动,“绿柚,让人去打点凉水来。”

    “是。”绿柚也不多嘴。

    只是突然觉得这么聪明的王妃……真好。

    不一会儿。

    下人打来了凉水,温度适中。

    叶栖迟在绿柚的帮助下,躺进了木水桶里面。看着眼下这白皙细嫩的身体,有些出神。

    “王妃。”绿柚一边帮她沐浴,一边开口道,“王妃昨晚上和王爷有没有……”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多少会,会圆房吧,守宫砂也好似没见着了。

    “嗯。”叶栖迟应了一声。

    “太好了!太好了!”绿柚高兴得都要跳起来的。

    好个屁!

    她当被狗咬了。

    “王妃,你身子骨酸痛吗?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吗?我看你身上还是白皙粉嫩的,昨晚上王爷没有弄疼你吧?”绿柚关心的问道。

    出嫁之前,古代的女子不仅新娘要知道闺中之事儿,伺候的丫鬟也必须清楚。

    “你去帮我拿一个小刀过来。”叶栖迟突然吩咐。

    绿柚纳闷。

    但也没多想,连忙就走了出来,然后拿着一把小匕首恭敬的递给叶栖迟,“王妃拿刀子来做什……啊!”

    绿柚叫了一声。

    是看到王妃用匕首直接在她手指上化了一下。

    血液瞬间流进了木桶里。

    绿柚吓了一跳,连忙过去阻止叶栖迟的举动。

    叶栖迟把手上的伤口握紧。

    “王妃,你做什么,你不能这么伤害自己,你才被王爷宠幸,好不容易能有好日子过了,你怎么能这么想不开?”绿柚哭得铺天盖地。

    一副她好似要自杀的样子。

    “绿柚。”叶栖迟叫着她。

    在她眼前,把手指伸了出来。

    重新伸出来那一刻,手指上的伤口就消失了。

    根本没有刚刚被划破的痕迹。

    绿柚看傻了。

    那一刻都在怀疑人生了。

    甚至还,掐了自己一下,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叶栖迟嘴角一笑。

    果然,和她猜想的一样,她特殊的身体体质,陪着她一起穿书了!

    安氏医学世家遗传,只要不是致命的伤,身体都能自动愈合。

    她在想,她昨晚穿书过来应该是要死的,就是因为她特殊体质的原因让她活了过来,如果真是这样,那她昨晚上根本不用和萧谨行同房也不会死了?!

    想明白之后,叶栖迟差点没有呕出一口老血。

    真该让那个疯批中了弥香,自己七窍流血而亡。

    “王妃,你在给我变戏法吗?”绿柚好不容易反应过来,怔怔的问道。

    “别给任何人说知道吗?”

    “啊?”

    “谁都不能说,包括叶家人知道吗?”叶栖迟叮嘱。

    绿柚点头如小鸡啄米。

    不说不说。

    王妃肯定是在给她玩把戏。

    “好了,扶我起身吧。”叶栖迟也清洗干净了。

    此刻泡了会儿澡,倒是有些困了。

    绿柚伺候着叶栖迟从木桶中起来。

    刚躺在床上。

    “王妃,小伍求见。”门外,突然响起男人的嗓音。

    叶栖迟皱眉。

    萧谨行的人,她一个都不想见。

    晦气。

    “王妃。”没得到回应,小伍又叫了声。

    叶栖迟有些不耐烦。

    绿柚显得有些激动,她小声说道,“王妃,王爷是不是来赏赐你了,是不是让你以后跟着王爷住在他的婉院……”

    想多了!

    那疯批现在肯定在想怎么杀她。

    “扶我起来吧。”叶栖迟吩咐。

    绿柚连忙帮叶栖迟穿好衣服,梳妆完毕,扶着她走出外屋。

    堂屋内。

    小伍毕恭毕敬的在那里等候,看着叶栖迟出现,连忙跪下,“给王妃请安。”

    “有事儿?”叶栖迟扬眉。

    “王爷交代小的,给王妃送东西过来。”小伍回答。

    绿柚忍不住兴奋了。

    “什么东西?”

    “这是上次缅甸国送来的贡品夜明珠,皇后娘娘亲自赏赐给王爷的,现在送给王妃。”说着,小伍让跟着他身后的下人拿了出来。

    叶栖迟皱眉。

    这疯批,又在耍什么花样。

    “另外。”小伍从下人手上又拿过一碗汤汁,“王爷说昨晚上王妃辛苦了,特地给您熬了养身汤,让小的给王妃送过来。”

    “王爷真是太好了。”绿柚抑制不住的高兴。

    叶栖迟翻白眼。

    这什么养身汤,分明就是避子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