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五章 喝下避子汤

    安泞医学世家,从出生就泡在药坛子里面,凭气味就知道汤药里面装的是什么。昨晚要不是因为弥香心智紊乱,她也能一秒闻出弥香的成分。

    叶栖迟拿过来,一口喝了下去。

    只要不是毒药,她不和疯批计较。

    更何况。

    她也不可能给萧谨行生孩子。

    捉摸着他不送过来,她自己都会想办法弄避子汤。

    倒不如从了萧谨行,也让那狗男人不要紧追着她杀,让她有喘气的机会。

    小伍看叶栖迟毫无犹豫的喝下去,微松了口气,他行礼,恭敬道,“小的就不打扰王妃休息了,小的告退!”

    叶栖迟点头。

    小伍连忙就带着人退下了。

    绿柚看着小伍的身影,激动的心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出来,“王妃,王爷送你礼物,还给你送养身汤,王爷是不是对你……”

    “洗洗睡吧。”叶栖迟拍了拍绿柚的肩膀。

    绿柚看着王妃淡定得过分的样子。

    王妃这是肿么了?

    难道被王爷睡了之后就……脱胎换骨了?!

    圆房还能有这种好处?!

    ……

    婉院。

    萧谨行坐在轮椅上,小伍回来汇报,“王妃喝下了避子汤。”

    “她没吵没闹?”

    “没有。”小伍恭敬,“王妃应该不知道碗里是避子汤。”

    “嗯。”萧谨行应了一声,似乎也理所当然的觉得叶栖迟不可能会知道汤药有问题。

    “不过……”

    萧谨行眉头一紧。

    “王爷,听说王妃把刘嬷嬷的手烫伤了。”小伍汇报。

    “是吗?”萧谨行有些讶异,但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反应。

    “小的担心王妃会被刘嬷嬷报复……”

    一道眼神过去。

    小伍闭了嘴。

    他以为,王爷和王妃经过昨晚就不一样了。

    看来是他,多想了。

    只怕是,昨晚上就算没有被王爷暗杀,王妃接下来的日子也不会好过了。

    ……

    另一处雅苑。

    一间古雅大方的女子闺房。

    一个好听的的声音问道,“宸王府那边没传来什么消息吗?”

    “回小姐,一大早就让人过去打听了,没传回什么消息。”

    女子柳眉微皱。

    当年就是这个时候传来宸王妃死的消息,难道是她记错了?!

    “要不要再差人去问问?”丫鬟问道。

    “不用了,再等等吧。”

    “是。”

    ……

    叶栖迟一觉睡到傍晚时刻。

    昨晚上被萧谨行那般疯狂对待,身子骨终究还是倦怠,要不是自身的体质,她觉得一般女人都挺不过去。

    她动了动身体。

    “王妃,您醒了吗?”绿柚一直在旁边侯着。

    “醒了。”叶栖迟起身。

    绿柚已经过来扶着她了。

    “有饭吃吗?我饿死了。”叶栖迟摸了摸肚子。

    一天没吃东西了。

    “奴婢早就让人准备了,您更衣就能用膳了。”

    “嗯。”叶栖迟有些感动。

    以前身边也有照顾自己的人,但……算了,不提也罢。

    她被绿柚伺候着起了床。

    看到清雅木桌上放着的几盘简陋菜肴,瞬间没了胃口。

    “就这些吗?”叶栖迟问。

    “平时都是这么吃的。”绿柚习以为常。

    “我的伙食是谁安排的?”不用想也知道,叶栖迟又被穿小鞋了。

    “刘嬷嬷。”

    叶栖迟冷笑。

    又是这个老太婆。

    她脸色一沉,“把刘嬷嬷给我叫来!”

    “可是刘嬷嬷手受了伤,现在让她过来的话怕不太好。刘嬷嬷一直很受王爷尊重,要是这个时候刘嬷嬷闹起来,王爷一定会责备王妃的。”绿柚有些担忧的说道。

    叶栖迟觉得绿柚考虑得很对。

    萧谨行指不定就在抓她的小辫子。

    今天把刘嬷嬷手烫伤还能说是刘嬷嬷伺候不周,该受到惩罚,估摸着这也是刘嬷嬷为什么不敢闹大的原因。现在要是强迫刘嬷嬷带伤来见她,就有些拿着鸡毛当令箭了!

    绿柚看王妃的模样,以为她妥协了,打算伺候她用膳时,听到她说道,“走,去她那里看看!”

    “……”

    绿柚硬着头皮跟着叶栖迟到了刘嬷嬷的院子。

    小院子比她住的地方都要好,叶栖迟忍着一口气。

    她大步进去。

    此刻刘嬷嬷正准备用膳。

    关键是,还有三个婢女伺候她。

    看到叶栖迟突然出现,还是被惊吓到了。

    别说主子一般不会去奴才的房间,叶栖迟是绝对不敢主动踏进她院子一步的。

    刘嬷嬷看到叶栖迟这一刻还有些心惊。

    被她烫伤的事情还心有余悸,当然事后想得更多的还是怎么报复。

    “王妃怎么来奴婢的小院了,这么破的地方,怕有损王妃的身份。”刘嬷嬷看似卑微的说道。

    “破吗?”叶栖迟左右看了看,“比本妃住的地方还好。看来王爷对你还不错。”

    “王爷对奴婢是很好,毕竟奴婢是皇后娘娘亲赐给王爷的。”意在提醒叶栖迟注意自己身份。

    她可是皇后的人,不是她一个不受宠的王妃就能够惹的。

    “难怪刘嬷嬷都能有三个奴婢伺候,本妃也就只有一个。”叶栖迟看似平淡的说着,“下次见到皇后娘娘了,我可得好好给皇后娘娘说说,王爷对刘嬷嬷到底有多好。”

    刘嬷嬷一听这话,脸色一下就变了。

    她再怎么受宠,一个奴才也不可能要人伺候的。

    她一个眼神连忙让身边的三个奴婢退下了。

    “王妃言重了,今天老奴被开水烫伤,不方便用膳,三个小丫头看我一个老太婆可怜,来帮帮我而已。”

    “既然不是专程伺候嬷嬷的,那我也就不用有所顾及了。这三个小丫头喂你吃过晚饭之后,就让她们来我屋子伺候我。”叶栖迟毫不客气的说道。

    刘嬷嬷吃了个哑巴亏。

    王妃要奴婢伺候理所当然,特别是,闲置的奴婢。

    “另外。我听闻我的伙食是刘嬷嬷在安排。刘嬷嬷是觉得我喜欢吃素吗?”叶栖迟看着刘嬷嬷面前的丰富菜肴,冷笑道。

    “奴婢不知道王妃在说什么。奴婢给王妃安排的都是最上等的饭菜。”刘嬷嬷当然不会承认是她干的。

    “那就是下人从中谋取了好处。”

    “奴婢一定会好好调查,给王妃一个交代的。”刘嬷嬷连忙说道。

    心里也是有些讽刺,她还以为叶栖迟变了,没想到还是这么好骗。

    “那就交给你了。”叶栖迟点头,又看了一眼刘嬷嬷的饭菜,吩咐道,“本妃饿了。绿柚,刘嬷嬷的膳食颇和我胃口,带回去我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