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六章 查账目

    “……”绿柚眼睛都直了。

    这么直截了当的抢,真的好吗?!

    “我的晚膳因为刘嬷嬷疏忽才没能吃到,我相信刘嬷嬷也会心存愧疚,应该不会介意的。”

    刘嬷嬷气得头发都要冒烟了。

    她手背都烂了,痛得要死一天都没吃什么东西,现在好不容有点胃口了,晚膳还被叶栖迟抢了!

    她忍得身体都在发抖的说道,“王妃能够看上老奴的膳食,是老奴的荣幸。”

    叶栖迟暗笑了一下。

    想和她斗?!

    她叫着绿柚,“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快把饭菜带回去,凉了就不好吃了。”

    “是。”绿柚连忙上前,把一盘盘饭菜装进了托盘里面。

    心里真是爽到不行。

    想都没有想过有一天能看到刘嬷嬷被欺负成现在这个鬼样子。

    绿柚跟着叶栖迟回去。

    这么美味的菜肴,自从嫁到宸王府之后,就再也没有吃过了。

    绿柚伺候着叶栖迟用膳,不仅红了眼眶。

    “怎么了?饿了吗?”叶栖迟看着绿柚的模样,问道。

    “不是。”绿柚摇头,有些难受的说道,“王妃嫁给王爷一年了,这是第一次吃到这么丰盛的膳食。成亲后,王爷都没有踏进过王妃的院子一步,都不知道王妃过着的是什么生活。”

    叶栖迟一边吃着,一边听着绿柚的抱怨。

    “以前在尚书府,就算周姨娘对王妃不好,但明面上也是不敢亏待王妃的。本以为嫁给王爷之后王妃就可以过上更好的生活,却没想到反而越来越差,刘嬷嬷一个奴婢都能够欺负到王妃头上……”绿柚不由得哽咽出声,越说越难受。

    安泞穿到叶栖迟身上之后,虽然已经是两个人,但还是能够深切感受到叶栖迟曾经遭遇过的一切。

    她哄着绿柚,“别哭了,以后谁都欺负不了你家王妃了!”

    既然代替了她,她就会好好帮她活下去!

    绿柚泪眼模糊的看着叶栖迟,脸上分明还带着几分稚气。

    绿柚也不过才15岁,搁在现代,就真的还是个孩子。

    “王妃,你在王爷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估摸着是发现叶栖迟巨大的转变。

    “发生了什么不重要,你只要记得,以后只有你家王妃欺负别人的份儿,谁都不能再欺负她!”叶栖迟说得斩钉截铁。

    绿柚一脸懵逼。

    怎么觉得,王妃口中说的是另外一个人。

    晚膳之后,绿柚陪着叶栖迟在院子里转,叶栖迟感受着这陌生的真实空间,呼吸着这陌生的空气,终究还是会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她和绿柚聊了很多,虽若知道书中的全部剧情,但是真正的风土人情还是需要土生土长的绿柚给她多说说才能让她更好地适应。

    两个人转悠着,一直到大半夜叶栖迟才躺在床上入睡。

    闭上眼睛,就浮现了萧谨行那张让她难以忘怀的脸。

    她翻了翻身。

    萧谨行不是他。

    他不会这么对自己!

    ……

    第二天,叶栖迟睡到自然醒。

    她伸着懒腰,由绿柚伺候着她洗漱穿衣。

    她坐在梳妆台前满意的欣赏着镜中人的长相。

    “王妃,半个月后老爷过生日,到时候不知道老爷会不会让人请王爷和王妃回尚书府。”绿柚一边帮她梳头一边说道。

    叶栖迟回想剧情,虽若叶栖迟一开篇就死了,但是礼部尚书到后面还是有些剧情的,特别是礼部尚书的儿子叶允南,因为投奔了萧谨行的死对头楚王,最后导致了叶家的满门抄斩!

    对叶栖迟而言,其他人不重要,但叶栖迟的亲生母亲秦梦予是真心对她好的人,不能跟着糟蹋了。

    叶栖迟暗地捉摸着些事情,绿柚也给她梳妆完毕,扶着她走进了堂屋。

    院子里多了三个丫鬟,是从刘嬷嬷那边要过来的。

    堂屋里面也准备好了早膳。

    叶栖迟看到早膳眉头又皱紧了,“院里的账务都是谁在负责?”

    绿柚还没开口。

    叶栖迟说,“又是刘嬷嬷是不是?”

    “是的,王妃。”绿柚连忙答应着。

    “你。”叶栖迟指着其中一个丫鬟杏阳,“叫刘嬷嬷把账目拿过来我看看。”

    “奴婢遵命。”

    不一会儿,刘嬷嬷亲自来了。

    “给王妃请安。”刘嬷嬷行礼。

    叶栖迟睨了她一眼,“刘嬷嬷怎么亲自过来了,手上的伤好些了吗?怎么不好生修养。到时候王爷怪责下来,可别说本妃苛刻了奴婢。”

    “王妃召见奴婢,奴婢只要还有一口气,就一定会来,这是奴婢的本分,王爷问起也是如此。”刘嬷嬷一脸忠诚。

    “既然刘嬷嬷这么识大体,场面话本妃也就不多说了。”叶栖迟轻笑了一下,说道,“听闻院子里面的账目都是刘嬷嬷在管理,近来本妃闲得无事,想看看。”

    “是。”刘嬷嬷把账本拿给了安泞。

    心里面却带着鄙夷。

    谁不知道礼部尚书的嫡女叶栖迟大字不识,账目不清,当初就是叶栖迟让她管账目的,管了之后,叶栖迟就不曾过问,显然是印证了传闻。

    现在突然让她拿账本来,也不过是虚张声势。

    她倒是要看看叶栖迟又想耍什么花招。

    叶栖迟拿过刘嬷嬷的账本,认真的看了起来。

    绿柚也凑着小脑袋在看,密密麻麻的数字,完全看不懂。

    王妃应该也看不懂吧?!

    王妃以前在尚书府就因为不喜欢读书而被老爷一再训斥,虽然被逼着请了先生学了几年,终究是一无所成,连一首完整的诗句都背不出来。老爷一气之下就彻底的放弃了王妃,王妃也就再也没有碰过书本。

    安静中,过了好一会儿。

    叶栖迟放下了账本。

    她看着刘嬷嬷。

    刘嬷嬷一脸坦然,“王妃有什么疑问吗?”

    口吻中,似乎还带着讽刺。

    叶栖迟笑了一下,她冷声道,“刘嬷嬷,我就看了近一个月的账目,我想问问你一天之内修葺三次围墙,采购同一样商品记两笔账,买一匹布料1两银子,两匹布料5两银子你是怎么想的?!”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做假账做得这么嚣张的?!

    刘嬷嬷被叶栖迟突然这么一说,脸一下煞白了。

    叶栖迟是怎么看懂账目的?!

    “我初步算了一下,以刘嬷嬷账目上的流水来看,你一个月就可以中饱私囊30两银子。如此一来,你一年就能有个360两银子,十年就能有3600两银子……”叶栖迟倒抽口气的说道,“难怪我一天只能吃嗖馒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