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八章 回尚书府

    春暖花开,春意盎然。

    院子里面因为重新修葺了一番,园林景观惟妙惟肖,别有生机。

    叶栖迟和下人们在踢毽子。

    小伍来禀报明天要去尚书府的事情,看到小院子里面这么其乐融融的画面,差点没有惊掉下巴。

    这王妃,怎么越看越让人匪夷所思。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有事儿?”叶栖迟擦了擦汗水。

    雪白的脖子露在外面。

    如此不拘小节的样子,让小伍脸一红。

    他连忙跪地行礼,眼神也不敢乱瞥,“王妃,王爷说明天一早回尚书府,您父亲大人后天生日,会回去短住几日。”

    “知道了。”叶栖迟应了一声,很淡定。

    绿柚不淡定了。

    她此刻因为踢了毽子脸蛋也是红扑扑的,她兴奋道,“明天真的可以回尚书府吗?王妃出嫁这么久,还一次都没有回去过。”

    原文中。

    叶栖迟真的是嫁出去之后,就再也没能回去了。

    她死的消息传回尚书府的时候,秦梦兮就一病不起,直到叶家满门抄斩,才结束了她悲凉的一生。

    叶栖迟想到这里,心里不免产生了一丝怜悯。

    自从成为了叶栖迟,很多事情就似乎能够感同身受了。

    翌日辰时。

    叶栖迟勉勉强强吃了点早膳,就被催着出了门。

    绿柚搀扶着她坐进了马车。

    马车内。

    萧谨行已经坐在了正中间的位置,他身穿靛蓝色长袍,腰间束着一条青色祥云宽边锦带,如墨的头发束起戴着顶嵌玉小银盘,银冠上的白玉晶莹润泽,俨然就是一位艳丽贵公子。

    半个月没见。

    这疯批居然一点没变,还是这么帅。

    叶栖迟自若的坐在了他旁边的位置。

    萧谨行似乎看了她一眼。

    看着她穿着碎花翠纱露水百合裙,简洁大方的款式,却一眼就能看出高档的布料以及精致的裁缝。

    这女人穿得好,气色也好。

    卖了他的夜明珠,这半个月日子过得不错!

    两个人各怀心思,谁都没有主动开口。

    马车往尚书府去。

    说来也真的是有些讽刺。

    堂堂宸王府邸,却在郊区偏远的位置,去尚书府反而要往城里的方向走。

    马车赶了半天的路,才到达礼部尚书府。

    辉煌的大门口处,叶栖迟的父亲叶正德和正妻秦梦兮以及妾室周若棠,还有妾室所出的一儿一女叶允南和叶芷岚,当然少不了家里的无数仆人,恭候与此。

    叶正德上前,亲自为他们掀开马车前的帷裳,行礼道,“王爷王妃一路奔波,辛苦了。”

    “让岳父大人久等了。”萧谨行显得很客气。

    “王爷和王妃能够亲临寒舍小住几日,是微臣的荣幸。”

    “都是一家人,还请岳父大人不要太拘礼。”

    “是。”叶正德依旧不敢怠慢。

    小伍和另外一个随行侍卫扶着萧谨行下的马车,绿柚扶着安泞。

    萧谨行坐在了轮椅上。

    小伍推着萧谨行,和叶正德走在前面。

    叶栖迟跟随在萧谨行侧后边。

    其他人也都浩浩荡荡的跟着进了尚书府内。

    后面不远处。

    一个穿着淡红色衣服的少女,带着些不满的情绪,“等了一个时辰,腿都软了!不想走了。”

    “岚儿!”周若棠呵斥。

    “娘,你看看爹爹对他们殷勤的样子。谁不知道萧谨行是个废王爷,除了不被皇上待见,自身还是个残疾,有什么用。在朝臣上还没有爹爹说得起话!”

    “你给我小声点!”周若棠脸色都变了,“再不济他也是王爷,皇权不可侵犯,你想我们一家人都陪你蹲大牢吗?”

    “我就是看不惯爹爹现在的样子。以前叶栖迟在府里的时候,爹爹都不看她一眼的,草包一个。现在就因为成了宸王妃,就飞上枝头变凤凰了?真是可笑!大泫国谁不知道,就是因为叶栖迟没人娶,宸王没人嫁,两个人才能凑合在一起!”

    “岚儿!够了!”

    “没够,你看看秦梦兮,平时哪能在爹爹面前晃悠,现在居然能够走在爹爹的旁边,我们一家人反而只能跟在后面,低人一等。”

    “你个死丫头,你再说我撕烂你的嘴。”周若棠明显生气了。

    再怎么样也不能在这种场合说这种话。

    万一传到了宸王的耳朵里,他们一家人还能活命吗?!

    虽然今天一早开始,她也确实忍了一肚子气。

    叶芷岚看她母亲真生气了,也就闭了嘴。

    两个人快速的跟了上去。

    气派华贵的堂屋内。

    叶正德也没有和萧谨行聊太长时间,因为路途奔波,赶紧送他们回房休息了。

    但古代习俗。

    回娘家,夫妻之间不能住在一间房,所以萧谨行和安泞分别住的一个小院。

    叶栖迟住的是叶栖迟原来的闺房。

    她刚躺在床上,门外就传来了一个温和的女性嗓音,“栖儿。”

    是秦梦兮。

    叶栖迟从床上起来。

    秦梦兮连忙三两步的上前,让她躺下,“栖儿累了就休息,娘就是来看看你,这一年没见,栖儿……胖了?”

    叶栖迟“噗嗤”忍不住笑了出来。

    估计秦梦兮想说她瘦了,结果定眼一看,明明是胖了些,话就突然转了个弯。

    口气还有些滑稽。

    她笑着说,“是啊,王爷对我不错。”

    绿柚在旁边想要插嘴。

    叶栖迟一个眼神。

    绿柚乖乖不敢说话了。

    “王爷对你真的好吗?”秦梦兮不放心的问道。

    古代的女儿,嫁出去就真的是泼出去的水,如果不是一年半载回娘家一次,完全不知道女儿在婆家都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你看我气色不就知道了?”叶栖迟回答。

    秦梦兮又仔细看了看,是觉得女儿比出嫁时,仿若更加神采飞扬了些。

    要知道当初皇上下旨让她嫁给宸王的时候,哭死哭活都是不愿意的。

    她其实也不愿意,但奈何栖儿一直口碑不好,没人上门说媒,加上她虽然是正室,这个家却是妾室在管理,说出去也是一大笑话,更没有人敢娶了栖儿,她怕耽搁了栖儿的婚姻,也只得让栖儿嫁给宸王。

    更何况。

    圣旨也不能违逆。

    这一年多以来,她日夜抄经祈福,只希望栖儿嫁给宸王之后能够有好日子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