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九章 一对渣母女

    秦梦兮打量了一番叶栖迟,欣慰的点了点头,“你和宸王两个人好为娘就放心了。虽然宸王不受皇上待见,在朝中也说不起什么话,但好歹太后一直帮衬着宸王,皇后也得给太后面子,表面上对宸王也是不错的。如此只要你和宸王好好过日子,也能荣华富贵一生。”

    叶栖迟笑着听秦梦兮说话,也在默默的想一些剧情。

    原文中萧谨行的出生并不好,他是皇上酒醉后宠幸了一个宫女柳颜夕生下来的。

    柳颜夕靠着母凭子贵封了嫔,因着柳颜夕能歌善舞,长得也是貌美如花,加上小时候的萧谨行天资过人,功课一学就会,在那么多皇家子弟中也是出类拔萃,皇上对她很是宠爱。

    后宫中,风头太过自然会遭人妒忌。柳颜夕在没有防备中被人下了药,和来给她看病的御医做了苟且之事,还被皇上逮了个正着。

    皇帝自然是不允许被戴绿帽子的,柳颜夕当场被赐了白绫,萧谨行也因此,成了皇上的眼中钉。

    萧谨行眼睁睁看着他母亲在他面前不甘的死去。

    死之前让萧谨行一定要为她报仇雪恨!

    然而没过多久,萧谨行在宫中却遭遇了暗杀,命保了下来,双腿落下了终身残疾。

    仅仅十岁的萧谨行在那一年,失去了亲人,失去了权贵,失去了健康!

    从天堂掉进了地狱。

    “栖儿。”秦梦兮叫她。

    叶栖迟回神,想得太投入了。

    她故意打了一个哈欠,“有点困了。”

    “困了娘就不打扰你了,你好好睡,睡醒了娘再来找你。”秦梦兮温和的说道,满身都是,慈母的光环。

    她看着秦梦兮离开的背影,那种惟妙的血缘牵绊,让她心口暖了一片,却又一阵难受。

    她有点想她自己的父母了。

    他们知道她死后,他们会怎么样?!

    “王妃。”绿柚看到王妃的眼眶突然红了,吓了一跳。

    这段时间都觉得王妃的性格不一样了,不再是懦弱无能优柔寡断,变得积极勇敢还霸气强势。

    怎么现在突然,哭了。

    “没事儿。”叶栖迟深呼吸一口气,很快调整了情绪,“睡觉。”

    一瞬间就又恢复如常。

    绿柚真的是有点看不明白她家王妃了。

    她只祈求,她家王妃千万别再变回去就行。

    ……

    尚书府另一处院落。

    一个妇女和一个少女坐在屋子内的软塌上,把伺候的下人全部支开了。

    “娘,你突然这么神神秘秘的叫我做什么?”叶芷岚有些不满。

    她还想回房小憩一会儿呢。

    “当然是有重要事情给你说。”周若棠严肃道,“娘其实心里一直有一个想法,但一直没有说出来,终究是觉得有些不妥,但现在看着你姐回门,就突然坚定了。”

    “什么想法?”听说和叶栖迟有关,叶芷岚明显有了些兴趣。

    “你今年16岁了,也只比叶栖迟小了1岁,早到了婚配的年龄。”

    “娘。”叶芷岚终究是没出阁的少女,一说这种事情,立马就害羞了。

    “婚姻之事媒妁之言,这一年也有不少人来求亲,但都被你爹拒绝了。不是做人小妾,就是对方家境不行,怎么都没有合意人选。”

    “没有合意之人,我就照顾你和爹爹一辈子。”

    “傻姑娘!”周若棠宠溺的呵斥,说道,“到底,不管你爹对你如何,你终究是庶出,按照门当户对的规矩,庶出也只能做妾或者嫁给贫农为妻。”

    叶芷岚听这么一说,本就心高气傲,脸色一下就垮了下来。

    “宁做凤尾不做鸡头。既然做妾,倒不如选最好的。”

    叶芷岚终究心里有些不爽。

    就因为出身而已,叶栖迟哪里都比不上她,她却能嫁王爷,她只能给人当小妾。

    “我觉得,宸王不错。”周若棠终于说出了她的心思。

    叶芷岚一听她母亲的话,脸色都变了,“娘,你怎么想的,宸王一个残疾,你说他不错?!你难道还不知道,他之所以年纪轻轻被封王就是皇上不想看到他把他赶出皇宫的借口,你看他的王府,离了皇宫十万八千里,哪个受宠的皇子会被这般对待!”

    “你冷静一点。”周若棠招呼着她,“我这么做肯定有我的道理。一来,宸王虽然不受待见但是毕竟是皇亲国戚,以后荣华富贵肯定是不缺的。二来,按照你现在的条件想要找一个比宸王更好甚至带皇亲国戚的,几乎不可能。三来,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叶栖迟。”

    叶芷岚不明白的看着她母亲。

    “你觉得,你还斗不过一个叶栖迟吗?”周若棠阴险的笑了。

    叶芷岚瞬间明白了,她说道,“娘的意思是,一旦我嫁给了宸王,以后宸王府就是我当家。虽然是妾,但也能做到像娘你这样。”

    “果然聪明,难怪你爹那么喜欢你。”周若棠夸着叶芷岚,又劝说道,“其他人的正妻娘不敢保证,但叶栖迟绝对不是你的对手。你嫁到宸王府,以后就是你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叶芷岚显然有些心动了。

    周若棠看着女儿的模样,又推波助澜的说道,“我们别的不说,宸王的长相,在大泫国都是数一数二的。”

    叶芷岚不由得回想了一下萧谨行的样貌。

    脸一下,就有些泛红了。

    今天是她第二次见到宸王,第一次是宸王来接亲的时候,当时就被他的盛世容颜惊艳,奈何他双腿残疾又没什么权力,她也就没有深想,此刻她母亲这么一提起,不免就有些春心萌动了。

    当年叶栖迟听说要嫁给宸王时,也是要死要活的不嫁,现在不是过得挺好的吗?

    这次回来她还以为会看到一个憔悴不堪的叶栖迟。

    没想到气色如此之好,她今天还特意打扮了一番,都还是被叶栖迟的美艳给压了下去。

    想明白这些之后,叶芷岚害羞的点了点头,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