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十章 一再被欺负

    “等你爹寿辰之后,我就给他提出来。正好宸王在,当下就可以把婚约定了。”周若棠说着。

    “那万一宸王不同意呢?”叶芷岚反而有些担忧了,“我听说,宸王虽然是没人想嫁他才娶了叶栖迟,但事实上还有一个传闻,说是叶栖迟是因为和白将军的嫡女白墨婉长得像。宸王一直心悦白墨婉,但白墨婉看不上他,他才退而求其次,娶的叶栖迟。我和叶栖迟长得都不像,更不像白墨婉,万一宸王不要我怎么办?”

    说完之后,叶芷岚眼眶还有些红了。

    “要真是那样,我以后还怎么见人,还怎么嫁人。”

    周若棠锁眉。

    觉得自己女儿考虑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倒不觉得宸王会拒绝,但万一拒绝了,这女儿家还能有什么颜面。

    她眼眸一紧,说道,“放心,我有办法让宸王不得不娶你。”

    “真的吗?”叶芷岚破涕为笑。

    一想到以后她可以再次欺压在叶栖迟身上,她就兴奋不已。

    “娘什么时候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有这么聪明能干的娘真的太好了。”叶芷岚嘴甜的说道,“不像叶栖迟,只有一个愚蠢的娘,自己也跟着愚蠢。”

    “你这孩子,就知道逗我开心……”

    两母女沉浸在他们的喜悦之中。

    叶栖迟倒也不知道这两母女在打什么鬼主意。

    毕竟书里面,都没有叶栖迟回娘家的剧情。

    她一觉醒来。

    天都要黑了。

    她伸伸懒腰。

    绿柚连忙就上前伺候她,“王妃醒了吗?”

    “什么时候用晚膳?”叶栖迟问。

    绿柚忍不住笑了一下,“王妃就知道吃。夫人都说您长胖了。”

    “……”古代不是以胖为美吗?!

    “老爷已经和王爷去前殿用餐了,家里其他远一点的亲戚也提前来祝寿,就先去宴客了。夫人一直在后院等你去她那边用晚膳。”绿柚说道。

    古代的男尊女卑太明显了。

    一般男人的宴席,女人都是不能参加的。

    叶栖迟梳妆完毕之后,就去了秦梦兮的院子。

    院子简洁雅静。

    在如此辉煌鼎鼎的尚书府,显得有些寒酸。

    难怪叶栖迟之前住宸王府那个院子能够这么忍气吞声,难不成是遗传。

    她走进去。

    秦梦兮连忙就迎接了上来,“栖儿,你睡醒了?”

    “娘等久了吧。”

    “不久,反正娘也没事儿,来来来,和娘坐这边。”秦梦兮牵着叶栖迟的手走向了饭桌。

    饭桌上摆放着的菜肴倒也还算丰富。

    这个家现在虽然是周若棠在管着,但秦梦兮终究是正妻,明面上周若棠也不敢太欺负她。

    “来,饿了吧,多吃点。”秦梦兮一直在帮叶栖迟夹菜。

    叶栖迟也不客气,吃了倒是不少。

    “慢慢吃,别噎着了。你看看你,就一年没见,都没点大家闺秀的样子了。”秦梦兮忍不住说道。

    人以食为天,还什么规矩。

    叶栖迟笑了笑,“实在是饿了,而且好久没有吃到尚书府的膳食了,太好吃了。”

    秦梦兮听女儿这么说,也就不啰嗦了。

    “对了娘,明天爹寿辰,你是怎么安排的?”叶栖迟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道。

    “娘一向清心寡欲惯了,不喜人多。明天内眷的宴请就交给你周姨娘管事。栖儿要是不喜就陪着娘不出席。”秦梦兮体贴的说道,是知道自己女儿一向也是怕应酬这些的。

    前些年她本来还带着女儿参加过,但栖儿每次在琴棋书画方面都被嘲讽,也确实比起其他大家闺秀差了很多。久而久之,两母女就找各种借口不再参加这样的宴席了。

    他们不参加,倒是便宜了周若棠那对母女,让一个妾一个庶出,混迹在了名门权贵之中。

    “爹寿辰,正妻和嫡女不出席,成什么话。”叶栖迟突然严肃。

    秦梦兮怔怔的看着女儿,被她惊讶到了。

    “娘,这些年你还没被周姨娘欺负够吗?你还这么纵容她!”

    “栖儿……”

    “小时候我被叶芷岚欺负,背地里被周姨娘掐得一身青紫我都不敢给你说,就是怕你伤心难过,知道你不喜欢和她计较,但这些年周姨娘越发的嚣张了,家里什么事情都是她这么一个妾室在做主,传出去总是被人笑话!我猜想,明天的内眷宴应该不是你让周姨娘管事的,是周姨娘自己安排好的是吧?!”叶栖迟不给秦梦兮说话的机会。

    秦梦兮眼神中有些黯然。

    这些年,确实在周若棠那里受了不少明里暗里的委屈。

    她越是退让,周若棠越是得寸进尺。

    以前还会装模作样给她说一声内屋的事情,现在连声招呼也不打,自己就做决定了。

    而且现在尚书府大大小小的下人见着周若棠都尊称“夫人”了,除了身边几个亲近的奴婢丫鬟,其他就都不把她放在了眼里。

    甚至于,要不是今天女儿回娘家,她都已经有三个月都没见着叶正德了。

    想到这些。

    秦梦兮再清冷的人,也有些不淡定了。

    但是。

    秦梦兮叹了口气,“我没能给你爹生下一个儿子,也是我不中用。”

    叶栖迟就知道秦梦兮会这么说。

    周若棠也就是仗着自己生了一对儿女而得意忘形。

    其实当初,叶正德和秦梦兮感情还是好的,但成亲多年秦梦兮一直没有怀孕,这样的封建社会,叶正德自然也是等不下去了,立马就纳了妾,当初纳妾时就保证说只是为了繁衍子孙,对秦梦兮的感情不会变。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周若棠进了门之后,就争气的生下了一个儿子,同年秦梦兮也终于怀孕生下了女儿。

    但生儿子和生女儿的待遇完全是不同的,加上第二年周若棠又怀孕了,叶正德的心渐渐就被牵引了过去,对秦梦兮慢慢的就不闻不问,时间一久,感情也就淡了。

    当然还有一部分原因也是秦梦兮本是高门嫡女,和叶正德成亲的时候叶正德官位还没这么大,说起来她算是下嫁,也带着她的清高,不屑去争宠,随着叶正德的官运发展,就也不再看重秦梦兮娘家那边的势力了。

    两夫妻之间没有感情,又没有物质的束缚,自然越走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