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十一章 诬陷

    “娘,你真的觉得周姨娘就因为生了儿子,才让她变得如此嚣张吗?”叶栖迟很严肃的问她。

    秦梦兮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也是你爹宠的。”

    “不是。”叶栖迟给了她一个明确地回答,“是你纵容的。”

    秦梦兮有些讶异。

    “对爹而言,他忙于前门之事,哪还有时间来管理后院。只要后院不失火,谁主事儿对爹而言都是一样。所以……”叶栖迟停顿了一下,说道,“不是爹给的周姨娘权力,是你主动放弃了你的权力。”

    秦梦兮被女儿说得有些哑然。

    确如女儿所言,如果不是她不屑于去争抢,也不至于让周姨娘放肆到这个地步。

    但事已至此,她也没想过再去改变什么。

    “娘,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叶栖迟郑重的说道,“你一步步妥协,周姨娘就会一步步逼近,到最后,娘还有后路可言吗?!”

    秦梦兮也知道这个道理。

    她现在也能够深刻感觉到,周若棠对她越来越不屑一顾。

    “倘若有一天,叶允南继承了家业,娘在尚书府还能有一席之地吗?”叶栖迟问秦梦兮。

    秦梦兮锁紧了眉头。

    “不只是娘,跟着娘这边这么多年忠心耿耿的丫鬟奴才们,一旦娘出事儿了,他们又会过上什么样的日子娘想过吗?”叶栖迟紧紧相逼。

    秦梦兮哑口无言。

    那一刻却也被自己女儿惊讶到。

    以前的女儿,可从来都说不出来这种话的。

    别说这么直白的说周若棠的不是,平时提都不敢提起她,看着她都会吓得往后躲。

    成亲一年,怎么变化这么大?!

    “栖儿,这一年你在宸王那里都经历了什么?”秦梦兮不禁问道。

    绿柚在旁边很想说。

    不,不是这一年。

    只是一晚。

    洞完房就变这样了。

    “我只是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叶栖迟自然不会承认自己是穿进来的,估计得把秦梦兮给吓死,她说,“后院这种地方,其实就是一个女人的战场,除了自己手刃刀剑,谁都帮不了你!而最最不可靠的就是男人!”

    秦梦兮更震惊了。

    这种霸气的话,她女儿以前是断然说不出来的。

    “娘,你就别管我那么多了,反正我过得很好!你现在只需要坚定地告诉我,你想要拿回主母的权力就行。”叶栖迟一字一顿。

    秦梦兮眼眸中,俨然闪烁出了一丝亮光,也会蠢蠢欲动,但却又一瞬间,黯然了下去,她说,“现在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家里奴婢奴才的卖身契大多数都已经在周若棠手上,如你所说,你爹是不会管的,院子里的人也不听我差遣,我又能怎么样去拿回我的主权。”

    “娘只要按照我说的做就行。”叶栖迟信心十足。

    想要弄死周若棠不难,但前提是,秦梦兮得全力配合。

    秦梦兮看着自己女儿,虽若女儿表现得胸有成竹,但事实上她内心是没有谱的,但看着一向都胆小怕事的女儿都能够有这份魄力,她为人母亲,也不能让女儿失望。

    她一口答应,“好!娘都听你的!”

    叶栖迟嘴角一勾。

    那么接下来,她就要好好整治整治,这个目中无人的周姨娘了!

    ……

    翌日。

    天未亮。

    叶栖迟就起床了。

    绿柚都迷迷糊糊的,她一边给安泞梳妆打扮,一边打着哈欠说道,“王妃,平时你都要睡到日晒三竿,今儿个怎么起这么早,鸡都还没打鸣你就起来了。是在尚书府睡不习惯了吗?”

    叶栖迟此刻其实也生不如死。

    哪里是睡不着,是有事情不得不早起。

    她打了一个更大的哈欠,“把我弄好看了,就去我娘那边。”

    “王妃怎么都好看。”绿柚拍马屁。

    倒也是事实。

    王妃是真的长得好看,只不过从小琴棋书画不好,加上常年在周姨娘和庶小姐的压迫下变得很自卑,内涵撑不起她美貌,最后就会给人一种平平无奇的感觉。

    但现在不一样了。

    自从王妃和王爷洞房后,王妃就真的变了。

    她觉得她家王妃现在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一言一语都散发着魅力,让人抵抗不了的那种。

    绿柚心灵手巧的给叶栖迟盘了凌云髻,戴上了金步摇,身穿曳地水袖百褶凤尾裙,富贵堂皇却又艳而不俗。

    “王妃,你真的太美了。”打扮完毕,绿柚都不由得看傻了眼。

    不知道是不是王妃稍微长胖了一点的原因,王妃现在的皮肤真是好到,吹弹可破的感觉。

    “我今天不是主角。”叶栖迟不以为然,她拽着绿柚就跑,“走,去我娘那里!”

    “……”

    走出叶栖迟的院子,此刻的尚书府就已经热腾了起来,下人们几乎一夜未眠的在准备今天的寿宴。

    来来往往人还不少。

    突然一个丫鬟抱着一个首饰盒子,脚步匆忙的冲着叶栖迟和绿柚走过来。

    天未亮,府上的烛火也不是太旺,丫鬟没太注意面前有人,眼看就要撞上了。

    叶栖迟眼疾手快拽着绿柚避开了。

    然而丫鬟被面前突如其来的人影吓了一跳,手上的首饰盒一滑就掉了,里面的饰品落了一地。

    丫鬟尖叫了一声,连忙蹲下身体去捡,好几个翡翠簪子被摔成两半,这里面可都是周姨娘的,才拿过去给庶小姐挑选了准备拿回去,随随便便一个她都赔不起的。

    丫鬟吓得都要哭出来了,下一秒突然灵机一动,她起身冲着绿柚大声说道,“你居然把夫人今天要戴的饰品弄坏了!我现在就要去给夫人禀报,我看你怎么交代!”

    “我都没有碰到你!”绿柚莫名其妙,这种莫须有的罪名,也太过分了。

    简直比之前王府的刘嬷嬷还要霸道。

    “没有碰到,我怎么会把夫人的首饰盒掉在地上!”丫鬟强词夺理。

    绿柚气得身体都要发抖了。

    她正欲反驳那一刻。

    丫鬟抱着那个首饰盒,直接就跑走了。

    绿柚急死了,“碧清肯定去给周姨娘告状去了!”

    碧清?!

    伺候周若棠的大丫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