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十四章 宴请(1)惊艳全场

    尚书府。

    一个奢华的小院。

    小伍在伺候萧谨行起床。

    “王爷。”小伍一边麻利的给萧谨行更衣,一边汇报道,“今儿一大早,王妃打了庶小姐一耳光,还把周姨娘教训了一顿。”

    萧谨行慵懒的神情一怔,他看向小伍。

    小伍很是恭敬,“小的听说后也吓了一大跳。传闻,王妃从小是被周姨娘欺负长大的,在周姨娘面前连大声说话都不敢。”

    萧谨行眼眸一紧,也似乎觉得有些端倪。

    虽若成亲之后和叶栖迟接触不多,但叶栖迟的转变,也太过明显。

    “总觉得,以前的王妃和现在的王妃不是一个人。”小伍呢喃,突然想到什么说道,“好像就是从那晚,和王爷圆房之后,王妃就变了!王爷是对王妃做了什么吗?”

    萧谨行想起那晚上的事情,脸直接黑透。

    小伍不敢再多言,只得闷头做事儿。

    ……

    天亮了。

    寿宴也陆陆续续开始了。

    尚书府前院和后院,男女分开设宴。

    周若棠好好的打扮了一番,带着叶芷岚走向后院宴会场所。

    露天的宴席,就在尚书府碧绿的池水之上,池中还有四季睡莲,春日的阳光照耀下,波光粼粼,好一番美景如画。

    来尚书府祝寿的家眷都已经入席。

    周若棠和叶芷岚到来,所有人也都客气的主动寒暄,大家都心知肚明的知道,尚书府是一个妾室当家。心里多少还是有些鄙夷,但客随主便,那些流言蜚语也不过是后话而已。

    此刻就是一片和乐融融。

    周若棠也帮着尚书府操办了好几次宴席,一切也都得心应手。

    正当她准备入座主人席时,一道清脆的声音突然响起,“宸王妃驾到!”

    话音落。

    宾客全部起身。

    周若棠脸色难看了那么几秒,她转眸和自己女儿对视了一眼,也起身相迎。

    叶芷岚看着叶栖迟来,心里倒还有些期待,期待让叶栖迟,颜面无存。

    叶栖迟扶着秦梦兮,后面跟随着浩浩荡荡的一群奴婢,煞有气场的出现在宴会现场。

    所有人就这么目视着她们到来。

    仅此一秒,就被惊艳了。

    走在最前面的两个女人,美得不可方物。

    叶栖迟的好看,众所周知,只是因为在其他方面过于逊色而少了太多光彩,也就故意忽视了她的美貌。今天精心打扮之后,仿若整个人的气度都不一样了,硬是熠熠生辉般,夺目耀眼。

    于她不相伯仲的,还有身边的高贵妇人。

    只见她身着一袭绛红云绡服,其红耀目,领口用金色的丝线绣着蝴蝶图案,裙裾则绣着祥云。一双丹凤眼含着笑意,凌云髻中央含着一颗明珠点缀,明珠下的束束流苏轻轻垂下,映着她的脸瑰丽妩媚。

    好一个绝世佳人!

    不仔细瞧着,完全看不出来,这是一向过于低调还朴实无华的尚书府主母秦梦兮。

    此刻秦梦兮脚步停在了周若棠的旁边。

    强烈的对比下,周若棠的风采直接被秦梦兮给碾压了下去,谁是这个家的主人,一目了然。

    周若棠也明显感受到了秦梦兮给她带来的压迫感。

    她甚至没料到,秦梦兮会这么大张旗鼓的出现。

    从头到尾,都是她在安排内眷宴的事情,秦梦兮都没有过问一句。

    她暗自咬牙。

    似乎自从叶栖迟重新回到尚书府之后,一切都不在她的控制范围内了!

    她尽量不动声色。

    此刻在场的所有妇人,也都恭敬的给叶栖迟行礼,“给宸王妃请安。”

    “今儿个我父亲寿辰,各位赶来祝寿都辛苦了。大家不必多礼,都入座吧。”叶栖迟落落大方,和传闻中那个草包大相径庭。

    到底是传闻吗?!

    这尚书府的正妻嫡女,模样看上去可是甩了庶出几条街。

    “谢宸王妃。”所有人重新入了座。

    叶栖迟和秦梦兮也自若的入了主位。

    周若棠和叶芷岚反而有些尴尬了。

    尴尬着,不得已坐在了旁边的偏席。

    心里压了一口恶气。

    “周姨娘,让下人把茶点都端上来。”秦梦兮开口道,非常自若命令着周若棠。

    周若棠愣了那么一秒。

    她不相信的看着秦梦兮。

    这女人疯了吗?居然指使她做事情。

    “还不赶紧去!”秦梦兮声音严厉些,催促。

    周若棠当着所有人的面,也不敢违背。

    她起身走向一边。

    叶芷岚看她母亲被指使,也是压抑到不行。

    其他妇人也被面前的一幕惊讶道。

    谁说尚书府是妾室当家,这妾室不是被随便使唤吗?!

    “我因为身体的原因,很少出席宴会,以往都是周姨娘代替我招呼着大家,怠慢了。在这里我给各位夫人小姐赔个礼。”秦梦兮开口,看似客套的开场,事实上就是在告诉所有人,她以前不参加只是身体原因,而周姨娘的身份不足以招待好她们,所以需要赔礼道歉。

    一番话,自然是得罪了此刻已经回来了的周若棠。

    她脸色难看到极致。

    这女人,今天是来故意给她难堪吗?!

    “尚书夫人客气了,身体要紧。”妇人些也能听出其中意思,当然都是看穿不说穿。

    “我以茶代酒,敬各位一杯。一是对以前的招待不周致歉,二是感谢各位不辞辛苦为我家老爷祝寿,我先干为敬。”说着,她主动起身,饮了一杯茶水。

    其他人说着些奉承的话,也跟着饮了下去。

    宴席间,秦梦兮谈吐优雅举止得体,方方面面都照顾周全,让宴会气氛越渐融洽。

    而她今天的表现,让安泞都惊讶了。

    她不过是简单指导了一下秦梦兮,却没想到给了她意外惊喜!

    其实,秦梦兮的父亲乃朝中太傅,现朝臣中很多文人雅士甚至皇子都是他的学生,真可谓才高八斗。

    不过秦太傅一向清高正直,一心只为培养更多有志之士,在朝中没拉拢巴结过任何势力,也算明哲保身。秦梦兮从小在她父亲的熏陶下,本就柳絮才高,只稍微表现一下,就能让周若棠这个出身不好且没点文学底蕴的妾室,望尘莫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