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819章 谢千蕴怒怼萧安琪

    萧安琪微愣。

    没想到,鹿鸣会专程来吩咐她,不要打扰了谢千蕴。

    所以昨晚上……

    难道鹿鸣没有让刘瑜在他寝宫过夜,反而又来了谢千蕴这边?!

    谢千蕴未免有点太霸宠了。

    萧安琪不动声色,恭敬的应了一声,“是,臣妾遵命。”

    萧鹿鸣就直接离开了。

    没再多说其他。

    萧安琪看着鹿鸣的背影,突然觉得鹿鸣好像变了,变得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她重新回到椅子上,等谢千蕴起床。

    等到日晒三竿。

    等到萧安琪这么沉稳冷静的人,都有些毛躁了。

    谢千蕴未免也太能睡了。

    堂堂一国皇后,怎能这般不约束自己,随性而为。

    萧安琪想要让人去叫醒谢千蕴,又想到萧鹿鸣的叮嘱,最终还是忍了忍,继续等。

    此刻大床上的谢千蕴终于翻了个身。

    本来上午醒了之后,琢磨着起床的,但萧鹿鸣让她多睡会儿,她就听话的决定多睡一会儿,结果一睡,就给睡着了。

    这都不知道什么时辰了?!

    睡得腰都酸了!

    不。

    腰酸不是睡的……好像也是睡的,被睡的。

    “娘娘,您醒了吗?”秋吟小心翼翼的问道。

    “嗯。”

    “奴婢现在进来伺候您更衣可以吗?”

    “进来吧。”谢千蕴懒洋洋地回答道。

    秋吟恭敬的进来,然后扶着谢千蕴起身。

    她是没想到,圆个房居然这么累。

    简直跟带兵打了一场仗似的,全身都痛。

    她突然是理解萧鹿鸣上午离开时那腿打颤的模样了,她被动的,都身体不支,更别说,主动那个。

    谢千蕴打着哈欠。

    秋吟一边给她更衣,一边偷偷的笑着。

    这次应该是真正和皇上圆房了吧?!

    娘娘身上到处都是青青紫紫的痕迹,皇上昨晚上一定好好疼爱了娘娘一番。

    谢千蕴皱了皱眉头。

    也是发现了秋吟笑得有些诡异。

    “你在笑什么?”谢千蕴问。

    “奴婢没有。”

    “还说没有,你当本宫眼瞎吗?”谢千蕴严肃。

    秋吟只得诚实的回答,“奴婢只是看到娘娘身上留下的欢爱痕迹,为娘娘高兴。昨日奴婢还在担心皇上会不会宠幸了其他嫔妃而冷漠了娘娘,果然是奴婢多虑了,皇上最疼爱的还是娘娘。”

    谢千蕴顺着秋吟的视线,也看到了自己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

    居然这么多?!

    昨晚上她到底是怎么被萧鹿鸣给虐待了……

    说是虐待,又好像不完全是。

    突然就又想起了昨晚的画面,脸猛然就红了。

    秋吟看娘娘脸红,笑得更深意了。

    “帮本宫领子穿高一点。”谢千蕴吩咐。

    谢千蕴透过铜镜看到了自己脖子上居然都有好几个。

    萧鹿鸣那厮,属狗的吗?!

    “娘娘,这天气,再穿高些就会闷着娘娘了。娘娘不用刻意遮挡,这是皇上疼爱你的痕迹,多少女人会羡慕呢。娘娘又是一宫之主,也不需要顾忌谁。”秋吟忙说道。

    谢千蕴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是知道这段时日天气热了起来,再捂着自己得出了疹子。

    想了想就算了。

    反正她也不是那么一个,太注意细节的人。

    秋吟看娘娘答应了,心里又高兴了些。

    就是认定了,娘娘对皇上的感情也更深了些。

    平时娘娘对皇上都是爱答不理的,就算对皇上毕恭毕敬,她伺候娘娘这么久,也知道娘娘不过就是在应付,都没用心的,经过昨晚之后,娘娘和皇上感情肯定不同一般了。

    她甚至还觉得今日的娘娘,散发出来的女子气息都不一般了,尝过男欢女爱之后,娘娘都变得温润了不少。总觉得脸上的血色都好了很多。虽然娘娘脸上还留着伤疤,也不知道是不是爱屋及乌,反正秋吟就觉得,娘娘脸上的伤疤都增添了些风情,看习惯了就不觉得丑了。

    谢千蕴迈着酸痛的步伐,走向内殿。

    每走一步都觉得双腿无力。

    突然想到自己说萧鹿鸣虚……

    这是一点都不虚,还有点过分。

    她走到内殿上,眼眸顿了顿。

    没想到萧安琪居然在她寝宫。

    现在这个点都午时了。

    她来做什么?

    什么时候来的?!

    怎么没有人禀告她一声?

    秋吟自然看出了自家娘娘的心思,连忙低声在她耳边说道,“皇上交代过了,让任何人都不要打扰了娘娘休息。”

    谢千蕴抿了抿唇。

    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小幸福感。

    但不多。

    毕竟,看到萧安琪,她就莫名的烦躁。

    真是怕了她。

    “臣妾参见娘娘。”萧安琪上前行礼。

    “公主快快请坐。”谢千蕴连忙热情,“公主今日来本宫这里,是腿伤已经好了吗?”

    “回娘娘,臣妾腿已无大碍,谢娘娘关心。”

    萧安琪恭敬,然后抬眸看着谢千蕴。

    眼眸明显顿了顿。

    俨然是发现了谢千蕴脖子上的痕迹。

    过来人自然知道是什么。

    萧安琪抿了抿唇瓣。

    谢千蕴此刻也注意到了萧安琪的眼神。

    早知道就算热死,应该把自己捂成个粽子。

    总觉得被萧安琪看到,不是什么好事儿。

    谢千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看上去还一脸关心的说道,“公主没事儿了就好。那公主是要离开皇宫回王府了吗?”

    萧安琪脸色微变。

    就知道谢千蕴想要赶走她。

    她直言道,“刚刚臣妾在寝宫恰巧遇到了皇上,皇上说皇宫本是臣妾的娘家,让臣妾多在宫中住几日,不用忙着回王府。”

    “……”谢千蕴觉得自己的如意算盘落空。

    有些失落。

    她稳定情绪,问道,“那公主今日来本宫这里,是有事儿吗?”

    真的是挺长时日没来了。

    突然来,总觉得没什么好事儿。

    萧安琪沉默了一会儿。

    本来今日来找谢千蕴,就是来亲自告诉他,皇上已宠幸了刘瑜,以后便会顺理成章的宠幸其他嫔妃,让她要有皇后的度量,争取早些时日让后宫嫔妃都被皇上宠幸了,然后尽快给皇上繁衍子嗣。

    结果,皇上昨晚又来了谢千蕴的寝宫。

    还对谢千蕴那般宠爱了一番。

    让她一时准备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谢千蕴等了半响,都没有等到萧安琪开口。

    心里更是忐忑她要说什么,还需要酝酿这么久?!

    要知道萧安琪向来都不太考虑别人的感受,她所说都是她觉得最好的安排,也不允许被人反驳。

    须臾。

    萧安琪终于说话了,“皇后,你不应该这般霸占了皇上一个人的恩宠。臣妾说过,皇上是九五至尊,一国之君,三宫六院是理所应当,皇后这般可恐天下人嘲笑。”

    谢千蕴就知道萧安琪不会说什么让她高兴的话。

    她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冷静,然后才又说道,“本宫没有半点要霸占皇上一人的心思。”

    “如没有的话,为何皇上昨日应该宠幸了瑜妃,却还是来了你的寝宫。”

    “这不应该问皇上吗?”谢千蕴莫名其妙。

    她怎么知道皇上是怎么想的?!

    她也是真的和皇上睡了才猜到,皇上应该是没有宠幸了刘瑜,毕竟那活儿那么累,萧鹿鸣身体也没那么好!

    萧安琪被谢千蕴突然怼得,说不出话。

    她抿唇。

    心里也是有些情绪。

    本以为一切在她的安排下就已经圆满了,她也让鹿鸣能够坦然的接受所有女人,也不再因为她的原因而对男女之事排斥,重要的是,鹿鸣不需要让自己在谢千蕴一个人的身上委屈,谢千蕴现在的模样,确实是为难了鹿鸣。

    她以为她可以功成身退了,却没想到,她这么多天的努力最后还是徒劳,还是回到了原点!

    彼此有些尴尬。

    萧安琪叹了口气,说道,“娘娘,臣妾做的一切都是为皇上好,为你好,为大泫国的江山社稷好。臣妾可能有时太直率了一些,有冒犯到娘娘,还请娘娘恕罪。”

    “没冒犯,没冒犯,本宫知道公主的用心良苦。”谢千蕴连忙说道。

    哪敢说萧安琪的错。

    她可不想被小皇帝又凶。

    “娘娘能够理解臣妾,臣妾倍感感动。臣妾只是想要让皇室能够开枝散叶。你应该也很清楚,因为父皇和母后的原因,皇上的兄弟子妹便是稀薄。所以皇上在很小便被父皇留在了宫中处理公务,小小一个人支撑着大泫国的江山,不仅辛苦,还很寂寞。如不是臣妾一直陪着,皇上的性格应该会更孤僻。娘娘应该也不想,你和皇上以后的皇子,也和皇上一般孤独,也是想要多给自己的孩子,多些手足,共同帮他,治理天下吧!”

    萧安琪说了很多,说得也很有道理。

    但谢千蕴没搭话,就等着她说出她的目的。

    “所以臣妾希望,娘娘能够主动让皇上宠幸其他嫔妃。”萧安琪一字一顿,再次说得坚决。

    谢千蕴深呼吸一口气。

    所以萧安琪不让萧鹿鸣宠幸了其他嫔妃,是绝不罢休的了是吧?!

    “公主,本宫说了很多次了,不是本宫不愿意,是皇上有皇上的想法,臣妾没办法让皇上听臣妾的。”谢千蕴尽量控制脾气,但也难掩口气有些重了。

    “如皇后够大度,没有妒忌之心,皇上不需要顾虑皇后的不开心,皇上怎会不愿意,宠幸了其他嫔妃?”

    “要本宫说多少次,皇上的想法,本宫不知道!”谢千蕴声音大了些。

    她确实不知道萧鹿鸣都是怎么想的。

    她也觉得既然萧鹿鸣都可以和她圆房了,又为何不能和其他嫔妃圆房?!

    至少证明了萧鹿鸣对萧安琪,算是放下了。

    不说身心放下,但至少身体放下了吧。

    “你是皇后,皇上在想什么,你怎么能够说不知道,你应该去揣摩圣心……”

    “本宫是人又不是神!”谢千蕴彻底怒了。

    对萧安琪也是忍够了。

    萧安琪也被谢千蕴突然的发脾气吓了一跳。

    整个内殿上所有人也都被她们两个人的气场惊吓到,鸦雀无声。

    “公主,你都做不到的事情,就不要用你的大义凛然来强行要求本宫!你亲自试过了,皇上还是不宠幸其他嫔妃,你就没有资格来质疑我的度量!要找原因,你自己去找皇上,别这么冠冕堂皇的在本宫头上加罪名!另外。”谢千蕴真的是豁出去了。

    老虎不发威,真的当我是病猫吗?!

    “你刚刚那一句说什么皇上必须要有三宫六院,又说皇上没有三宫六院本宫就会遭天下人所嘲笑?!公主,你是不是忘了,太上皇就只有太后一人,你的意思是,现在太后就是在遭天下人嘲笑不成?!”

    “娘娘怎可以这般污蔑臣妾,臣妾什么时候这般说过!母后对臣妾有知遇之恩,臣妾向来对母后都是尊重及感激,娘娘怎能这般玷污了臣妾对母后的感情!”萧安琪整张脸都涨红了。

    大概也是没有想到,谢千蕴居然会这么说她,居然敢这么说她。

    在她面前,谢千蕴向来都是谦卑的。

    突然的爆发让她完全也无法接受,谢千蕴口中的话,也是让她感觉到了无尽的羞辱。

    从小到大,她还从未被人这般贬低过。

    “那就是双标了!”谢千蕴不温不热,对萧安琪的愤怒也半点没有畏惧,“母后如此就是理所应当,就该歌颂父皇和母后忠贞不渝的感情,本宫和皇上如此,本宫就是妒妇了!”

    “臣妾……”萧安琪被谢千蕴一时说得哑然,好半响才开口反驳道,“娘娘是觉得,娘娘和皇上之间,已经到了忠贞不渝的地步吗?皇上只钟情于你一人!”

    谢千蕴抿唇,她说,“本来本宫是不相信的,毕竟大泫国所有人都知道,皇上喜欢的人是谁?但现在经公主这么一说,本宫也确实找不到其他理由,为何皇上只宠幸本宫一人,而不宠幸其他嫔妃。大抵是,皇上真的爱上本宫了。”

    萧安琪抿唇。

    心口闷闷的,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

    “感情便是需要两情相悦,单方面的感情向来都不会长久。皇上这么多年,移情别念也是情理之中。公主现在应该为皇上高兴,皇上放下了曾经那求而不得的感情,不再有伤痛。”谢千蕴紧紧地看着萧安琪,“而不是,还来质疑皇上和本宫的感情。”

    萧安琪彻底被谢千蕴说得哑口无言了。

    本以为谢千蕴不太会说话,却头头是道让她无力反驳。

    果然谢千蕴不像看上去那般单纯。

    宋丞相的女儿,又怎么可能真的是五大三粗,没有半点城府。

    “公主现已是靖王妃。本宫早有听闻公主和靖王感情深厚,现公主如愿嫁给靖王,公主除了感恩之外,更应该把你的心思放在靖王身上。皇上说得没错,皇宫是公主的娘家,随时可以回来居住,可公主也不要忘了,你现已嫁为人妇,娘家永远都只是暂住而已。时日太久,怕是也会遭人嫌话,以为靖王和公主感情生变。”谢千蕴继续说着。

    一番话就是在讽刺萧安琪管得太宽。

    又在暗讽她,既然已经选择了靖王,就不要再来管鹿鸣的事情。

    萧安琪终究被说得,脸都绿了。

    她从椅子上站起来,说道,“既然娘娘觉得臣妾是多管了闲事儿,那臣妾便再也不来管你和皇上以及后宫的事情。是臣妾越界了,臣妾马上离开皇宫,再不出现在娘娘面前,让娘娘碍眼了。”

    谢千蕴抿了抿唇。

    想要稍微说点话让两个人也不用剑弩拔张到这个地步。

    但她怕她稍微松口,萧安琪又端着她长公主的架子来烦她。

    干脆。

    做恶人一次做到底。

    她紧抿着唇瓣,什么都没说。

    萧安琪明显是等了一会儿,在等谢千蕴给她下矮桩。

    毕竟她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她不相信谢千蕴感觉不到她的怒气。

    然而谢千蕴就是半点反应都没有。

    就好像默认了她口中所说。

    萧安琪咬牙,行了礼,“臣妾告退。”

    “公主慢走。”谢千蕴坦然。

    萧安琪看了一眼谢千蕴,愤愤地离开了。

    谢千蕴看萧安琪走了之后,才突然让自己松懈了下来。

    后背都起汗了。

    她面对敌军来势汹汹都没这么害怕。

    萧安琪一人真的顶了十万大军。

    她看萧安琪走远了,才让秋吟给她倒了杯茶,稳心。

    秋吟在旁边都看呆了。

    没想到皇后娘娘居然这么刚。

    居然敢这么和长公主这般说话。

    要知道“长公主”这三个字,就是大泫国的金字招牌,谁都不敢有半点冒犯,哪怕是皇后娘娘,地位在长公主之上,在外人眼中也应该是对长公主唯命是从。

    然而皇后娘娘就是不按常理出牌。

    她忍不过就不忍了。

    刚刚看着长公主如此吃瘪的养子,秋吟在心中都在为她家娘娘拍手叫好了。

    就应该有人来挫挫长公主的锐气,让她明明白白的知道,谁才是后宫之主。

    免得总以为自己仗着皇上的喜欢就在皇宫为所欲为。

    谢千蕴喝了很大一杯茶水,才稍微回过神。

    回过神那一刻,就有点心虚了。

    万一萧安琪去萧鹿鸣那里告了御状,萧鹿鸣不得打死她啊?!

    看着刚刚萧安琪气呼呼离开的样子,好像眼眶都是红的。

    应该是从小到大没被人这般说过。

    现在反而被比她小了7、8岁的她,指着鼻子骂!

    谢千蕴越想越后怕。

    都想要连夜逃跑了。

    “娘娘,你怎么了?”秋吟明显感觉到了,她家娘娘的情绪不对,连忙关心道。

    “你说刚刚本宫凶不凶?”

    “娘娘可是太凶了。奴婢在旁边都被娘娘吓到了呢。”秋吟连忙恭维。

    “……”她就知道她刚刚太凶了。

    不行。

    不能坐以待毙。

    她连忙吩咐着秋吟,“你去打探一下,看长公主现在是不是去了皇上那里?”

    “娘娘是怕长公主去皇上那里诉苦吗?”

    “废话。”

    “是,奴婢马上差人去。”秋吟连忙答应着。

    也是无语。

    刚刚还一辆气势汹汹,此刻怎么就跟蔫气了似的。

    亏她刚刚还崇拜到不行!

    须臾。

    秋吟派的人回来了。

    连忙禀报道,“娘娘,长公主确实去了皇上那里。”

    谢千蕴脸色都变了。

    完了完了。

    她要完蛋了。

    她琢磨着是不是应该收拾东西逃出皇宫避避难。

    那一刻突然听到门口处的传报声,“皇上驾到!”

    我去!

    这么快就来兴师问罪了。

    果然萧安琪在萧鹿鸣的心目中地位就是非同一般。

    她怎么就有那个胆子去挑衅的。

    现在肠子都悔青了。

    她就应该如往常一样,对她逆来顺受。

    她也是不想宫里的姐妹再受萧安琪的折磨,早些让萧安琪离开皇宫,恢复后宫的欢快!

    现在好了。

    真的惹火上身了!

    谢千蕴左右看了看,实在没发现内殿上可以藏身之处,只能视死如归的走向门口,主动去恭迎萧鹿鸣。

    ------题外话------

    今天又晚了……

    呜呜。

    明天尽量早点更新,爱你们。

    笔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