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821章 安呦呦的神助攻

    萧鹿鸣的手伸过去。

    谢千蕴突然伸了个懒腰。

    手往上一抬。

    就这么和萧鹿鸣的手错过了。

    萧鹿鸣脸色有些沉。

    手也明显有些尴尬。

    谢千蕴没太注意,当注意到的时候,萧鹿鸣已经甩手大步走在了前面,看上去还气呼呼的。

    这人,也太喜怒无常了。

    晚上。

    皇家家宴。

    因为安呦呦和安吉回来,宫中瞬间变得热闹了许多。

    萧鹿鸣也大张旗鼓的搞了一场宫宴作为欢迎。

    萧安琪和靖王自然也来了。

    萧安琪也是好久没有见到安呦呦,一看到安呦呦就紧抱着,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

    安呦呦看安琪哭,自己也控制不住。

    要不是真正深爱的人,谁愿意远离家人去异国他乡过日子。

    “好了安琪,呦呦还怀着身孕,别让她哭太久了,小心动了胎气。”靖王在旁边安慰。

    萧安琪也才反应过来,连忙擦了擦眼泪,又帮安呦呦擦了擦眼泪。

    “呦呦,别哭了,别哭了。”萧安琪安抚着。

    “安琪姐姐也别哭了。这次我回来,就会多住一段时日,等生了孩子做完月子,看孩子情况再回去北渊国。”安呦呦也安慰道。

    “那好那太好了。”安琪由衷的高兴,又想安吉,连忙问道,“那安吉呢?会一直陪着你吗?”

    “他应该中途会回去一趟,反正我回到大泫,安吉可以放一百颗心,不会担心我过得不好。”

    “那倒是。大泫永远都是你的家。”安琪连忙说道。

    安呦呦笑着点头。

    “对了皇上。”萧安琪又问着萧鹿鸣,“父皇和母后会回来吧?”

    “已经从绿洲出发有些时日了,不出意外的话,十来天就会回宫。”萧鹿鸣说道。

    “父皇和母后这么久没有见到呦呦,一定高兴坏了。”

    “我也很想他们了。”安呦呦也说道,“不过,父皇和母后这么大岁数了,还是不经常在皇宫吗?”

    “他们四海为家。”萧鹿鸣淡然。

    安呦呦笑了笑,这老两口还是这么浪漫。

    家宴上,其乐融融。

    谢千蕴坐在萧鹿鸣的身边,基本上就没有插话,就一直吃吃吃。

    倒不是她饿得很。

    就是他们几兄妹好不容易团聚,她也不想喧宾夺主,让他们好好聚聚。

    她吃得正高兴。

    “千蕴。”安呦呦突然叫着她。

    “啊?”谢千蕴放下碗筷,看着她。

    “吃过晚膳后,你陪我一起回寝宫,我想和你单独说几句话。”安呦呦说道。

    “好。”谢千蕴连忙一口答应。

    安呦呦看着谢千蕴带着面纱的模样,眼底有些心疼。

    她也听说过谢千蕴为了萧鹿鸣差点丧命的事情。

    她宠溺一笑,“继续吃吧。”

    记忆中,千蕴还是那个,才十来岁的小姑娘。

    所以总把她当妹妹看待。

    哪怕现在都成为了皇后了。

    “嗯。呦呦姐也多吃一点。”谢千蕴笑道。

    “好。”

    萧安琪就这么看着两个人的互动,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情绪。

    她本来都想好了今晚留在皇宫陪呦呦,却没想到,呦呦居然让谢千蕴和她一起回宫殿。

    让她到嘴边的话,就又咽了下去。

    宫宴结束得很早。

    因为呦呦怀着双子,身体终究和平常不同。

    谢千蕴就和安呦呦一起去了安呦呦的寝宫。

    萧鹿鸣和安吉多年不见的好友,安吉把安呦呦平安送回了寝宫后,就去赴约萧鹿鸣了,两个人定然是换了一个地方,继续把酒言欢。

    两个人坐在宫殿上。

    安呦呦7个月大的肚子,行动确实有些笨拙。

    谢千蕴看着还挺可爱的,圆圆呼呼的。

    “千蕴,我听说你因为我哥,脸和身上都伤得很重?”安呦呦也没有拐弯抹角,直奔主题。

    “有点严重。主要是被狼咬了之后,重新长出来的肉,就是坑坑洼洼的。”谢千蕴点头。

    “我能看看吗?”安呦呦问。

    谢千蕴皱眉。

    安呦呦回来,她可是刻意注意把脸挡住的,就怕突然掉落了吓到了呦呦姐,毕竟她现在还怀着身孕,半点都不能有任何闪失。

    “不可以吗?”安呦呦问。

    以为是谢千蕴不愿把自己的难看让别人看到。

    她其实注意到了,在宫宴上吃膳食时,她便都是很注意怕自己的面纱掉落。

    “不是,我怕吓着你。”谢千蕴诚实的说道,“长公主第一次看到我的伤疤时,就被吓得摔了一跤,还在皇宫养好好久才好。呦呦姐你现在怀了身孕,可不能因此动了胎气。”

    安呦呦笑了一下。

    她就说谢千蕴应该不是这么拧巴的人。

    她印象中的谢千蕴向来坦荡洒脱,定然不会拘泥于这些。

    “放心吧,我胆子大。”安呦呦很坚定。

    “真的?”

    “真的。”

    “那好吧。”谢千蕴就也没有太过犹豫,拿下了自己的面纱。

    面纱下,右脸上确实好大一块,凹凸不平的伤疤,颜色也好她本来的皮肤不同,一眼确实狰狞。

    但是。

    谢千蕴不相信的看着安呦呦。

    呦呦姐眼中是兴奋吗?

    她怎么觉得,呦呦姐看到她伤疤那一刻,眼中都放光了。

    “呦呦姐,你没事儿吧?”谢千蕴被吓到了。

    一般人不都应该被吓死吗?

    她反而激动得很。

    “你别动。”安呦呦笨拙的身体走到谢千蕴的面前,用手抚摸了她脸颊上的伤疤,一点点在感受,伤疤的特质,仿若还在思考。

    谢千蕴一动不敢动。

    大气都不敢出。

    总觉得呦呦姐现在好像……中邪了!

    好久。

    安呦呦回到了自己的椅子上,说道,“千蕴,你把手腕给我。”

    谢千蕴连忙把手腕伸了过去。

    也不敢问为什么。

    安呦呦认真的把脉,隧说道,“没有怀孕。”

    “……”

    “可以做手术。”安呦呦说。

    “什么?”谢千蕴实在是听不懂。

    “母后没有给你说你伤疤是可以修复的吗?”安呦呦问。

    “母后没说,只让我多养养身体,等她回来。”

    “现在身体挺好了。”安呦呦给予肯定回复,“做伤疤修复,刚刚好。”

    “伤疤修复?”谢千蕴似懂非懂。

    “千蕴啊,你知道呦呦姐医术哪哪都好,但就是还没给人整过容,主要是一直没有找到病人,现在总算遇到你了!”安呦呦兴奋。

    所以。

    呦呦姐这么高兴是因为,可以给她修复伤疤?!

    她怎么突然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

    终究。

    她答应了从明天开始,让呦呦姐给她做伤疤修复。

    谢千蕴回到自己的寝宫。

    刚回去。

    萧鹿鸣也回来了。

    脸很红,看上去喝了不少。

    但应该没醉。

    “皇上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谢千蕴问。

    “安吉放心不下呦呦。”

    “安吉对呦呦姐太好了。”谢千蕴真的就是随口一说。

    萧鹿鸣突然就这么盯着谢千蕴。

    谢千蕴被萧鹿鸣突然的眼神看得浑身不自在。

    她说错什么了。

    “朕对你不好吗?”萧鹿鸣突然问。

    “……”好不好,你自己没点数吗?

    “谢千蕴。”没有得到回答,萧鹿鸣声音重了些。

    看看看。

    这还好意思问她好不好。

    “好。”谢千蕴硬着头皮回答。

    对于萧鹿鸣不爱她还能够对她这般容忍,确实算是极好了。

    “一起沐浴。”萧鹿鸣得到肯定的回答,心情似乎好了些。

    “哦。”

    谢千蕴现在都已习惯了萧鹿鸣每天在她寝宫入睡,每天和她一起沐浴上床……

    两个人躺在偌大的水池里面。

    谢千蕴努力的在给萧鹿鸣擦背。

    一边擦背一边突然想到件事情,“皇上,我们圆房后也有两个月了,为何臣妾还没怀孕?”

    萧鹿鸣身体明显怔了一下。

    今日呦呦姐给她诊脉说没有怀孕那一刻,她还有些失落。

    除了她不方便那几日,每晚和萧鹿鸣都是有过的,怎会还没怀上?

    “你想要孩子了?”萧鹿鸣问。

    “不是皇上想要吗?”谢千蕴反问。

    当初不就是奔着生孩子才圆房的吗?

    结果那么辛苦,那个蛋都没生出来。

    她也会失落。

    “朕没说想要。”萧鹿鸣反驳。

    “分明……”

    谢千蕴抿唇,不敢说了。

    萧鹿鸣回头瞪她的眼神,凶死了。

    “繁衍子嗣,急不来。”萧鹿鸣说,“皇后还是心平气和些,顺其自然。”

    “……”她也就是随口一问。

    又没有质疑他什么。

    两个人一起沐完浴,就上了床,然后做……规定动作。

    第二天一大早。

    谢千蕴就去了安呦呦的寝宫。

    本来都不能这么早起床,实在是怕呦呦姐等她太久。

    她去的时候,呦呦姐居然还在睡觉。

    终于找到一个和她一样爱睡懒觉的人了。

    等了一会儿。

    安呦呦起了床,然后又吃了点东西,安呦呦就把她带去了凤栖殿,太上皇和太后的寝宫。

    他们走后没有多久,萧安琪来了。

    听说安呦呦和谢千蕴一起离开了寝宫,心里又有些不是滋味,想要去找他们,又被宫人说,北渊皇后有交代,任何人不能去打扰她们。

    心里就更不是滋味了。

    安呦呦和谢千蕴之间,关系这么好吗?

    好到。

    她都已经融入不进去了?!

    ……

    谢千蕴被安呦呦折腾了一上午。

    谢千蕴从手术台上下来的时候,身体都还有些软。

    呦呦说是用了麻药,但对身体没有伤害。

    “以后我会根据你的恢复情况,来进行手术干预治疗。千蕴,你身上伤疤太多,做起来可能要用些时日,这段时日,你和我哥也尽量不要行房事,碰到修复伤口感染了就麻烦了。”安呦呦说得直白。

    “可是……”谢千蕴一想到萧鹿鸣一晚上这么勤快,实在是怕拒绝不了。

    “我哥是不是……需要很大?”安呦呦看谢千蕴为难的样子,忍不住逗趣。

    谢千蕴脸有些红。

    本来觉得没什么,但突然和别人说起来,怎么就有点不好意思了。

    她还是点了点头。

    也不会去隐瞒了安呦呦。

    “就知道我哥那人闷骚。”安呦呦一副早料到的样子,“这样吧,我去给我哥说,免得他为难你。”

    “好。”谢千蕴一口答应。

    她实在是不想去面对萧鹿鸣突然就黑脸的模样。

    两个人一边聊着天一边往宫殿外走去。

    安呦呦感叹道,“我之前一直担心你和我哥会感情不顺,毕竟我哥那个人过于死板,他喜欢的任何东西都要是规规矩矩的,你又是一点都不规矩,这次看到你和我哥相处的感觉,果然是我多虑了。我哥那样的人,或许就需要像你这样活波开朗、不按常理活着的女子在一起,能他黑白的生活,增添无尽的光彩。”

    “我和皇上其实……感情不好。”谢千蕴真不想打击了呦呦姐。

    但总觉得不想骗了她。

    “不好?”

    “皇上喜欢谁,呦呦姐应该很清楚吧。”谢千蕴说道,“不过就是长公主已嫁为人妇,皇上就只能退而求其次,娶了有着显赫家世的我。他怕我爹造反,怕我娘起兵。”

    “我哥当初娶你,应该确实是这个原因,所以我才担心你们生活得不好。但现在,我哥不可能对你没有感情。”安呦呦很笃定。

    “可能愧疚吧?”

    “不是。”安呦呦否决,“就是喜欢了。”

    谢千蕴看着安呦呦。

    “我看到你身上我哥留下的痕迹了。”安呦呦找证据。

    “那不是……都会有吗?”谢千蕴不确定的说道。

    她以为男女之事儿,都该有的。

    “那可不是。因为喜欢才会有,不喜欢,就是原始交配你懂吗?只需要做最后一步就行了。”

    “……”她突然觉得呦呦姐懂好多。

    “而且我哥那样的人,是一个轻易失控的人吗?他那么死要面子,但凡他能够控制自己他都绝对不会在身上留下痕迹!”

    谢千蕴突然觉得安呦呦说得好像很有道理。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哥不是整个后宫,就只宠幸了你一人吗?”安呦呦又拿出证据。

    “他想要让我给他生子嗣,我一旦生下了子嗣,我们家肯定就不会有造反的想法了。”

    “我哥让你生子嗣,并不影响他继续宠幸其他嫔妃。”安呦呦一字一顿。

    好像也是。

    谢千蕴又迷糊了。

    但转念一想,反驳道,“皇上经常凶我,很凶。”

    “我哥小时候监国,大一点就当皇帝了,从小到大就一直和朝臣上那些老匹夫朝夕相对,他没随那些老匹夫的长相就不错了,脾气坏点,在所难免。”

    “可他对长公主就不会。”谢千蕴脱口而出。

    安呦呦带着审视的眼光看着谢千蕴,故意笑道,“你吃醋了?”

    “没有。”谢千蕴连忙否认。

    安呦呦也没有揭穿,她说道,“我哥对安琪姐姐好,这个倒是事实,我也没办法来骗你。当年安琪姐姐一个人留下来陪着他,你也知道我和我父母都没心没肺的去宫外逍遥了,就把我哥丢下了,也就唯有安琪怕他孤独,陪着在皇宫很多。这份情谊,我哥肯定会记一辈子。但要说我哥对安琪姐姐的喜欢……”

    安呦呦顿了顿。

    “我倒觉得,男女之情倒是其次,还是感恩之情更多。”

    “可是所有人都说,皇上喜欢长公主……”

    “这么说吧。”安呦呦想了想,组织了一下语言,“如果我哥顺利和安琪姐姐成亲了,那么他们感情肯定会很好,两个人也会很幸福。可阴错阳差,他们没能在一起,他们的感情就会止步于此。意思就是,我哥对安琪姐姐,更多的是责任,责任不在了,男女之情就不在了。剩下对安琪姐姐的好,就是情分了。”

    谢千蕴抿唇。

    一时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去理解。

    毕竟,她压根就没有想过,萧鹿鸣会对她有感情。

    “千蕴,你现在才刚刚接触到情爱之事,不太会懂男女之间的心思,也是理所应当。但呦呦姐希望你可以多放点心思在我哥身上,看看他对你和对其他人到底有什么不同?或许你就会发现,我哥是真得喜欢你。”安呦呦笑着。

    也知道千蕴现在肯定不信她哥喜欢她。

    像她哥这种闷骚,自己定然也不会说出来。

    但,越是不爱说的人,其实表现得就会越是明显。

    慢慢,千蕴就能够感觉到了。

    两个人一起回到潇湘殿。

    进去就看到了萧安琪在等她们。

    萧安琪也看到她们有说有笑地回来了。

    心里,有些吃味儿。

    她一直以为,她和呦呦的感情才是最好的。

    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呦呦和谢千蕴这般亲密了。

    “安琪姐姐,你怎么来了?”安呦呦还是很兴奋。

    “好久没见你,我当然要来皇宫陪你。你大这个肚子,怎么能出去那么久,我都等你一上午了。”萧安琪有些责备,又看了一眼谢千蕴,“皇后娘娘明知道呦呦怀有身孕还让呦呦出门陪你走这么久,万一有个什么闪失,谁担当得起!呦呦肚子里面可是北渊国的皇子!”

    谢千蕴被萧安琪说,一般都是,忍气吞声。

    上次萧鹿鸣才交代了,让她不好和萧安琪计较。

    虽然萧安琪没有告御状,但那次冲动之后还是吓得够呛。

    安呦呦看着不说话的谢千蕴,又看了一眼萧安琪。

    她微抿了抿唇,对着千蕴温和道,“千蕴,你也回宫好好休息,你现在的身体状况,要多休养。”

    “好。那我回去了。”

    谢千蕴连忙就走了。

    安呦呦怎么都觉得,谢千蕴有点怕萧安琪。

    按理。

    谢千蕴才是一国之后,后宫之主。

    安呦呦不动声色的和萧安琪坐在一起。

    “怎么样?身体还好吗?”萧安琪对安呦呦,和对谢千蕴完全是两个态度。

    “挺好的,安琪姐姐放心,我是大夫,我自己的身体我最清楚。”

    “那我就放心了。”萧安琪松了口气,说道,“呦呦,不是我故意要说些什么,但我觉得,你还是尽量少和皇后来往。皇后从小就是舞刀弄枪,大大咧咧的,我真担心她不小心就撞到了你,我简直不敢想想后果,刚刚等你时,一想着就心惊胆战。”

    “安琪姐姐多虑了。千蕴虽然喜欢舞刀弄枪,但她也不会莽撞到这个地步,她很有分寸。”安呦呦直言。

    “呦呦……”

    “安琪姐姐,千蕴毕竟是皇后,是我哥明媒正娶的妻子,安琪姐姐也该对她有些尊重才是。”安呦呦直接打断了萧安琪的话。

    萧安琪一愣。

    没想到,呦呦会这么帮谢千蕴。

    还出口这般伤她。

    “安琪姐姐,我知道你从小就很有姐姐的风范和担当,很怕我和我哥过得不少,不开心,受委屈。但是现在我们都长大了,都有了自己照顾自己的能力,也都各自有了最好的归宿。我们对彼此最好的方式便是,努力过好自己的日子,然后,成他人之美。”

    ------题外话------

    真的就要完结了。

    好不舍啊啊啊……

    明天见。

    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