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004章 需要让道的车

    沉默几秒,姜晟说:“她是祖母亲自接触并认可的人,我相信祖母看人的眼力,不必去查,以免惹祖母生气。”

    “老太太看人的眼力我自然是相信的,我也觉得施小姐不像心存坏心的孩子,但老宅现在……”

    得姜晟一记锐利的眼神,姜海立刻闭了嘴。

    “是我失言。”

    姜晟没有就这个话题接下去,而是说:“三年前祖母就认识她,祖母曾在她家养伤半个月,她是个什么样的人,相信祖母心里有数。早年有祖母在,海城姜家才能在我祖父去世后不仅没有没落,反而渐渐比以往更繁盛。祖母做事远比你我要谨慎。”

    “施小姐既是祖母的客人,我们就尽好地主之谊招待好即可,其他不必考虑。忘恩负义的事,我们海城姜家也做不出来。”

    一个十九岁的小姑娘,就算真有什么别的来意,他人就住在老宅,自会盯着。如果让一个小姑娘在他眼皮子底下做出对姜家不利的事,那他也未免太过无能了。

    “往后这样的话别再说。”

    “是,大少。”

    姜海心叹,他其实也挺喜欢施小姐的,但作为姜家的管家,时刻保持着理智在个人情感上,是他的职业素养。

    不过既然大少都这么说了,他也就不多提了。

    大少能年纪轻轻就接手家里的生意,还把生意经营得井井有条业内好评不断,自身能力自不必说。

    “施小姐在老宅做客的事,派人去告知五叔一声。”

    “我怕施小姐在老宅走动碰上五爷冲撞了不太好,下午我已经亲自去五爷的院子告知过此事。”

    “这就好。”

    “蕊儿怎么会陪祖母出门?祖母这位老友最重规矩,就蕊儿那性子,拘着几天能受得了?”

    姜海明显感觉刚才凝重的气氛散了些,整个人都跟着轻松了不少,笑说:“大小姐许也是在家待得无聊了。大小姐虽然性子活脱,在长辈面前却也是能做到礼数周全不会失礼的,大少不必太过担心。”

    “我不是担心她会在长辈面前失礼,我是担心她拘着性子几天会觉得闷……罢了,祖母年纪大了,有她陪着也能放心些。”

    姜海点头笑笑说:“是这个理。”

    “大少如果实在担心大小姐会闷,可以多给她打电话,大小姐从小最黏大少,接到你的电话她应该会很开心。”

    *

    施烟看完一本书已经快到晚上十一点。

    她把书放回书架,活动活动筋骨就回房间去洗漱睡觉。她没有很多年轻人睡觉前玩手机的习惯,洗漱好后,她拿手机看一下时间就把手机放到床头柜,关灯睡了。

    第二天小赵七点半给她送来早餐,施烟已经做完简单的早锻炼洗了澡换好衣服还把脏衣服都洗好晾好,坐在阳台吊椅上看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书。

    “叩叩叩”几声。

    房门被扣响。

    施烟合上书起身去开门。

    “施小姐,没打扰到您……”吧。

    话没说完,小赵看到已经穿戴整齐手里拿着一本书的施烟,再看到被收拾得齐整的房间,声音就止住了。

    “施小姐,您起得很早吗?”

    施烟微笑:“我一般六点起床。”

    “六点,那您到现在岂不是很饿了?都怪我,昨晚我就该问问您的作息时间,早点给您送来早餐。”

    “没事,我还不是很饿,我只是起得比较早,早餐时间一般是在七点半到八点之间。”

    “那还好,我还以为我给您送早餐送晚了呢。早餐在楼下,施小姐是要现在下去吃还是?”

    “现在下去吧,我把书拿去书房放一下。”

    小赵想说她去放或是暂时放在房间里也行,但她还没有来得及开口,施烟就拿着书往书房去了。

    看一眼施烟往书房去的背影,再看一眼整理得齐整的房间,小赵心叹,施小姐这也太规矩了,甚至都有了点强迫症的味道,和大小姐那每次看到都觉得有点凌乱的房间比起来,就是两个极端。

    不过施小姐这一点倒是和大少很像。

    单看房间整齐程度就能让人想到两个字——

    严谨。

    吃过早餐,施烟问小赵:“现在有空余的车吗?”

    小赵一边收拾餐具,一边说:“这个我得问问,施小姐是要出门?”

    “嗯,打算去买点东西,昨天来时我看了一下,门口不太好打车。”

    “施小姐需要什么东西可以直接告诉我,我让人去买回来,或是直接让人送上门,不用特地跑一趟。”

    施烟微笑说:“不用,这几年海城变化很大,我正好趁此机会出去逛逛熟悉一下,接下来四年我可都要在这座城市生活呢。”

    “那我陪施小姐一起吧,我在海城生活了十多年,对这里很熟悉,可以给您做向导。”

    “不会耽搁你的事吗?”

    “不会不会,我最近的工作就是负责照顾您,您是第一位!”

    “行,那就劳烦你去问问有没有空余的车,没有也没关系,昨天来的路上我看过,出门大概走半个小时就能打到车。”

    “好,我去问问。不过施小姐不用担心,老宅这边平时空余的车比较多,应该问题不大。”

    半个小时后,两人坐上了车。

    姜海得知是施烟要出门,专程给派了个靠谱的司机。

    小赵坐副驾驶,施烟坐后座。

    她背着一个小斜挎包,就这么双手交叠放在腿上端坐着,丝毫没有拿手机出来玩的意思,看得小赵直啧啧称奇。

    且不说极少见哪个年轻人坐车都坐得如此端正,就说施小姐除了刚才出门时将手机放进包里,其他时候都没有碰过手机,就很不像现代年轻人的作风了。

    关键她不看手机就算了,视线也没有到处乱瞄,一直目视前方。

    不会觉得无聊吗?

    “施小姐想去什么地方?”

    “先去商场吧,有点东西要买。”

    “好。”

    正说着,车经过昨天施烟走过的那条林荫石板道,前方迎面来了一辆车。

    看到那辆车,小赵忙对司机说:“先靠边停一下!”

    随即回头对施烟抱歉道:“施小姐,抱歉,前面是五爷的车,我们得靠边等等,让五爷的车先过。”

    施烟想说这么宽的车道,两辆车完全能同时通过,但看小赵和司机的神情,她没有多言。

    “没关系,只是我们需要和你们家五爷打声招呼吗?”

    小赵忙说:“不用不用!我们等五爷的车先过就好!”

    施烟微笑点头。

    透过车窗看一眼从旁边驶过的车,倒是能看到开车的是个年纪三十上下的男人,但施烟直觉这应该不是所谓的姜家五爷。

    他应该是坐在后座,这个角度看不到人。

    不是说姜五爷身体不好在院子里休养极少外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