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贵妃她持美行凶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五章 她的刀呢?

    从永寿宫回去的时候没有走飞仙台,没想到竟然又遇到了那沈玉芙。

    这次她身边没有另外两人,只有她和两个宫女,三人一起围着一个太监拳打脚踢,那彪悍程度,简直令人叹为观止。

    “去,问问怎么回事。”

    红裳立刻过去询问旁边的人,没一会儿走回来:“娘娘,刚刚你踢沈昭仪的时候,她砸到了花丛里,被花枝划伤了脸,那花就是这小太监种的,她专门带人过来打那小太监出气呢。”

    划伤?当时她怎么没看到伤口?

    “娘娘,要救人吗?那小太监一动不动的,不会被打死了吧?”

    叶绾绾可没那么热心救人,不过这小太监也算是被她牵连,那还是管一管。

    “住手!”

    沈玉芙停手,看到走来的是叶绾绾,脸色立刻难看:“我教训一个奴才,贵妃娘娘也要管吗?”

    叶绾绾用扇子敲了敲手心:“本宫就是管了,你待如何?还不滚,要本宫请你?”

    “你......”沈玉芙气得跺脚:“叶绾绾,你欺人太甚。”

    说完了,然后提着裙子走了。

    就这?

    还以为她要发多大的脾气呢。

    欺人太甚,能欺负人的时候不欺人,难道非得等到落魄了给你笑话?

    再说了,打人的是她叶绾绾,沈玉芙找一个无辜的小太监撒气,不也是欺负人?

    目光看向地上的小太监,他还蜷缩成一团在地上不动,叶绾绾皱眉:“喂,你还活着吧?”

    红裳上去轻轻推他:“你还好吧?娘娘问你话呢。”

    小太监缓缓动了,抬眼看了叶绾绾一眼,然后躬身跪起:“多谢贵妃娘娘相救。”

    叶绾绾本来是没当回事儿,漫不经心的,可小太监抬眼那一瞬间,她清楚的看到了那双眸子。

    澄澈的眸,泛着幽暗的蓝。

    蓝色的眼眸虽然不常见,但也并不稀奇。

    大梁周边不少番邦小国,因为地域不同,容貌和身材上面都有差距,而眸子的颜色也各不相同。

    褐色和黑色多为大梁的人,更剔透一点的是琉璃色,而再远一些,金色、银色、蓝色都有。

    作为大梁的都城,许多外邦人员来此,也就没什么奇怪的。

    不过这双眼眸倒是跟她见过的不一样,不是湛蓝,而是墨蓝,泛着宝石的光芒一般。

    “把头抬起来。”

    小太监犹豫了一下才抬头,但也只是抬起一点。

    叶绾绾倾身,手中的折扇抵住他的下巴,迫使他抬头。

    这举动,像极了调戏小姑娘的登徒子,可惜叶绾绾没这点儿自觉。

    这双眼眸,第一眼惊艳,第二眼,还真是越看越好看,再看看这个小太监,长得也是眉清目秀的,俊美得很。

    本来郁闷难受的心情,突然间好了不少。

    “哪个宫的?”

    “启禀娘娘,奴才是内务局的,专门负责种植花草。”小太监一字一句说到。

    叶绾绾直起身,倒也没说什么,走了,然而走了几步,突然倒退回来:“关雎宫缺个跑腿的小太监,回去收拾收拾,过去报道。”

    小太监:“......”

    呆愣的小太监没有说话,贵妃娘娘也没有给他回话的机会,抬头看着贵妃娘娘的衣袂消失,墨蓝色的眸中闪过一丝幽暗。

    青纱:“......”娘娘今天可真是一次比一次任性。

    回头看来得让林姑姑好好查一查这个小太监,不清不楚的人可不能入关雎宫。

    然而,这还不是今天的结束,到了晚上,叶绾绾才真正让众人见识了一下什么叫任性。

    叶绾绾拿了令牌就要准备出宫的,但林姑姑好说歹说,让她明天再去。

    毕竟身份不同了,她是贵妃娘娘,出宫不能太随便,而且若是不想太高调的话,那更得安排一下。

    所以这出宫的事情只能等到明日。

    叶绾绾心里憋屈,但咬咬牙,一晚上也等得,结果,天色刚刚黑下来......

    “皇上驾到!”

    正在收拾行李的叶绾绾:“......”

    她的刀呢?

    “参见皇上!”

    宫人陆陆续续跪了一地,叶绾绾还在研究面前的簪子哪一根能直接要了赵奕的命。

    一袭浅金色龙袍的身影走进来:“绾绾。”

    叶绾绾透过镜子看到了来人,七尺昂藏,容貌俊美,龙袍加身,更显气度不凡。

    赵奕!

    赵奕比她大六岁,今年也不过二十二,青年的俊美,帝王的威严,加上一双上扬的鹰眸,这世上哪儿有女子不动心?

    叶绾绾从小就知道自己是要嫁给自己表哥的,十五六岁,少年初慕,心里眼里都是这人。

    她明明记得当初自己是那么喜欢这人的,可现在,怎么一点儿感觉都想不起来了?

    一点点儿的欢喜都感觉不到,只有满满的恨,满心里彻骨的寒。

    “皇上怎么来了?”

    手中的簪子放下,她想起来了,赵奕文武双全,骑**湛、剑术一流,她一下子怎么可能杀得了他?

    为了一个人渣,犯不着把自己搭进去。、

    不过同时也更清楚了,当初他拉她去挡箭,绝对是故意的。

    他到底是多恨她,才非要她去死?

    赵奕过来,伸手扶上叶绾绾的肩,声音柔和:“朕自然是来看你,入宫这么久,可还习惯?”

    叶绾绾转身,避开他的手,走去旁边倒了一杯茶:“我自幼就在这宫里待惯了,有什么不习惯的?倒是皇上来了,我反而不习惯了。”

    赵奕轻笑一声:“那是因为今时不同往日,以往你是朕的表妹,现在你是朕的贵妃,慢慢适应就好。”

    闻言,叶绾绾勾了勾唇,抬手:“你们都退下吧。”

    一众人立刻会意,带着心照不宣的浅笑赶紧退出去,顺便还关上了门。

    赵奕的表情也闪过一丝动荡,赵奕是个有城府的帝王,心机深沉、满腹算计,不然也不至于让叶太后和叶丞相都拿捏不了,甚至想方设法去讨好。

    但心机再深沉,也不过是个男人,男人最爱的几样东西,江山、权力、财富、美人。

    叶绾绾的容貌冠绝上京,这等美色,固然忌惮叶家势大,却也并非不心动。

    可惜叶绾绾因为那碗绝子汤伤了身子,竟是连洞房花烛都没能开始就晕了过去,一直调养到今日。

    这不听说她身体大好,还出来走动了,这就迫不及待的过来了,想补上那个洞房花烛。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