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六百二十四章 再次苏醒

    “唉啊,我还以为你要死了呢,情绪都酝酿得差不多了,连抱着你尸体如何表现出悲伤张力的动作都构思好了,结果进来一看,啧,还真是有一点点失望。”

    卡伦让菲洛米娜去外面将增援过来的不管是秩序神教还是地穴神教的人都挡在外面,但有个人显然挡不住,或者说,根本就不会去挡他。

    尼奥走到卡伦面前,蹲了下来,看着卡伦现在的状态,笑道:

    “对,就是这种感觉,灵魂萎靡,精神不振,是不是感到很难受,是不是很想休息,是不是很想一拳砸在我的脸上让我不要继续说这样子的废话?”

    “你也会有再受伤的时候的。”

    “喊,说得像是我受伤时你对我体贴入微无微不至似的。

    我刚从大使馆的密室里和来诺斯谈好走出来,就感应到了你释放向空中的讯号,赶来的途中我真担心你会被那具骷髅给杀了。”

    尼奥伸手,捏了捏站在旁边一动不动的古铜色骷髅:

    “结果还是你命大,这骷髅不是应该很强么,居然最后还是被你给搞死了,怎么做到的,我还以为这四周至少得被夷为平地呢。”

    “她没死。”

    “她?”尼奥捕捉到了关键点,然后伸手在骷髅盆骨处摸了摸,“这是男性骷髅啊。”

    随即,尼奥轻轻扭了扭脖子,继续道:“傀儡分身?”

    卡伦点了点头,道:“嗯,是的。”紧接着,卡伦将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说完后,卡伦问尼奥:“价是猜到她可能会来这家餐馆的么?”

    尼奥摇了摇头,道:“没有啊,我是担心菲洛米娜执行任务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真的去故意踩人杀人就给她先打发出去而已,这小姑娘只认真听我的话,其他人的命令她会很敷衍。

    再说了,你知道的这次我们团队里基本都是维恩人,这里的特色美食又很难吃,想着给他们找个家乡菜到时候好送餐,吃得好才能维系住大家的工作热情。”

    “真的?”

    “嘿,当然是真的,我又不会算出来她会来这里。”

    “我怎么有点不信?”“怎么不信了?”

    “因为如果不是你猜到了,你会把功劳往自己头上戴,告诉我,这是你早就预料到的,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之中。现在,是反着来的。”

    “呵呵,嗯,你可以问问你的男仆吧,其实拿到你发过来的资料看完第一遍后,我就对你男仆说过,这具骷髅.……”

    “和阿尔弗雷德很像?”“不,我觉得和你很像。”“和我?”

    “所以我在尝试推算她的行为逻辑时,取了个巧,把骷髅代入成你的模样。

    然后我想着,做成这么大的事,还能目睹着秩序神官们被自己耍得团团转,这个时候,可能你就会想来一口在你看来猪食一样的维恩菜了。

    她说她崇敬你,崇敬是针对偶像用的,接下来不就是自然而然地模彷么?

    我的思路没错吧,还真的和你一样带着点矫情。”

    “呵呵。”

    “可惜啊,到最后,只是灭了具傀儡分身,如果真能杀了他本尊,那就是大功一件,现在嘛.......连冒功都冒领不要啊,把这具骷髅骨架交上去说他已经被你杀死了,但他毕竟没死,说不定过阵子在其他地方又显露出踪迹,到时候我们就尴尬了。”

    “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这具骷髅骨架可是倜好东西啊,反正没办法冒功,灭了一具分身又不算什么功劳,骨架就不要交上去了,自己留着呗。

    这样吧,你先带着这副骨架回…...回酒店,我留在这里给你解决善后,就说你受伤了。”

    “嗯,好的。”

    “还能走得动吧?”

    “问题不是很大。”卡伦站起身,“回去洗个澡。”

    尼奥提醒道:“洗完澡后,记得把你生活中有关系的女人名字都写下来,然后一个一个地排查,不要着急,慢慢做,因为我知道这是一件浩大的工程。”

    “但是,可能她认识我,我不知道她,或者,她以为我会知道她,但实则没有。”

    “确实,如果把‘脸熟’都算上去的话,那简直不要太多了,甚至随便一个接触过的女同事都有可能,不过我们可以换一个思路。

    就如同我们喜欢上一个女孩子,或者对这个女孩子感兴趣,我们大概率也会想着在她面前故意露一露脸,引起一下她的注意吧,对不对?

    就像是学生时代,有些男孩子会故意做一些恶作剧,就为了让自己心动的那个人多看自己两眼。

    所以啊我觉得,她至少应该在你这里留下过印象,你至少应该记得她的名字。”

    说到这里,尼奥把自己的脸往卡伦面前凑了凑,问道:

    “我说,你是不是心里已经有怀疑对象了?”

    卡伦看着尼奥,没说话。

    尼奥耸了耸肩,道:“不方便说?还是怕说出来后会破坏掉你捕捉到的感觉?那就先不用告诉我,你自己先跟着自己的感觉走慢慢去尝试排查,等真的有线索有根据了,再告诉我,我们一起去抓她。

    咦,不对..……”"

    尼奥用手摩掌着自己的下巴:

    “我们为什么要去抓她?好像把她变成合作伙伴才能利益最大化吧。”

    “有些事,是不能只看利益的。”

    “也对,就像是偷看了别人的日记一样,不可饶恕。”

    卡伦伸手抓住了这具骷髅,说道:“我先把它带回酒店。”

    “嗯,去吧去吧,然后你就留在酒店好好休息,专桉组的事情我来负责,这个活儿真的是越来越轻松了,明确知道调查搜索的对象已经不存在于地穴神教这里了,我们却还得继续装模作样地调查下去。

    不过这样也好,省去了正事的烦扰,我们可以安心捞券了。”

    卡伦身后的一双黑色翅膀长出,将骷髅包裹住,随即身形化作了一团黑雾飘出了餐馆。

    尼奥看着卡伦离去的身影,

    笑了笑:

    “我敢打赌,你心里肯定已经有了怀疑对象。”

    囚车伴随着行进正在轻轻摇晃,车内,坐着一个脸色苍白的小姑娘,小姑娘年纪看起来只有三四岁,身上披着一件白色的外套,白色的头发披散下去,显得无比柔弱。

    穆里带着人刚来到骨龙的饲养地时,小姑娘身上没有衣服,只是蜷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很难想像,骨龙,居然是这个模样。

    不过,这也能从侧面说明,这条骨龙的品质很高,她才诞生多久啊,就已经能变幻出人形了。

    要知道就在前几天,龙族一脉因拉尹奥的死聚集起来施压主城时,多少活了很多岁数的龙族,连人都变不了呢。

    这是由现在的大环境所决定,用上个纪元的标准来看,地穴神教龙族一脉中的所谓非亚种的“纯正”龙族,普遍是发育不良的“畸形儿”。

    它们现在的“纯正”,完全是靠和“亚种”对比取得的,在上个纪元之前,它们自己也算是“亚种”。

    主要还是因为资源不够用,现如今,龙族除了贵族可以得到较为充足的资源以及一些龙族内部天才可以打破血脉桎梏让自已得到一定程度的成长发育外,绝大部分龙族只能苦熬和蹉跑。

    卡伦曾对奥吉说过:如果没有秩序神教,那么世间岂不是就成了你们的牧场?

    事实也的确如此,秩序神教以《秩序条例》逼迫整个教会圈后退一步,可导致教会圈对秩序神教怨恨的真正原因还真不是因为这种虚名地位。

    当秩序被框定下来后,原本靠着自身强大可以做强盗的族群不得不变得规矩起来,其实,他们相较于普通人,还是地位更高的,但和以前的先祖生活比起来,就真的是直线下降了。

    秩序神教,是真的严重触碰到了教会圈的根本利益。

    每个秩序高层其实都很清楚,自光明消亡后的千年以来,他们一直压制着的,是怎样的一个火药桶。

    这也是秩序内部矛盾的根本由来,秩序这个环境里,其实很难诞生出真正的空想主义。

    连最具有理想主义色彩的泰希森大人,他和他的守旧派的理论诉求则是,只有继续按照秩序神教千年以来的惯性走下去,才能尽可能地维系住眼下的局面,任何企图改变这一惯性的政策最后都会导致惯性的失衡,让原本可以押后等待时机去处理的矛盾提前爆发。

    原教旨主义信徒组织则觉得这种惯性的保持是对秩序理念的背叛,毕竟好不容易赶上一个诸神不出的纪元,且秩序神教现在无比强大,就应该趁着这个机会将其他教会一个一个地拔除灭掉,实现秩序的真正夙愿。

    以当今大祭祀为首的改革派,想法其实更功利一些,他们认为秩序内部现在的矛盾很大,需要先进行内部矛盾的解决以及权力的集中,同时针对现有局面对教会圈进行分割、挑拨、吸血,用更主动的方式来应对已经变得更加复杂的局势。

    三方各自眼中,另外两派都是“异端”。阿尔弗雷德开办的学习小组,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主动召集“信徒”们进行研讨会,其中除了卡伦部长的笔记外,也会加入类似时政政策方面的讨论。

    穆里还记得阿尔弗雷德先生常说的一句话,那就是:我们迟早也会碰到一样的问题,所以必须提前做好预习准备。

    另外,穆里还发现,有时候阿尔弗雷德先生所透露出来的看法,大部分是和大祭祀这边的路线是重合的,这似乎也是卡伦部长的看法。

    最大的区别则在于,阿尔弗雷德先生每次都会强调要坚持对“神”的批判,尤其是秩序之神。

    虽然每次阿尔弗雷德先生讲这句话时,穆里都觉得他有些口不对心。

    如果自家部长最后真的能像上个纪元的秩序之神那样,重新建立新秩序的话,那么自家部长又该如何自处?

    这个“我反对我自己”的逻辑点,本达家的少爷也是一直都没能搞懂。

    这时,穆里察觉到了远处天空绽放出来的秩序之火,是自家部长的气息。

    当即,原本押运着囚车以及饲养员的一众秩序神官纷纷准备前去支援,穆里犹豫了一下,马上抬起手呵斥道:

    “全都不要动,继续保持押运!”

    他这里能抽调的人本就不多,而且比起其他小队只是去查封线索接收证人的这种任务,自己这边可还押运着一条骨龙呢。

    别看她现在看起来很柔弱的样子,但谁知道这到底是不是一种伪装。

    另外,穆里知道骨龙一直是自家部长的目标,现在他的首要任务,就是将这条骨龙给看护好。

    况且,饲养地在主城区的郊区位置,距离信号发出的位置很远,自已等人现在就算赶过去也帮不上什么,大概率只是为了去而去。

    这就是身为“信徒”的好处,和不是“信徒”的手下相比,他们不用太在意职场上的一些禁忌。

    不过,就在远处老维尔餐馆里骷髅“自杀”的瞬间,原本蜷缩在囚车里的少女眉心处的一道暗痕封印破碎了。

    她是由茉琳迪亡灵大法师借助早期龙族尸骸所创造出来的,不过她刚诞生,就被骷髅抱走进行饲养。

    换个角度来说,骷髅其实是真心打算践行自己诺言将这条骨龙当作送给卡伦的礼物,为此他还专门做了些调教。

    只是,骷髅一“死”,留存在这条骨龙身上的禁制,自然也就失效了。

    少女抬起头,看了看四周的环境,眼睛里流露出浓郁的怨毒,她张开口:

    “吼L..….!”

    狂暴的亡灵气息瞬间向周围冲击了出去,失去了力量禁锢的她,一拳直接打破了囚车。

    “拦住她!”

    穆里真的没料到这头骨龙竟然一直隐藏着实力、见打破囚车的骨龙准备逃走,他下达命令的同时自己本人直接冲了上去,拦在了骨龙面前。

    少女没有变化出龙的形态,而是身形一闪,手爪对着穆里直接抓了下去。

    “砰!”

    穆里提起圆盾进行格挡,同时短刀抽出,对着少女砍了过去。

    “铿锵!!!”

    双方快速地缠斗在一起,从形式上来看,穆里并没有吃亏,本达家最擅长的,其实就是单挑,因为他们家族传承的武技讲究攻防兼备,再加上穆里跟着卡伦在轮回之门内也是吞了一个大补药,他其实和菲洛米娜很像,体内都有可以消化的东西。

    而少女那里,她明显不会打架,真就是在拼命挠人的同时,靠自己身体的强度硬生生地一次次吃下来自穆里的噼砍。

    但有些东西,就算没学,并不是不能使用,这就是种族天赋的能力了,没道理可讲,也羡慕不来。

    双方一次次交手之后,穆里身上逐渐笼罩起一层黑色,这是来自少女身上亡灵气息的污染残留。

    等到下一次交锋时,少女童孔内忽然释放出一缕黑色的光束,穆里用圆盾挡下来后,光束忽然和自己身上先前战斗残留的亡灵气息进行呼应,一下子汹涌的亡灵之火在穆里身上窜起。

    这直接就是有招胜无招的境界,连少爷自己都不知道还能这么打,就别提对手该怎么预判和防御了,穆里不得不停下身形开始对自己进行净化,否则他的灵魂很可能就会被焚化成虚无。

    少女没有继续进攻,而是即刻向上飞去,周围秩序神官马上进行阻拦,少女向上的路径被拦截了下来,但很快,她直接头朝下,对着地面撞

    了下去。

    在下落的同时,少女身体上忽然长出了一节节长骨骼。

    “轰!”

    地面被撞开了一个洞,等到秩序神官们赶来时,这个洞已经很深很深,完全不知道到底会通到哪里去。

    穆里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他马上吩咐道:“留几个人继续押运人证和进行报信,其余人,和我继续追!”

    说完,穆里就主动跳下了地洞,其余神官纷纷跟进。

    等进入地道追击了很长一段距离仍不见地道到底时,穆里不由得在心里骂道:

    “该死,这到底是龙还是地鼠!”

    ……

    卡伦从浴缸里走出,原本他是打算好好泡一泡然后就休息的,但躺在浴缸里的他看见了落地窗外飘荡着的黑乌鸦。

    酒店有防御阵法,所以黑乌鸦没办法从窗户那里进来,但尼奥和阿尔弗雷德肯定知道自己要休息,却依旧通知自己,显然是有事发生了。

    换了衣服后,卡伦自我检查了一下身体状况,灵魂上的萎靡会给自已造成一些不利影响,不过他记得那位刁蛮大小姐那里有不少雷霆神教的香烟,要不要去她房间里拿几包带上?

    走出卧室,来到巨大的客厅,刚出来,卡伦目光就一凝,因为他看见自己带回来的那具骷髅此时正穿着一件秩序神袍坐在沙发上看着自己。

    而且,在自己出来后,它竞然还缓缓站起了身,露出了微笑。

    “呵,卡伦,没有想到我还能再次苏醒吧

    “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