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2章 他们回来了

    没有理会对面的男人已经阴沉下去的脸色,席夏夜冷冷道。

    “你绝对是你们团的一大奇葩,回去以后还是辞职吧,别辱没了那身军装!”

    席夏夜有些无奈的蹙了蹙眉,伸手摸出了几张百元大钞,往桌上放了去,一手抓过椅子上的手套,利落的起身,一身冷漠的离开了。

    如此极品男,当真是绝世极品了。

    受够了!

    这一年来,她相亲的次数不下几十次了,三天两头的,有时候一天都要赶上好几场,简直是要崩溃的节奏!

    席夏夜拖着一身子的疲惫回到了公寓。

    这公寓是一栋临江公寓楼,席夏夜也是去年在买下来的,不大,九十平米,两房两厅,看上去有些窄,但是自己一个人住,也足够了。

    整个房子以淡金色为主色调,欧洲罗马跟现代典型相结合的风格,装饰得较为的奢华大气,但是也没有那种奢靡豪华感,倒是觉得多出了几分暖意。

    席夏夜倒了杯水,缓缓的在沙发里坐了下来,绷紧的心才稍微缓和了一些,抬头打量了整个空荡荡的房子一眼,星眸里突然间弥漫出了些许浅淡的惆怅。

    浅浅喝了一口水,打开电视,正想打发一下时间,而这时候,搁在桌上的手机却震了起来——

    席夏夜下意识的停下了动作,一手拿过了手机,翻开一看,看到来电显示,清眸里的惆怅之意却是越发的浓郁了起来。

    “喂?外公,是我。”

    清冷的嗓音里染上了一些缓和。

    那头先是传来了几声咳嗽声,然后那苍老而关切的嗓音才响起,“夏夜啊,吃过晚饭了?”

    “嗯,吃过了,刚刚回到公寓。这么晚,外公怎么还不休息?”

    席夏夜一边将电视的声音调低,一边开口道。

    “咳咳,没早睡的习惯,刚刚喝了几杯茶,也睡不着。有件事要知会你一下,你务必给我执行就好。”

    苍老的嗓音继续传来,铿锵的语气带着一股坚决。

    “外公的身体一年大不如一年了,你母亲一心扑在工作上,眼下,外公最不放心的,还是你。外公跟你说过,一定会给你找一个最好的。外公一向很少欣赏什么人,所以也一直不愿意为你举荐什么人,因为总感觉他们配不上你。”

    说到这里,那苍老的声音忽然顿了一下,随即才继续——

    “但今天,外公要向你举荐一个人了,他是一个很不错的人,有担当,人是刚刚从纽约回来,趁着机会,你们就见一面吧。地点外公已经给你安排好了,这周周六下午三点半,在竹韵枫林天字号,记得不要迟到了,人怎么样,你自己去了解,外公觉得,你们,或许应该很合适。”

    那头的人说完就直接撩了电话,来不及让席夏夜应上一句,电话里的忙音便传了过来。

    席夏夜怔怔的望着已经暗下去的屏幕,无奈的苦笑起来。

    现在连外公也开始操心她的婚事了,而,她又能说些什么?

    耳边又响起沈文娜清淡的声音——

    夏夜,你已经二十六了,不是十六……

    ……

    周六的早上,难得周末,席夏夜不用上班,不过她还是早早的起来了,将房子收拾了一遍,简单的用过一份早餐后便出门了。

    外面天气很冷,出门的时候天空是灰色的,一片阴霾,还隐隐飘着雨,凉风不断,吹得人的脸生疼。

    席夏夜是一个很低调的人,平日里除了工作上的交流几乎不与什么人往来,平常清闲下来的时候就是看看书,或者喝喝茶,听听琴。

    她是一个爱茶成痴的人,所以在繁华的市北某一僻静的地方开了一间茶社,茶社的名字就叫竹韵清风。

    她平日里亦是退居幕后的,代理的老板是一个看起来十分儒雅绅士的中年男子林轩宇,听说他以前是一个大学教授,同时也是中国古文化的研究者,对本国的茶艺琴艺研究很深。

    席夏夜当初刚刚开设这家茶社的时候,他几乎每天都会过来喝茶,下棋,后来两人攀谈愉快,席夏夜便将这间茶社交给他管理,当然,同时也是为了方便他写作。

    整个茶社几乎是隐匿在一大片竹林之中,规模并不是很大,占地面积约是四百平方,分上下两层,整个装潢都带着一股墨水江南的古风韵味。

    席夏夜抱着一大堆刚刚从书店了买来的书走进竹韵清风的时候,里面已经传来幽幽荡涤的琴声,周末的时候这里的生意跟平时都是不错的。

    “席小姐,你来了!”

    茶社的服务员个个都对席夏夜很熟,因为她几乎每周周末都会过来,不过很少有人知道这间茶社真正的主人其实是这位看起来十分年轻漂亮的小姐,她们一直以为她只是林教授的学生,与林教授交好而已。

    席夏夜点了点头,将书在旁边那排满书的书架上安置好,服务员已经利落的给她上了她惯喝的毛尖,席夏夜舒了口气坐了下来,端起茶喝了一口,不想这时候搁在一旁的手机却震了起来。

    夏夜拿起手机,打开翻盖,没有看上面的来电显示便直接摁下接听,那头很快就传来好友苏楠那甜美的声音,“夏夜,是我啦!我现在已经到了XX市,经停,再有不到八个小时,你就可以见到你朝思慕想的苏楠女士了!”

    夏夜低头抿了口茶,秀丽洁白的容颜上扯过一道清淡如风的微笑,轻声道,“苏楠女士,几日不见,你的自我感觉倒是见长。”

    那头立刻传来苏楠那爽朗的笑声,然而在那笑声之后,苏楠忽然有了许久的沉寂,夏夜也没有出声,良久之后,手机里忽然传来苏楠那欲言又止的声音——

    “夏夜……”

    苏楠的语气似乎有些沉重,略带些许隐忍的怒气。

    “嗯?”

    夏夜搁下手中的茶杯,取过一旁一本介绍插花艺术的书籍随意翻看了起来,隐隐听出苏楠的情绪也不太对,随即才继续问道,“怎么了?”

    那头的苏楠深深的吸了口气,似乎下了什么决心一样,压低声音道,“我刚刚看到韩逸枫了……跟席心怡……他们两个一起……跟我同一趟航班……”

    “他们要回来了,夏夜……”

    苏楠的声音落下去的时候,夏夜顿时一怔,双手迅速的僵硬了起来,握着手机的素手也不知不觉的收紧……

    耳际不断回荡着苏楠那低低压抑的声音——

    我刚刚看到韩逸枫了……跟席心怡……他们两个一起,跟我同一趟航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