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8章 夏夜,不要难过

    车子缓缓的从自己身旁行驶而过,韩逸枫隐约可以看到坐在车里侧着头看着外面的席夏夜。

    他迟疑了一下,犹豫着是否要追上去,然而,思量片刻,眼底那道复杂的流光缓缓沉寂下来,最后还是归于一片平静。

    耳边忽然传来席心怡低低的哽咽声。

    “逸枫,我……我是不是做错了?姐姐她……”

    韩逸枫转过头,看到自己怀中的席心怡娇柔的脸上正一片暗淡,美眸里沁着些许泪光,然而却是紧紧咬着唇,坚强的将眼眶里的晶莹逼回去,那般模样映入人的眼中,却更是让人心中忍不住心中一疼。

    不知道能说些什么,只好环紧圈在她腰间的大手,将她拥入怀中。

    席心怡这才搂着他,紧紧靠进他怀中,压抑的哭出声来。

    若有所思的看着前方已经消失在苍茫的烟雨之中的车子,韩逸枫漠然收回眼神,看着躲在自己怀中哭泣的席心怡,冷峻的脸上稍稍缓和了下来,低低的出声道,“好了,别哭了,这些事,以后再慢慢跟她说清楚,她是一个很明理的人,会看清楚,想明白的。”

    “可是,可是……我看到她那样子,我真的很难过……爸爸说她已经好久都没有回家了,她一定是因为我们的事情怪爸爸妈妈……”

    “这些先不要说了,先上车吧,心怡,叔叔阿姨他们都在帝皇等着。”

    韩逸枫取出衣袋里的手帕,体贴的为她拭去眼角的泪光,打开车门,“先上车再说。”

    席心怡吸了吸鼻子,哽咽了几声,这才泪眼婆娑的往车里坐了去。

    ……

    车子往城北帝皇娱乐城疾驰而去,一路上席夏夜都没有开口说话,车内充斥着一股难言的沉郁,压抑得让苏楠喉咙里直冒着一股酸苦。

    想要安慰,却见席夏夜已经靠着靠背一直保持着看向车窗外的姿势,冷漠的唇线紧闭,车外投来的黯淡的光线深浅不一的折射在她的身上,一瞬间,看过去,居然显得分外的苍凉而恍惚。

    “夏夜,不要难过……对不起,我……我知道我不应该那样,可是我真的是控制不住,看着他们那么幸福的贱样,我就是控制不住,我简直就要爆炸,就要疯了!凭什么他们那么伤害了你之后还能过得那么幸福没有半点愧疚感?”

    苏楠气冲冲的说着,双手扶住夏夜的肩头,望着夏夜那张秀丽洁白的小脸,焦急而担忧的问道,“告诉我,夏夜,你是不是还放不开?这么多年了,你一直不愿意放手重新去接受另一份感情,是不是心里一直放不开韩逸枫?是不是?你跟我说啊!”

    苏楠摇着席夏夜的肩头,伤心的问道。

    席夏夜被她摇得有些头昏眼花,只好抬手压住她扣在自己肩头的双手,绯红色略显苍白的唇线轻轻一动,声音里充满的是满满的疲惫与无力,“苏楠,你别说话,让我一个人静静好吗?”

    “这个问题有那么难回答吗?席夏夜!”

    苏楠定定的盯着她。

    席夏夜一怔,沉默了一下,然后忽然放在压在苏楠手臂的双手,蓦然转过头,看了苏楠一眼,想了想,好一会儿,终于低低道,“我跟他之间,早就成为过去了……”

    早就成为过去了……

    她早就知道,这一切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经画上了句号。

    ……

    帝皇娱乐城,Z市最高档的没有之一的消费区。

    这里是众多富豪的销金窟,出入这里的人,大多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

    苏楠所在的苏家也算是书香门第,她的父亲是A大的校长,母亲则是市中的教务处主任,在Z市还算有些地位,所以苏楠也算是名门闺秀。

    平日里苏楠就经常来这帝皇,不仅因为这里的饭菜可口,更因为这里的一条龙服务,以及服务员无可挑剔的服务态度让她满意。

    每次苏楠一约席夏夜出来聚餐,十次就有八次在帝皇,所以久而久之,夏夜也就习惯了,为苏楠洗尘的晚餐也就直接定在帝皇。

    酒菜都端上来之后,夏夜就径自倒上酒,一连喝下几杯,脸色看起来很苍白,看得一旁的苏楠感到一阵心疼而难过。

    “陪我喝几杯吧,今晚可是为你接风洗尘,你不喝点吗?”

    席夏夜蹙着眉一口喝尽杯中酒,偏过头看着一脸担心的苏楠,低低的开口道,“别用这么一副表情看我,我说我没事。”

    说完,又要伸手拿过酒瓶倒上酒,然而苏楠更是快了她一步,端起酒瓶,给自己跟前的酒杯满上,然后才给夏夜倒了半杯,哑着嗓音道,“你想喝,我就陪你喝,只是你胃不好,少喝点,你半杯,我一杯。”

    苏楠说着,便端起酒几口喝尽。

    席夏夜嘴角扯过一道淡淡的笑意,蓦然垂下眼帘,看着跟前的盛着一半的酒杯,“谢谢你,苏楠。”

    对于苏楠,席夏夜永远是感激的,兴许,这么多年了,也就她苏楠一直陪着她了——在风起的时候,提醒你记得加衣服,在难过的时候,第一个出现在你面前,像现在这样,陪你喝酒,跟你说话。

    “傻瓜,我们之间还用说这些吗?夏夜,不要难过,这个世界上好男人多得是,少了他韩逸枫一个渣男这个地球照样转,为了那种人,真的不值得!”

    苏楠伸手拉住夏夜搁在桌前那冰冷的素手,轻轻的出声道。

    席夏夜没有应答,只是浅淡的吸了口气,忽然转过头看向窗外,映入眼帘是一片璀璨的灯火,闪烁的霓虹灯映得她的眼睛有些生疼。

    恍惚之前,她忽然想起当初韩逸枫离去时那冷漠的身影,任凭她怎么努力,怎么放低姿态祈求他回头,终究也唤不回他……

    ‘放手吧,夏夜,你知道我心中另有所爱,那个人,一直都不是你。’

    ‘放开彼此,时间久了就会淡忘,我希望你过得好,我会尽力补偿你。’

    ……

    她记得,他转身离开的时候,也像今天一样的天气。

    她记得,她当时想追上去,但是当她看清楚坐在他车里的那个女人的时候,她顿时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最后,她终于还是没有冲上过去质问为什么,或者让韩逸枫给她一个理由,而是在那盏昏黄的街灯下站了一整夜,淋了一夜的雨,直到看到黎明破晓而出,她才浑身僵硬,麻木,失魂落魄的笑自己覆水难收。

    所有的希翼都因为他一个冷漠的转身,化作过眼云烟,留下的,便是撕心裂肺的疼,疼到深入骨髓,疼到麻木。

    心中忽感压抑的难受,疲惫麻木的心口压制着的那道尖锐的疼意隐隐有复苏的痕迹,她终于抑制不住的起身,跟苏楠说,“我出去透透气。”

    苏楠一惊,刚想起身追出去,然而包包里的手机却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