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4章 酒醉方知浓(一)

    虽然知道会再见,只是夏夜没有料到这么快,更没想到亦是会如此的突然。

    临近傍晚下班的时间,新世纪广场人往来的行人很多,人潮似海,他们微微弯着腰,从凛冽的寒风中穿过,匆匆的身影消失在喧闹的街角。

    韩逸枫高大挺拔的身躯便这么停驻在人海之中,冷峻的脸庞俊美如昔,与三年前唯一不同的是,举足之间所流露出来的那种稳重内敛的气质。

    席夏夜觉得自己也应该如此,当作不曾认识过,也没有什么不好。

    于是她淡漠的将眼神移开,低头看着手里的文件,蓦然转身,当作什么也没看见似的走开,然而身后那道声音却阻止了她继续向前的脚步。

    “夏夜!”

    夏夜怔了怔,捏着文件夹的素手在微微收紧,指尖亦是有些发白,她暗自苍凉的苦笑了一声,便继续往前迈了去,身旁的助理见着这架势,顿时也不敢说什么,连忙跟了上去。

    韩逸枫脸色微沉,连忙几个大步走了上去,一手拉住夏夜的胳膊,“夏夜!停一下,我们谈谈!”

    夏夜这才被迫停下脚步,抬起头,看他,浅色的唇线勾出一抹淡淡的笑意,声音有些干涩而沙哑,“我们之间还能谈些什么?”

    她的声音很是平静,平静得没有一丁点波澜,在韩逸枫那深邃的目光中,她蓦然收回自己的手臂,将手中的文件夹轻轻合起来,递给一旁的助理。

    “注意后期的运营情况,明天早上让市场部做一个市场调查,下周一交给我,另外把圣澜别墅区3号工程的资料给我调过来,我明天早上要用。”

    席夏夜利落简明的说道。

    “好的,席总监!”

    助理小梅恭敬的点头应道,“对了,席总监,刚刚商务部的小宋送来了皇天娱乐城的数据,在这里,您看一下!”

    说着小梅便将一份蓝色的文件夹给夏夜递了过来。

    席夏夜接了过来,随手翻开文件夹,大致的浏览了一下,然后点点头,“嗯,差不多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把东西拿回公司就可以下班,你过去把车开过来。”

    说着便合上手中的文件,随手将车钥匙给小梅递了过来。

    “好的,席总监!”

    ……

    她变了很多,三年的时间……

    当初那个安静平和的席夏夜似乎已经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如今这样安宁淡远得接近淡漠一切的夏夜,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冷漠而干练果决的气息。

    韩逸枫微微低下视线看着站在冰冷的路灯边上,仰着头看着对面的摩天大楼的女子,想了想,还是走了过去。

    “夏夜,我承认过去是我辜负了你……”

    他在她身后停下了脚步,抬着眼,顺着她的目光望去,映入眼帘的,却是一片阴霾的天空,厚厚的云层遮住望眼,眼前竟是一片灰茫茫的,他眨了眨眼,忽然有些叹息道,“对不起,夏夜……如果这样可以让你好过一点,希望你不要将这一切过错归咎到任何人的身上……怪我吧……”

    有那么一瞬间,夏夜是有些胸闷气短,几乎一个呼吸没上来要昏厥过去的感觉。

    但是与生俱来的骄傲和倔强叫她无法在任何人的面前表现出一丝的脆弱,她自嘲的笑了笑,也不看他,眨了眨眼,望着头顶随着寒风涌动的阴云,淡淡道,“我本来以为,你会像很多人一样,问我一声‘好久不见,你还好吗?’,可是,似乎……”

    她不想再去想谁辜负了谁,不再去想这年来所有承受的难过和委屈,更不想再去知道与他们有关的一切,只是心中的阴霾却如同头顶卷起的阴云一样,没有一场淋漓尽致的大雨倾泻而下或者一场肆虐的狂风来袭,始终就是无法散开。

    席夏夜,你到底还是高估了你自己的决心。

    为什么会难过?

    因为,你一直都是在乎的。

    怎么办?

    不知道……

    她浅淡的吸了口气,缓缓收回视线,转过头,看着脚下倒落的苍凉的身影,忽然发觉天已经黑了下去,身后的街灯已经开始点起,光线有些暗淡,照在地面上,折射出深浅不一的幽光,看起来有些落寞。

    她偏过视线,望着对面的广场里来来往往不断的行人,忽然有些感叹一般的低语了一句,“真希望……我们从来都不认识……我从来没有遇见过你,那样……至少,也不用过得这样辛苦。”

    说着,她便转身,顺着那一排点起的街灯往前走了去,没有看他一眼,纤细的身影淡漠的从昏黄的街灯下穿过,“我放手了,从今以后,我们就是毫无干系的陌生人,请你们不要再打搅我,我也亦不会干扰你们……”

    她最后留下这么一句话飘荡在寒风之中,清瘦的身影缓缓被那一片沉寂的灯光所吞没……

    韩逸枫看着那道身影渐渐的从自己的瞳孔里消失,胸口忽然微微一滞,居然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远离自己而去,他垂在身侧的双手忽然收紧,想要抓住一点什么,可是,他双手里,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抓住……

    他抬起头,看着惨淡的街灯,恍惚之间,突然想起好多好多的事情——

    很多年前,有个女孩,拿着两张电影票,也是站在这样的街灯下,等了他一夜,只为邀请他看一场电影……

    很久很久以前,那个女孩不惜奔走千里,辗转了好几个城市,只为帮他拿到一张陈奕迅的签名CD……

    很久很久以前……

    那时候的他们,很简单,也很纯真。

    只是,他心中感激她为他所做的一切,这些年在国外,也偶尔会跟朋友打听她的消息,知道她过得挺好,便也放心了。

    感激,不等同于爱,很多人可以给别人施舍感激同情,可是却很难接受让自己给别人施舍爱情,所以,对于席夏夜,他只能说抱歉了。

    然而,为什么看她蓦然转身,黯然离开的身影,他心里亦是有些不能抑制的怅然,仿佛自己忽然间失去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或许以后再也找不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