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 12 章

    简兮不知道是在梦境中还是本就身临其境,她脑子糊涂的很厉害。

    李知前褪她的衣服,毫无温柔可言。

    附过来的嘴里也带着红酒的气息。

    “等下,”她试图睁开眼,前一秒要拒绝,下一秒却忘了自己想说什么,只能握住他的手。

    控制不住眼皮子,也控制不住手腕上的力道。

    想要说话,嘴巴又不听使唤,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能发出破碎、单一的词语。

    听到他低沉的笑声,把她抱起来,贴着她柔嫩敏G的耳根子咬牙叹息:“等什么,我可等不急了。”

    天旋地转起来,她头晕的更厉害,渐渐陷入更深的漩涡……

    …………

    简兮半夜酒醒,伸了个腰,手从羽绒被里探出,露出一截白皙的肌肤。

    手背搭在额头上慢慢送了口气。

    头痛欲裂,全身皆有些疲惫。

    腿心湿漉漉不太舒适,记忆也慢慢回笼,昨晚发生过的那些面红耳赤场面也浮现在脑海里。

    她缓缓睁开眼,猛拥被坐起来,四处环视,没有男人的气息,现在房间里只剩下她自己,安静到吐纳都可以听清。

    简兮悬着的心又放下,躺回去,盯着洁白的天花吊板发呆。

    她被李知前……

    下面隐隐作痛,简兮没有傻到现在还觉得那是一场梦。

    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揪住她的心,让她内心紧缩了一下。

    鼻子紧跟着一阵酸涩。

    但是昨晚的一切又历历在目。

    到最后被撩起感觉,情不自禁,在他一深一浅故意挑拨的时候,竟然迷乱地试探迎合。

    这样的自己有些陌生,让她觉得难堪……

    肯定是酒精作用,酒精让她迷失心智,让她在李知前面前失态、癫狂。

    她顾不上太多,随便拿了一件衣服披上,下床去客厅找水喝。

    一杯温水一饮而尽,嗓子和嘴唇才舒服许多。

    她有气无力地撩起额头上的头发顺到后面,靠着饮水机旁的琉璃台缓了口气。

    胃里隐隐翻涌,搁下杯子手忙脚乱往厕所里跑,抱着马桶便开始吐起来。

    她一旦醉酒,十次有九次是酒醒了才吐,这个时候酒精基本已经被胃吸收,对身体尤其不好。

    这一点比较仿她爸爸,屈指可数的几次喝醉,都是大早晨跑到院子里抱着树吐酒。

    母亲跟他的婚姻属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没有多少感情可言,行事风格上又不对付。

    往往这个时候,基本是一脸嫌弃,更提不上端茶递水,软言关怀。

    只有简兮在家的时候,爸爸身边才有个知冷知热的体贴人儿。

    吐完体力有些不支,撑着马桶勉强站起来。

    锁上浴室门,脱了睡衣清洗自己。

    温热的水顺着脖颈、腰肢滑下来,缓解了身体的疲乏,她抹去脸上的水滴,回身就瞧见镜子里赤果的自己。

    落地镜摆放的位置有些尴尬,正对着浴室花洒,只要洗澡,稍微一撇眼就能把自己从头到脚瞧个完整。

    这是苏红的恶趣味,专门买来摆放在这里。

    简兮一般喜欢拉上帘子,这次却忘了。

    侧了侧身子,发现背上有两道儿红痕,像是被指甲不小心划伤的。

    热水洒在上面,还有些微微泛痛。

    她不记得是怎么弄得,只隐约想起最后被翻过去,像第一次那样被对待,下一秒自己就好像要死了一般,抓着床单求饶。

    他被刺激到,反手往她臀上就是一掌。

    很硬的东西抽出来,带着湿热的触感,压在她的后腰处。

    他低沉地喘了口气,骂她是小妖精,旋即从腰眼到肩胛骨都是他的味道。

    伴着火辣辣温热的刺痛。

    那个时候应该就被他抓伤了。

    简兮慢慢洗了澡,把身上不属于自己的味道都去掉。

    外面的天色才开始亮,透过玻璃窗,显得有些微弱。

    简兮裹上浴袍擦着头发从浴室里出来,迎面就撞上了出来找水喝的苏红。

    房间的隔音有多差,没有人比简兮更清楚的了,她垂下眼,脸立马就红了。

    苏红弯嘴笑了笑,“酒醒了?”

    简兮听她这么一问,脸更加赤热,唔了声,低着头准备回屋。

    苏红叫住她,“你饿不饿?要不要我帮你下碗面?刚才听见外面有动静就出来了,想着也是你出来找水喝的……昨晚怎么就喝那么多酒呢?”

    简兮抿了抿嘴,“不用麻烦了,我还不饿……应酬嘛,越不会喝酒就越容易喝醉。”

    苏红点头说:“也是,女人酒量浅了可不行……”

    说到这里,率先想起昨晚一墙之隔的简兮那边,没完没了的闹腾,忍不住提醒说:“其实酒量浅了也可以,关键是自己要知道量是多少,不然喝多了难免在人前失态……”

    也不知道简兮是不是想多了,听了这句话更加无地自容,去厨房接了水,端着杯子就回了房间。

    一早就到了公司,像往常一样,看合同读资料,了解策划案,忙忙碌碌。

    吃午饭的时候才有空摸手机,看到一条未读短信,是李知前九点多发过来的。

    简兮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开瞧了——

    简兮脸色变了变,真想做点什么出格的事情出气,可是理智毕竟占据上风,忍了半天,直接搁下手机起身去吃饭。

    员工餐厅的饭菜越来越不上心了,简兮点了平常爱吃的两道菜,夹在嘴里却有些不是滋味。

    杨明丽看她神情不对,关心道:“怎么了?为连艺那个事发愁?”

    简兮顿了顿,吃了两粒米,蹙眉说:“下次中午饭得早点过来吃,晚了吃到肚子里都是透心凉的……越吃越冷了。”

    杨明丽笑了,“原来为这事啊?我早就喊你过来吃饭,谁让你磨磨唧唧工作安排不妥。”

    简兮心不在焉地笑了笑,“我的错……下次肯定早半个点。”

    午饭吃得不太舒心,下午工作也跟着没劲。

    简兮没遇到过李知前这种男人,但是也听别人说过,大多都是极自负且要面子的,感觉来得快去得也快,你只要不去搭理招惹,冷落不了几天,就能把你忘到九霄云外。

    简兮以为自己态度冷下来,他也不会再发消息过来自讨无趣。

    却一时忘了,自己还有求于他,以后不可能不联系。

    说好准时下班,谁知道崔国云临时又拖了半个小时开夕会。

    除了把近期的工作简单做了一个总结,还特地点了简兮目前负责的这个项目。

    简兮看得出来,这个项目毕竟是公司第一次涉足房地产,到底能不能成为公司的一个跳板,显得至关重要。

    她如今也算是站在风口浪尖,顶着压力前行,有时候觉得是崔国云器重她才把项目交给她,有时候又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头。

    她不想在这里阴谋论,把人心想得太坏,把人性说得太复杂。

    或许一切都只是巧合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