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004 投怀送抱?

    司扶倾慢慢抬头,一双狐狸眼敛着,深邃又迷人,迷离轻佻。

    她活动了一下手腕,笑:“我建议你呢,让开。”

    女孩声音轻软,听起来没有任何杀伤力。

    可她往那里一站,犹如一把在火中淬炼过的冷刃.

    无端让人发寒。

    “司扶倾!”左天峰怒喝一声,“昨天你对你阿姨那个态度,我都没和你计较什么,今天还敢来,你真是想造反?!”

    左晴雅也不哭了,望着司扶倾发愣。

    半晌,她也气怒:“好啊,司扶倾,爷爷在的时候你装乖乖女,他不在了你就原形毕露了,你真是会装!”

    要是左老爷子知道司扶倾是这样的性格,还会宠她?

    “不错。”司扶倾拍了拍手,“真是个好理由,谢谢。”

    她正愁没办法解释她为什么性情大变。

    很好,她以前装的。

    “别让我再说第二遍。”左天峰怒意更甚,“包里的东西都拿出来!”

    司扶倾晃了晃手中的包,眉眼带笑:“有本事,你自己来拿。”

    和凌晨一样,她就这么施施然出了门。

    左天峰气得砸了一个玻璃杯。

    “爸!”左晴雅又开始哭,“她刚才那样对我你都不管她,谁才是你的女儿啊。”

    “哭什么哭。”左天峰烦得要命,“回去赶紧学习,你有你姐姐能力的三分我都不说你什么了。”

    左晴雅跺了跺脚,气跑了。

    “去她房间里看看。”左天峰冷怒,吩咐管家,“都拿走了什么。”

    管家应了一声,匆匆上楼。

    十几分钟后他下来,恭敬:“老爷,查了一遍,首饰银行卡和其他贵重物品的都在,只有书架上缺了一本书,不过那些书都是她自己买的。”

    左天峰拧眉:“什么书?”

    “就是一本帝王传记。”管家忙说,“《胤皇传》,书店里经常卖的,也是初高中必读书目。”

    左天峰顿时失了兴趣,摆了摆手。

    其实司扶倾拿个十几万,他也不会多说什么,毕竟左老爷子抚养了她这么多年。

    没想到就拿了一本书。

    果然还是永远登不得台面。

    只是一本书被拿走,左天峰也没再计较,匆匆回到书房取了几份文件,又出门了。

    **

    下午五点,太阳西斜。

    层层白云间有赤金色的光迸射,像是白色灯笼里燃起红色的火。

    风忽而动,云层又如海浪一般翻滚奔涌。

    司扶倾走在街上,只想摆个碗坐下来,再敲个木鱼。

    她真的好穷。

    用个人银行卡里的钱租了一个离市中心有十公里远的小公寓后,她身上只剩下了一千五。

    一个明星混到这个地步,未免有些太惨了。

    再过几天,她要穷到连可乐都喝不起了。

    这可不太妙。

    而且,她还要想个办法见见左老爷子的尸身。

    司扶倾皱眉,她看了眼时间,去路对过的超市买日用品。

    前方,一辆纯黑色的车停在那里。

    没有挂牌,连标志也无。

    沈星筠从旁边的便利店出来,拉开车门:“时衍,有消息了。”

    “嗯?”副驾驶坐上的男人并没有睁开眼眸,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

    他穿着黑色的西装,西装下的白色衬衫的扣子解开了两颗,衬衫口也随意弯起。

    右手腕上带着一块银黑色的腕表,手指修长,指尖莹白如玉。

    男人的坐姿很随意,但依旧掩不住那种与生俱来的尊贵。

    明明是一张年轻过分的俊美面容,却有着让人生畏的积威,仿佛手握生杀大权的帝王。

    “你说你怎么跟个古代人一样取个字?”沈星筠笑,“还是说你们郁家礼节严苛?必须要遵守老祖宗的规定?”

    “可我见四九城那些个贵公子也没你这么严谨,你说我是叫你的名夕珩(heng,二声),还是你的字时衍(yan,三声)?”

    郁夕珩仍闭着眼:“我习惯了,称呼随你。”

    沈星筠失笑:“先前还说你礼数严谨,现在看来反而又不拘礼节了。”

    说着,他按下一个号码:“时衍,我再给那边打个电话,确认一下时间。”

    郁夕珩颔首,依旧阖着眸。

    下一秒,他的耳朵一动,忽而睁开了眼。

    那是一双极漂亮的瑞风眼,眼尾狭长,自有神光内敛,幽远深沉。

    视线所及之处,有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不知所措地站在马路中间。

    而就在前方,一辆大卡车突然来了一个急转弯,眼见着就要碾压而过。

    郁夕珩眼神微动,手指抬起。

    “小心!”

    有声音却在这时响起,很熟悉的女声。

    这两个字,让他的手一顿。

    郁夕珩侧头,平波无澜的视线落在比他早一步动手的司扶倾身上时,才稍稍有了些许波动。

    他看见她抱起小女孩在地上一滚,下一秒,那辆卡车便呼啸而过。

    千钧一发之刻,危机解除。

    见两人都很安全,他便收回了目光,重新阖上双眸。

    指间金属折射出的银光也瞬间隐没。

    黑色的车前,司扶倾把小女孩放开,看了看自己的左手。

    伤口又裂了开来,还渗出了血。

    一个字,惨。

    司扶倾用右手摸了摸小女孩的头:“下次别乱跑,知道吗?”

    小女孩显然被吓到了,愣在原地回不过神,眼泪一直掉。

    司扶倾:“……”

    以前旁人见到她都跑,她可不会哄小孩子。

    “快去找你家人。”司扶倾又问,“知道路吗?”

    小女孩懵懂地点了点头,眼泪却流得更凶了,指着她的手,声音带着哭腔:“血,姐姐,血……”

    “小伤,没事。”司扶倾用右手撑着地站起来,笑了笑,“小朋友,一定要注意安全,下次可就没我这个漂亮可爱的姐姐救你了。”

    小女孩又是一懵,呆呆地看着她。

    司扶倾站是站了起来。

    然而,她的腿却因为先前的动作有些发麻,一瞬间僵住,不禁地朝后倒退了几步。

    “啪——”

    有臂膀及时揽住了她的腰。

    男人的大腿温热,修长有力。

    司扶倾能够清楚地感受到包裹在西装裤下的那种紧致,和隐藏在内的爆发力。

    他身体却极其的冰凉,冰魂雪魄一般,没有任何温度,仿佛通体都是寒冰打造而成。

    一秒后,有男声从她头顶落下。

    声线微低,尾音清冷。

    “投怀送抱?”

    ------题外话------

    司扶倾:看出来了,这个人记仇:)

    第四章,男主终于有了他的名字!

    这本书cp名是私欲夫妇,你是我唯一的私欲

    新的一周好,新书求收藏求评论,有免费的推荐票给倾倾来一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