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005 郁夕珩,字时衍

    这声音十分好听,连每个字抑扬顿挫的语调都恰到好处。

    耳边仿佛有一阵梅雨泠泠落下,司扶倾的身子倏地一绷。

    她的腿还没有恢复,隐隐发僵。

    男人半睁着一双惺忪的睡眸,瞳孔幽深,微光浅笑。

    可这笑意并不达眼底,只映出一片微凉的雪。

    从侧面这个角度望去,司扶倾能够看见他完美的下巴,和线条流畅的修长脖颈,以及他凉薄的唇。

    车里灯光很暗,男人整张脸都隐在阴影中,明明灭灭,并不真切,但也难掩他容色俊美。

    皑如山巅霜雪,皎若云间流月。

    司扶倾敏锐地觉察到了男人释放出的某种气息,虽然被他从容地收了回去,但还是被她捕捉到了。

    她眼眸微眯。

    这绝对是只有上过战场杀过人才能够沉淀下来的气势。

    可这不是现下该去多想的事情。

    司扶倾深吸一口气,倒不是被吓住了,而是她这双腿委实不争气。

    该打。

    回去她就剁了。

    “抱歉,不是故意的。”司扶倾捏了捏腿部的一个穴位,迫使自己恢复知觉后,立刻扶着车门站起来,“这位先生,多谢多谢,有缘再见我会补偿你的,拜拜。”

    坐男人的大腿不是什么值得歌颂的风光伟绩,司扶倾也是第一次遇到。

    但是听她身经百战的三师姐说,遇到这种事情,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绝对不能负责。

    于是,她果断跑了。

    司扶倾一边跑,还一边语调闲闲地说了句:“手感不错。”

    郁夕珩的眼神陡深。

    沈星筠打完电话,转过头,恰好瞧见了这一幕,神色当即一变。

    “时衍,你腿没事吧?你这腿正在治疗的关键阶段,可不能被重力压迫。”

    他往外一看,却发现连女孩的身影也看不见了,不由皱眉。

    他和郁夕珩是发小,知道他的腿从小就不便于行,需要坐轮椅出行。

    但这里不是四九城,认识郁夕珩的人几乎没有,又有谁会专门针对他的腿?

    郁夕珩巍然不动,轻轻地抚了抚裤子上的褶皱:“无妨,挺轻的。”

    顿了顿,他手指轻扣成环,微微敲打掌心,依旧无喜无怒:“手感不错。”

    沈星筠:“???”

    什么地方的手感?

    他一头雾水,但这个男人向来难以揣测,态度也琢磨不透。

    沈星筠只得道:“我帮你约好了人,时间定在这个月月底,那边要求你亲自去,一定要注意安全。”

    郁夕珩稍稍颔首,重新阖上眸养神,嗓音平缓:“烦劳了。”

    沈星筠摇头一笑:“和你待这么久,我倒是对一些古语有了些了解,别人听你这么说话,恐怕会累。”

    他目光落在男人的双腿上,轻叹了一声。

    他见过的人不少,四九城的名流圈他是常客,大小家族的少爷小姐他都认识。

    但整座四九城,大抵也只有郁夕珩是真真正正的贵公子。

    他身上有一种常人难以匹敌的大气沉稳,清贵,高华,不可攀附。

    偏偏这么一位气若空谷幽兰的如玉君子,却在不经意间会夹杂着狠厉和残暴。

    沈星筠从小和郁夕珩一起长大,知道他在四九城的名声有多么响亮。

    唯一可惜的是,郁夕珩这双腿,是废的。

    他站不起来,只能坐轮椅出行。

    相应的,他身体也不太好,需要药疗。

    这对一个男人来说,是致命的打击。

    沈星筠也帮着找过大夏的不少名医,也出过国,可都对此束手无策。

    医生们都说这是从母胎里带出来的病,天生的残缺,治不好的。

    倒是有位老中医开了一副药,只可惜药单上的药材早已绝迹。

    也难怪四九城那边会放弃郁夕珩,转而培养别的继承人,并把他放逐到了分家。

    一个残疾人,又怎么有资格继承郁家。

    郁夕珩倒是对此并无感触,似乎这点小事并不足以撼动他。

    沈星筠但却不愿意放弃,他前些天联系上了大夏南州这边的巫医。

    虽然他不信这些,但死马当活马医,总归也要试上一试。

    要是连南州的巫医都没有办法的话,郁夕珩这双腿,可能真的没救了。

    沈星筠又皱眉:“时衍,昨天你去哪儿了?我怎么见到你手上还有类似指甲划过的痕迹?”

    临城虽然离四九城很遥远,但难不保不会有人跟到这里来。

    郁夕珩平日里都是轮椅出行,很不方便。

    一旦被人针对,后果难以设想。

    “遇见了一只小狐狸。”郁夕珩微微眯了眯眼,有深暗消逝在他眼眸中,浮光掠影一般,“不料被挠了几下。”

    “狐狸?”沈星筠一怔,“临城这边还有狐狸?什么颜色的?”

    郁夕珩言简意赅:“那要看她心情。”

    上一秒对他下狠手,下一秒就装乖,真会变。

    沈星筠诧异:“变色狐狸?有这个品种?”

    他只听过变色龙。

    “嗯。”郁夕珩唇角微微扯开一个弧度,“还会咬人。”

    “很多动物都这样,不过只要你不逗它它就不会咬人。”沈星筠又说,“时衍,月底我们见巫医,恐怕不会太过顺,要不要从四九城那边调点人?”

    “不必。”郁夕珩话不多,但话落有力,“去雇佣一批新的保镖。”

    沈星筠想了想,觉得也是:“好,这样也减少了暴露身份的可能性,我这就让人去办。”

    **

    司扶倾从超市出来后,天已经黑了。

    她右手提着一大兜食材,臂下还夹着一个案板,看起来像是要去当卖猪肉的屠夫。

    周围的人都匆匆往家赶,偶有几个人注意到女孩,忍不住回头多看了一眼。

    晚上正是花花公子们活跃的时候,超市旁边对面就是一家会所。

    几个公子哥拥簇着一个青年往外走,其中一个目光一转,就捕捉到了那张美到惊心动魄的脸。

    只是短短一瞬,但惊艳万分。

    “卧槽,阿曜,你看那个妞。”他撞了撞旁边青年的胳膊,吹了一声口哨,“长得可真漂亮,哪家千金啊?”

    “也有可能是某个明星?这颜值真不错啊,放到四九城能比的人也挺少吧?以前怎么没见过?”

    青年无动于衷,头都没抬。

    “是谁都有可能。”另一个公子哥忍不住笑了,讥讽的语气,“总不会是那个跟在曜哥后面一直追的司扶倾。”

    ------题外话------

    胤皇:互相伤害

    司扶倾:谢谢:)

    已经签约啦,可以打赏投票了,求一波免费的五星评价票=3=

    倾倾在爬新书榜,希望大家多活跃投票哇

    来个小问题,男主他真残疾or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