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007 再遇

    “怎么?”司扶倾揣着兜,整个人都懒洋洋的。

    口罩遮住了面容,却掩不住她一身傲骨通透,风流艳逸。

    “没什么。”那人欲言又止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笑了下,“进去之后,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你心里要有数。”

    司扶倾耸了耸肩,收回手机:“放心。”

    她现在只看钱,钱少了,她什么都不做。

    那人拿着本子,看着女孩从门口进去,摇了摇头。

    虽然并不是去沙漠这样的高危地带,但他还真没想到,会有女保镖来应聘。

    这年头女保镖确实有,可十分稀少,而且实力没有一个是顶尖的。

    在大夏混久的道上人也都清楚,这大夏镖局的官网上专门有一个王牌馆,里面都是这一行的顶尖人物。

    王牌官里的保镖不是只出钱就能够雇佣到的,而在王牌馆中,只有一位女性。

    姓名不详,年龄不详,来历不详。

    连有幸得到她的帮助的几个雇主都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身份。

    然而,但凡是由她当镖头的任务,无一失败。

    连大夏镖局的老板都想不通,这样的高手怎么会来干保镖这一行业。

    不过可惜的是,这位高手已经快四年没有出现过了,也不知到去了什么地方。

    那人收了思绪,接着记录。

    **

    别墅里并没有任何标志,司扶倾走了没多久,发现她在花园里绕不出去了。

    “……”

    在实验室封闭了半年没出去,她差点忘了,她是个路痴。

    以前跟着师兄师姐出去玩,她都是咸鱼躺的那一个,什么都不用操心。

    司扶倾左望望右转转,只得换了个方向走,来到了一条林荫小道上。

    而就在她刚要走到小道尽头时,“唰唰”,有什么东西急速破空而来。

    随即有厉声响起:“什么人?找死!”

    “叮当当!”

    一串脆响倏然落下,司扶倾看着她离脚下只有半米的几十根银针,眼神骤然一戾。

    银针飞花!

    这里也有墨家高手?

    她神色未动,又往前迈了一步,绕过灌木层,瞧见了一个满面煞气的年轻人。

    他身后还有一个男人。

    准确地讲,是坐在轮椅上。

    男人语气温淡,尊贵自显:“凤三。”

    凤三停了下来,但身上的杀气并没有敛起,眼神也十分不善:“九哥!”

    郁夕珩轻轻地动了动眉,抬眸。

    女孩就站在柳树下。

    朦胧的日光穿过枝条落在她身上,拢上了一层白色的光,像是一场易碎的梦境。

    她好奇地打量着他,眸底中倒映着斑驳的树影,月色般迷离醉人。

    一双很会蛊惑人的眼睛。

    他前天夜里看的那一双。

    司扶倾也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是她那天不小心占了便宜的男人。

    她好不容易跑了,怎么今天直接撞上了?

    但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有一副好皮囊。

    原本她觉得她师傅和大师兄已经是天人之姿,却不曾想这世界上真的有颠倒众生这个词。

    他似乎有一种极其强大的魅力,让人心甘情愿为他沉沦。

    他坐在那里,强大的气场便铺天盖地而来。

    却并非咄咄逼人,而是包容万物。

    司扶倾瞅着他,心想,她当时侧对着他,又跑得快,说不定他根本没认出来。

    想到这里,她眉梢眼底都带起了笑,松松散散:“抱歉,无意打扰,我是来应聘的,现在迷路了,请问怎么走?”

    “从这边出去左拐再右拐。”郁夕珩回视着她,缓声,“转过第三个弯之后就到了。”

    他的声音也跟他这个人一样,悦耳动听,又自含威压。

    司扶倾忍不住揉了揉耳朵:“这样啊,谢谢。”

    她目光下移,落在了他的腿上,眸里带着几分探究。

    “你再看——”这个举动,让凤三的眼中又爆发出了浓烈的杀意,却被郁夕珩打断,“凤三,走了。”

    “……是!”凤三只能压下眼中的杀意,跟着男人离开。

    司扶倾却没有立刻走,她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她先前看了,他的双腿是废的,不能行动。

    而那晚的男人腿脚功夫很厉害,不会是残疾人。

    收回了目光后,司扶倾按照郁夕珩给她的路线成功地抵达了前厅。

    她伸了个懒腰,找了个位子坐下。

    司扶倾来得并不算晚,之后又陆陆续续来了不少人,目光都在她身上打转,情绪各异。

    包括已经在二楼书房里就位的沈星筠。

    “咦,怎么还有个女生。”他看了眼大屏幕,不由笑了,“这女生把自己裹得可真严实。”

    一旁,郁夕珩望着窗外,神情沉静。

    沈星筠像是想起了什么,皱眉:“不会是为你来的吧?我得去查查。”

    虽然郁夕珩不便于行,但因为他那张脸太过招人,四九城对他有意的名媛也极多。

    前阵子就有一个小姐专门追到了国外,惹出了不少事。

    郁夕珩微一挑眉,不缓不急:“她不是。”

    “这么肯定?”沈星筠倒是意外,“不过确实不用担心,她选不上,也见不到你。”

    在力量上,女性向来弱于男性。

    其他来应聘的保镖都人高马大,司扶倾的小腿还没有他们的胳膊粗。

    屏幕里,其他人都在热身,而只有司扶倾从背包里掏出了一本书,靠在椅子上读。

    书名很清晰地被摄像头拉入境内。

    “《胤皇传》?”沈星筠自然也看见了,失笑,“这小姑娘,看不出来还是个历史痴。”

    说着,又感叹了一声:“不过说真的,胤皇那样的人,谁能不崇拜呢。”

    这可是无数人的白月光男神,即便他只活在史书中。

    这句话,让郁夕珩的目光终于移到了大屏幕上,他看着《胤皇传》这个书名,眼神一点一点变深。

    若有所觉一般,司扶倾抬起了头。

    她歪头,对着摄像头眨了眨眼。

    沈星筠一惊:“时衍,她……”

    司扶倾却已经收回了目光,接着看书。

    下一秒她身子却是一晃,有一只脚狠狠地踢了她的凳子。

    那脚的主人冷嗤了一声:“和你说话呢,听见没?”

    司扶倾合上书,再度抬头,笑眯眯的:“刚才,是你踢了我的凳子,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