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009 你看,今日大夏,已无人敢侵!

    “什么?”司扶倾合上书,凑过去一看。

    那是一条微博,来自于一个很大的营销号。

    下面贴了一张朋友圈截图,名字显示的是路厌的经纪人。

    虽然没有指名点姓,但都知道说的是谁。

    《青春少年》这款养成系选秀节目,导师团的实力极为强悍,有天王,还有当红流量。

    只有司扶倾,什么能力也没有。

    而路厌是C位出道第一人选,节目这才播出了一期,他的粉丝已经有五百万了。

    这条微博一出,粉丝都气疯了。

    男爱豆的粉丝骂的都凶还很难听,什么脏字都带上了。

    凤三抿紧唇:“司小姐,这些……”

    司扶倾勾着头发玩:“开局一张图,尽可能的编,我习惯了,你管他们呢。”

    “我比他们美比他们身材好还比他们会的多,他们只知道在网上敲键盘,我犯得着和他们计较?”

    凤三:“……”

    可以,这很司扶倾。

    他又搜到了路厌的照片,拧眉:“司小姐,你怎么会去男团选秀当导师?还画着种妆?你喜欢这种类型的?”

    如果不是资料都到手,他还真不能相信被骂丑的人是司扶倾。

    而且,以司扶倾这种级别的身手,娱乐圈能供得起这尊大佛?

    “你像一个——”司扶倾抬头,叹气,“面瘫的八卦婆。”

    凤三:“……”

    郁夕珩这时偏头,不紧不慢:“是挺像。”

    凤三背脊一凉:“九哥。”

    郁夕珩却没再说什么了,重新看向窗外。

    “你们先聊着。”沈星筠笑笑,“我去让厨房准备点吃的,司小姐既然是时衍的贴身保镖,也留下来一起吃吧。”

    司扶倾正想着她中午吃什么,一听这话,很果断:“好。”

    她把椅子搬到餐桌前坐下,凤三立在郁夕珩的身后。

    “哦,回答你,谁喜欢他啊,我都不认识他,我要喜欢,当然是喜欢老板这样的人。”司扶倾托着下巴,“你看我老板俊美多金,身材还这么好,对待下属也好,哪里找像老板这么完美的人?”

    “我老板就是天人之姿,天仙下凡,在世帝王。“

    最后四个字,让郁夕珩握着茶杯的手指微微一顿。

    如果不是他确定有些事不可能被人知道,他还真以为被曝光了。

    郁夕珩神色不动,微笑了下:“谬赞。”

    司扶倾顿住,瞅着他。

    就这?

    这都不给她加工资?

    白吹他彩虹屁了。

    凤三:“……”

    他看,这位司小姐的真爱其实是钱。

    而他九哥,其实是个跳板。

    午饭很快备好,司扶倾拿了双筷子,夹了一块红烧肉。

    “司小姐很喜欢历史?”沈星筠问,“我看那你今天空闲的时候一直在看。”

    “不能说是喜欢,只能说以前没想过细度历史。”司扶倾笑了笑,“现在看了之后,感触很深,我还挺想见见胤皇。”

    “哦?见胤皇?为什么?”

    “发现我有很多话想和他说。”

    沈星筠还没接着问,郁夕珩已经转头,深深地看着她:“你想和他说什么?”

    “我想和他说——”司扶倾轻声,“你看,今天的大夏,已无人敢侵。”

    郁夕珩的眼眸骤深。

    “你看,今天我大夏十万万子民,各个都为人中龙凤,一撇一捺,皆是脊梁。”

    “你再看,大夏绵延千万里,西接西大陆,东接东岭海,你拼上性命守护的大夏五洲,已是一片繁华。”

    “如今山河稳定,黎民安宁,一千五百年后,大夏依然在。”

    “我大夏上可跃九万里苍穹,下可探三千里深海,试问今日,西大陆又有哪个公国敢犯我大夏?”

    “……”

    餐桌上瞬间一片死寂。

    凤三惊愕万分。

    就连郁夕珩,眸光也是一紧。

    这一句一句平铺直叙,并不激烈,却仿佛让他的指尖仿佛过了电,身体都微微的发麻。

    刹那间,心神俱荡,魂魄皆失。

    他抬手,轻轻地抚摸着自己心脏跳动的地方,闭上眼,感受着那里的火热。

    这种感觉,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过了。

    司扶倾沉默许久,轻叹了一声:“可惜,他看不到了。”

    很多人都看不到了。

    她从书上得知,胤皇登基的时候只有十二岁,先皇留下了一堆烂摊子给他。

    内忧外患,多面夹击。

    谁都想将彼时羸弱的大夏吞并,边关狼烟四起,百姓流离失所,一片鲜血淋漓。

    胤皇登基后两年,在他十四岁的时候,就踏上了以战止战,以杀止杀的道路。

    这弹指挥手间,十三年过去,直到他病逝,一直都是在征战的路上。

    跟随他的将士,何止千千万。

    牺牲的人,又有多少。

    史书只是一行行冰冷的文字,无法将那些年的波澜壮阔真正记录下来。

    但她真的想见见他,告诉他,他为之奉献一生的大夏,如他所愿,繁荣昌盛。

    不受外族侵犯,亦无内患自耗。

    沈星筠第一次听到头皮发麻,他忍不住拍手,赞叹:“好!司小姐不过十八,却能有如此感悟,我自愧不如,敬司小姐一杯。”

    听到有酒,司扶倾立刻回神。

    她舔了舔唇瓣,眼睛亮亮,就要去接杯子,却被另一只手挡开,男人语气淡凉:“她手上有伤,不宜喝酒。”

    沈星筠一愣:“有伤?”

    他见司扶倾轻轻松松撂倒了其他应聘者,根本没注意到她还受了伤。

    “小伤,不小心被酒瓶划了。”司扶倾语气轻松,摆手,“不过确实不宜喝酒,老板,我没事。”

    “你说得很好。”郁夕珩没应她这一句,却是微微地笑了笑,“今天大夏,人人当如龙凤,不日便可腾飞。”

    “胤皇若是看到了,他即便只有27年,也无憾了。”

    司扶倾抬起头,眯着一双狐狸眼看他。

    ------题外话------

    周末好~~

    又是倾倾需要推荐票的一天~~

    感谢宝宝们的打赏。笔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