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010 他是胤皇

    男人的目光沉稳有力,大海般辽阔。

    他笑意微微,仿若云破月来,风雪终停,刹那间灿光盛放。

    他本就是极盛的容色,这么一笑,几乎攫取了所有的心魂。

    司扶倾一时被他的眼眸所摄,停顿半晌,她眨眼:“老板也很了解这段历史?”

    郁夕珩语气淡淡,听不出什么情绪:“读过几本史书,很有意思。”

    “那好啊,我还没看完。”司扶倾托着腮,“等我看完,再和老板讨教一二。”

    郁夕珩没点头也没摇头,只是静静地喝着茶。

    另一只手轻轻地敲打着桌面,黑眸深沉。

    怎么可能不了解,那是他亲自经历过的时代。

    这山河一寸寸,也是他曾经站立瞭望过的地方。

    只不过已经换了时空。

    心思缜密、多智近妖如胤皇,也没有想出他为什么会在死后来到这一千五百年的未来,迎来了一次重生。

    仿佛是一场梦。

    但郁夕珩知道,这是真的。

    他看到了一千五百年后的大夏。

    或许是上天知道了他死前做的梦,垂怜他,还他一个来世。

    对他来说,史书上的记载不仅仅只是刻板的文字,而是他活过的证明。

    观后人评价自己,倒是别有一番乐趣。

    郁夕珩的确看了不少写他的传记以及评书,不乏赞扬,但也有讥讽。

    但人死后一抔土,他看看就过去了。

    批评他的,赞誉他的,都是过去的事情。

    胜固欣然,败亦可喜。

    他倒是没想过,一个小姑娘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让他不由想起了一个人。

    今之大夏,科技发达,万里繁荣。

    他确实无憾。

    这一顿饭司扶倾吃得很饱,她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我要当个小胖子,没事摸摸小肚子。”

    凤三木着脸收拾盘子。

    他已经习惯司扶倾说任何不着调的话了。

    这时,郁夕珩的目光落在她身上,终于开口:“住哪儿?”

    “啊?”司扶倾抬头,报了一个地点,

    郁夕珩颔首,看向凤三。

    凤三立刻会意:“我送送司小姐。”

    同时,心下有些奇怪。

    他九哥对司小姐的态度,更加亲近了几分。

    司扶倾背好包,狐狸眼眨了眨:“老板,如果我表现好了,能长约吗?”

    郁夕珩想起她在车上的那股狠劲儿,又想起她先前说的那番震铄古今的话,很轻地笑了声:“看你表现。”

    司扶倾这下满意了,她开开心心地比了个心:“老板,爱您,我先去换衣服。”

    先逮着一个人薅,等薅完了她再找下家。

    反正她会的东西还算多,实在不行去天桥摆摊。

    她可真是个小天才。

    司扶倾蹦蹦跳跳地跑远了。

    郁夕珩忽然开口:“像不像?”

    凤三神情一凛:“九哥,你的意思是?”

    一瞬之间,他的脑子已经开始搜查着各大组织的可疑对象,到底是哪个特工或者杀手跟司扶倾像。

    凤三虽然对司扶倾已经有了些许好感,但也做好了将她就地诛杀的准备。

    郁夕珩唇微扬:“变色狐狸。”

    凤三:“???”

    什么?

    **

    司扶倾换完衣服出来,凤三也将车开了过来。

    这是一辆纯白色的车,依旧没有标识,版型也十分低调。

    但一坐进去,司扶倾就发现这辆车的与众不同。

    她不动声色地将手搭在车窗台上。

    这里面至少藏着三种暗器,其他复杂机关暂且不说。

    只要有人敢劫持这辆车,这些暗器会在瞬间要了这人的性命。

    不仅如此,这车的外壳也十分坚硬,显然是特殊材料制成的。

    看来,她这位老板底蕴不小啊。

    司扶倾自然也没问凤三是不是中州墨家的人。

    墨家虽然屹立千年而不倒,却并非普通人能够涉及到的领域。

    凤三注意到了她打量的目光:“司小姐喜欢这车?”

    “马马虎虎。”司扶倾往后背上一靠,托着下巴,“还能再精进。”

    不过她出手,价格可不低,而且,她也不会随随便便帮人改装。

    凤三被激起了好胜心:“如何精进?”

    这辆车可是墨家铸造的,有市无价,中州拍卖会上都是十亿的价格。

    司扶倾打了个响指,指了指天空上飞驰而过的一辆飞机:“看到那架大夏750没?”

    凤三抬头,一愣:“你怎么知道那是750?”

    “简单,临城国际机场只有750和349两个型号,这架飞机往东飞,那就是去东岭海,所以肯定是750。”

    凤三下意识点头。

    司扶倾歪着头:“给我三天的时间,我能让这架飞机以每小时6000km的速度,直接飞到慕斯顿公国。”

    慕斯顿公国位于西大陆正中心,距离大夏帝国边境都有一万多公里。

    凤三嘴角一抽。

    他怎么这么自信,他能接受司小姐的所有鬼话。

    6000km的时速,那是火箭动力实验机。

    一个研究院几十年的心血。

    “等我有钱了,我也买辆车。”司扶倾慢悠悠,“你这车开的太慢了,没有乐趣。”

    “……”

    凤三把司扶倾送回她的小公寓之后,几乎是落荒而逃。

    司扶倾耸耸肩:“年轻人,承受能力不行。”

    她关上门,扑到软软的床上,滚了几圈。

    郁夕珩预付了她十万工资,她已经在网上下了单,买了十几箱电子零件和零食。

    有钱的感觉,真好。

    司扶倾趴了一会儿,去厨房切她刚买的蜜瓜。

    随后来到电脑桌前,打开了笔记本。

    半天过去了,她的大名还在热搜上挂着,微博上的骂战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这种低级的粉圈撕逼也能够持续这么久,司扶倾十分佩服。

    她一边吃着蜜瓜,一边津津有味地看着叫嚣的路承粉丝。

    司扶倾喝了口水,慢悠悠地敲下了一条新的微博。

    只有一个字。

    ------题外话------

    早上好~~

    才开始你们就想着倾倾和嬴皇见面,如果见面了,倾倾大概会拉着夭夭的手说走我们不理臭男人,你看我才是最可爱的(?

    只有男主受害的世界出现了!

    ps:“胜固欣然,败亦可喜”出自苏轼的《观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