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011 倾姐,真刚

    这个字一出,司扶倾的微博直接被在怒头上的路厌粉丝给爆了。

    短短几分钟,这条微博下的评论直逼两万,全是骂声。

    司扶倾瞥了眼疯狂闪动的手机,忽略了天乐传媒给她打的电话,又敲了一条微博。

    这一句,让路厌粉丝气红了眼。

    粉丝们一片骂声,但路人都是看热闹的,热闹越大看得越环。

    风向很快转到了路厌和谢誉之前的博弈。

    而这个时候,《青春少年》训练基地内。

    路厌忍着怒看完,深吸了一口气:“牧野,这就是你想出来的法子?”

    节目是全封闭训练,没有节目组的允许,练习生们是不能拿手机的。

    但路厌背后势力不小,节目组也不敢约束他。

    牧野张了张嘴:“厌哥,我……”

    他只是按照公司的意思,让司扶倾被骂的更惨烈些,然后提升节目的热度和出圈指数。

    毕竟现在的粉圈什么都不看,一张随意编造的图,都很好带节奏。

    路厌冷冷地看着他:“那现在呢?满意了?”

    虽然他粉丝的确不少,也愿意替他冲锋陷阵,他完全不需要出面,只需要躲在粉丝背后就可以了。

    可他不想看到谢誉的人气上涨。

    C位,他也不可能让出去。

    “承、厌哥。”牧野抿了抿唇,“我就是没想到司扶倾竟然敢发微博。”

    节目播出前,司扶倾就一直被骂。

    被整整骂了一个月,连线都不敢上,什么时候这么刚了?

    路厌冷笑:“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以后你想给她下套,少带我的名字,那么多方法,非要用最蠢的。”

    其他几个练习生也不敢说话。

    “厌哥,你放心。”牧野眼神晦暗不明,“后天就是第二次评级了,她作为导师肯定要来,我到时候让她出丑。”

    路厌淡淡:“公司那边,你自己想怎么答复。”

    他们和司扶倾一样,同属于天乐传媒。

    牧野身子一僵,额头上冒出了一滴冷汗。

    天乐传媒先前没发声,是因为司扶倾被骂成什么样都无所谓。

    但涉及到路厌就不一样了。

    路厌是天乐传媒即将捧的巨星,绝对不能够出一点差错。

    热搜已经被压下去了,但不可否认,确实对路厌的路人盘产生了细微的影响。

    他也一定会被天乐传媒惩罚。

    牧野垂下头,拳头捏紧,咯吱咯吱地响。

    后天,他绝对要司扶倾好看。

    **

    司扶倾发完那两条微博后就下线了,手机也直接关了机。

    她并没有去查是谁做的,这种事情还不值得让她上心。

    而另一边,凤三将收集到的信息递到了郁夕珩的面前。

    “九哥,查了,事情确实是假的,这张图是编的,是司小姐同公司的一个叫牧野的人做的。”他说,“好像还是公司的授意,如果需要,我这就去找娱乐圈的专门人士来分析。”

    凤三也才发现司扶倾的处境十分糟糕。

    前有左家,后有天乐传媒。

    两相夹击,都是绝境。

    郁夕珩正在看文件,也没有抬头:“嗯,然后?”

    凤三迟疑,将手机递过去:“司小姐已经自己解决了。”

    郁夕珩看着那个“爬”字,眉梢轻动,并未露出多余的情绪。

    他开口,缓缓:“我知道了。”

    凤三舒了一口气,点点头:“九哥,我觉得司小姐除了有时候喜欢说胡话,其实挺好的,反正不要信就行了。”

    至少司扶倾很好相处,厉害但没有架子,比他认识的其他四九城名媛强。

    说胡话?

    郁夕珩支着头,面前茶香袅袅,吹落在他眼眸中,依旧冷静淡然一片。

    他想起那夜她和他过招,又想起她眉眼弯弯,用那副好嗓子压着笑问他。

    ——你喜欢威风堂堂还是虎视眈眈。

    他闲来无事听了这两首歌之后想,这说胡话是其次,倒是该治一个大不敬之罪。

    **

    翌日,左家。

    左老爷子的出殡日定在了这周末。

    左家几十号人为遗产整的面红耳赤,但当律师公开了左老爷子去世前立下的遗嘱后,一下子炸翻了天。

    遗嘱上写明,将左氏集团下的悦兰珠宝都留给司扶倾,并且还有精诚地产8%的股份。

    一个悦兰珠宝,一个精诚地产,都是左氏集团最核心的产业。

    “怎么会这样?”左夫人不能接受,“司扶倾都不姓左,凭什么能分到?老爷子疯了吗?!”

    他们本以为左老爷子也不过是多溺爱司扶倾一些,但终归知道孰轻孰重。

    这根本就是把整个左家送出去了!

    左天北太阳穴突突跳,青筋也暴起。

    他强忍着怒意,深吸一口气:“把司扶倾叫来,就说和老爷子有关。”

    左天北面子上也有些挂不住,他前天才说要让司扶倾滚,现在就得让她回来。

    “叫她回来,她就肯放下这些产业吗?”左夫人气得浑身发抖,“那个小贱人,恐怕巴不得呢。”

    “给她五百万。”左天北随意地摆手,“她一个草包,也不会管理公司,能拿到钱都要烧高香了,她又不是左家人,还想要什么?”

    五百万,司扶倾这辈子都不会见到这么大的一笔钱。

    ------题外话------

    又是新的一周,推荐票给倾倾投起来

    很久很久以后,某件事情进行中,忽然——

    胤皇:唱威风堂堂还是虎视眈眈?

    倾倾:我都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