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012 郁夕珩:上车

    悦兰珠宝和精诚地产要是到了司扶倾的手上,不出一年就会败光。

    司扶倾一个草包,文不成武不就,哪里会管理公司?

    真到她手里就废了。

    左夫人听此,深以为然,她找到司扶倾的手机号码,立刻拨了过去。

    司扶倾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和五金店的老板讨价还价:“老板,便宜点,你这个钳子这里都有点锈了,五块,也不妨碍你挣钱。”

    老板见她穿的帆布鞋都泛白了,又是一个小姑娘,无奈地摆手:“行行行,拿走拿走。”

    司扶倾最后用五十块买了一堆工具,第一次杀价让她颇有成就感。

    于是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她也没看就接起了。

    “司扶倾,一会儿你回来一趟。”电话那头,左夫人开口,带着几分居高临下,“家里有事情和你商量,和你爷爷有关。”

    “想让我过去?可以啊。”司扶倾撩起头发,微笑,“求我,我就回去。”

    电话里传来了“哐当”一声响,紧接着断掉了,变成了一串“嘟嘟嘟”声。

    司扶倾拉黑号码,淡淡:“就这点能耐。”

    她将手机放入口袋里,敛眸。

    左家会在这个时候让她回去,一定是跟左老爷子的遗嘱有关,恐怕给了她不少东西。

    她怀疑,左老爷子不是正常死亡。

    但同时也很意外,为什么左老爷子会对她这么好。

    她需要找个理由去看看左老爷子的尸身。

    司扶倾靠在墙上望天思索,不知过了多久,听见一个诧异的声音叫她:“司小姐?”

    她回头,见到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她的面前。

    车窗摇下,凤三坐在驾驶座上。

    他看见司扶倾背后背着的一堆五金道具,其中还有一把榔头,稍稍沉默了一秒:“司小姐,您在这里?”

    “哦。”司扶倾叹了一口气,“悲从中来看风景,一时竟然还想吟首诗,罪过罪过。”

    凤三:“……”

    “不用管我。”司扶倾朝着他摆摆手,“让我再悲一会儿。”

    凤三还没有说话,后车门却打开了。

    男人西装革履,身姿颀长高大。

    他静静地坐在里座,斑驳的光影落在他挺拔的鼻骨上,透着股奢华气,尊贵得有些不太真实。

    郁夕珩侧眸看她,声音低沉有力:“上车。”

    司扶倾转头,两秒后,欢欢快快地跑过去,将买的工具放进车的后备箱:“老板,你真好。”

    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

    肥羊都送上门了她再不薅才叫罪过。

    后车座极大,司扶倾坐在另一边,与郁夕珩隔着足有半米远,却能够感受到他极强的存在感。

    他身上有极淡的月夜桂香,清冽好闻,徐徐将她包裹起来。

    如他本人一样,低调神秘。

    郁夕珩阖上了眸:“你明天有工作?”

    “啊?对哦。”司扶倾指了指前面广告屏上的宣传,“我在这里面当导师呢。”

    广告屏上是《青春少年》投放的宣传,路厌占据了C位,紧接着是谢誉。

    几位人气火爆练习生的照片播放完,就是导师团。

    司扶倾杀马特的妆容在四位导师里成了一股泥石流。

    凤三额角一跳:“司小姐,您上节目都不卸妆?”

    别人都是恨不得把自己整成天仙,怎么到了司扶倾这里,就把自己越画越丑?

    “不卸。”司扶倾托着下巴,慢条斯理,“让老板赏心悦目不就行了,其他人给我钱吗?”

    凤三神色一变,心提到了嗓子眼,都怕下一秒司扶倾的人直接没了。

    谁知郁夕珩却只是睁开双眸,稍稍地看了她一眼,并未说什么。

    的确。

    无论是为胤皇的27年,还是现在,他见过的美人,不及司扶倾一二。

    她的身上也有一种魔力,两三句话就能让他放松下来。

    虽然距离那个紧迫的战争时代已经过去了千百年,但到现在他的神经也一直绷着。

    可她那天的那番话,竟然难得让他睡了一个好觉。

    广告屏上还在播放宣传图,司扶倾啧了声:“现在都是什么歪瓜裂枣,实力这么差也能进娱乐圈。”

    凤三:“……”

    这是在自己骂自己?

    司扶倾看着在广告屏前拍照的粉丝们,回想起她以前的事情。

    她在格莱恩玩的时候,周围的演员要演技有演技,要颜值有颜值。

    都在忙着磨炼演技,哪里有功夫去玩拉踩营销?

    那是一个用实力说话的时代。

    神仙打架,巅峰对决。

    怎么她离开这三年,娱乐圈不进反退?

    做实验太久,她也的确很久没演戏没唱歌了,还有点想念。

    “老板。”司扶倾忽然转头,兴致勃勃,“我给你唱个威风堂堂吧?”

    正在开车的凤三疑惑:“威风堂堂是什么?战歌?”

    郁夕珩抬眼,黑瞳幽深,语气喜怒不辨,但添了冷色:“好好开车。”

    凤三:“???”

    他干了什么?

    凤三心里诧异。

    他一只手开车,另一只手在手机上小心翼翼地输入了“威风堂堂”四个字。

    一不小心看到一句“还想要索取更多”。

    明晃晃的一首艳曲。

    凤三脸僵了:“……”

    他默默地收了手机,认真开车。

    **

    回到小公寓之后,司扶倾再一次接到了左家的电话。

    这一次打电话的是左弦玉,她温言细语的:“扶倾,你就回来一趟吧,真的是有紧急事,如果能很好解决,条件随便你提。”

    “爷爷马上就要下葬了,他也不希望看见你这么落魄。”

    司扶倾翘着二郎腿,唇边漾开懒散的笑:“条件,随便我提?”

    左家的人可巴不得她去死。

    上次是割她腕,这次不得断她头?

    左弦玉依旧温和:“对,扶倾,家里人都在等着你呢,你要是有空,今天晚上一起吃个饭。”

    两三句过去,通话很快结束,左天北迫不及待地问:“怎么样?”

    左弦玉蹙了蹙眉:“她同意过来。”

    “好,弦玉你出马果然成功。”左天北欣慰不已,“准备好放弃遗产的同意书,等她来了,让她一签。”

    拿左家的东西,司扶倾也配?

    ------题外话------

    凤三:永远的受害工具人

    倾倾:我是受宠的!

    郁夕珩:嗯

    哇哦,你们看这本男主的戏份,其他三位加起来都比不了2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