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015 司扶倾的金主

    左弦玉一愣。

    她看见司扶倾不知道和里面的人说了句什么,随后弯腰上了车。

    白色的车扬长而去。

    左弦玉若有所思。

    她知道司扶倾混娱乐圈,签的是天乐传媒这家娱乐圈公司。

    左弦玉没怎么涉及这一领域,但她也知道娱乐圈是一个很乱的地方,为了上位和资源陪睡的事情屡见不鲜。

    她在左氏集团担任副董,在酒会上也遇见过不少的事情。

    以司扶倾的业务能力还能当当红选秀节目《青春少年》的舞蹈导师,想必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

    但司扶倾的金主是谁,左弦玉也懒得去查。

    只不过她刚才看见的那辆车看起来是很干净,却不是什么高档豪车。

    大约是自装的车,值不了几个钱。

    左弦玉有些失望。

    司扶倾毕竟在左家这么久,却自甘堕落,委实有愧于左老爷子的教导。

    但这和她又有什么关系?

    左弦玉收回了目光,转头离开。

    **

    车上。

    司扶倾坐在左边,双手合十:“老板,感谢你看在我穷得连公交车都坐不起的份上,开车来接我,但前提我们说好,你不能扣我工资。”

    凤三嘴角一抽。

    他先前的确还担心司扶倾对郁夕珩有不轨之心,怎么也要防着点。

    但经过这短短几次的相处后,他确定司扶倾的真爱只有钱。

    听到这话,郁夕珩眉稍稍一动,他放下手中的书,撑着头看她,声音缓缓:”不是刚从左家那里拿了几个亿?”

    “又不是我挣的。”司扶倾也不意外他为什么会知道,她托着下巴,“只有自己挣的钱,用的才心安。”

    郁夕珩没应这一句。

    凤三咳嗽了两声:“司小姐,我和九哥刚才看到左家他们好像很急的样子,是发生了什么吗?”

    “你说这个啊。”司扶倾不怎么在意,“不过废了左宗河的右手而已。”

    一个“而已”在凤三听来是百转千回,有些心惊肉跳。

    左家和司扶倾之间的矛盾有多深,临城的人都知道。

    也确实是因为担心司扶倾,他们才会来这里。

    现在看来的确白跑一趟。

    “老板,你真是个好老板,不仅给员工缴五险一金,还保障员工安全。”司扶倾狐狸眼眨了眨,再次双手合十,“我真的好爱你。”

    凤三听不下去了,面无表情地开车。

    郁夕珩惜字如金:“几点到?”

    “八点半到就行。”司扶倾揉了揉肚子,也不客气,“饿了,我能先吃个早饭吗?”

    “……”

    **

    几分钟后,车子停在了一家包子米铺前。

    这里离市区较远,店里并没有人。

    凤三眼睁睁地看着司扶倾一个人点了三笼包子和一碗黑米粥。

    郁夕珩仍然平静,他拿出纸巾擦了擦桌子和板凳,开口:“一笼素包子。”

    凤三连忙报给商家,顺便也给自己点了两笼肉包子。

    很快,几笼包子都送了上来。

    “诶,没看出来老板你很接地气啊。”司扶倾咬了口包子,“我还以为你不会吃路边摊呢。”

    能付得起日薪十万的保镖费,当然是大门户出身。

    豪门世家的公子小姐,在吃上都很讲究。

    郁夕珩顿了顿,淡声:“这算什么。”

    虽然已经来到一千五百年后这么久了,但他经常会回想起那些年的征战。

    青山埋忠骨,马革裹尸还。

    命随时都有可能丢,哪里还会计较吃什么。

    “是啊。”司扶倾又喝了一口粥,低声,“我最近不是看史书吗?我昨天看到了舜帝带领的那场著名西州战役。”

    “书上写寒冬时期,粮草告急,包括胤皇在内都只能吃野草,咬坚冰,我还能坐在喝热粥,又怎么会不满足,要是我能回去给他们送饭就好了。”

    不过她一向在吃食上不怎么挑。

    她以前在实验室里一关就是一个月,都是喝营养剂来补充体力。

    不像她那个败家的二师兄和三师姐,两人被称为师门败家组合,负责报销的财务抱着她的腿哭过好几次。

    郁夕珩抬起头,目光落在女孩身上。

    这一瞬间,他浅棕色的眼眸似乎是暗了几分,仿若雨落狂流,眼神压迫感十足。

    司扶倾又拿起了一个包子,觉察到了他的视线:“老板?”

    他不会是想扣她钱吧?

    “好好吃饭。”郁夕珩移开视线,他语调不高,却具有震慑力,“食不言,寝不语。”

    凤三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用包子堵住了自己的嘴,表示他绝对不会说一个字。

    司扶倾则悠闲地哦了一声,接着享受早餐。

    吃完之后,她拿出化妆包给自己画了一个新的杀马特妆容,在凤三无神的注视下心满意足地上车。

    **

    八点二十,《青春少年》训练营基地,后台。

    导演和策划正在查看最新的投票排名。

    “这谢誉好实力啊。”导演感叹了一声,“个人练习生也这么猛。”

    策划缓缓吐出一个烟圈:“就这,他还被压票了呢。”

    导演看了眼后台真正的票数,难免心惊肉跳。

    被压票了,还能排第二?

    “对了,司扶倾只请了三天假,今天二次分班考核她必须要到场。”策划问,“天乐那边怎么说?”

    “还是按老计划进行。”导演说,“节目的所有黑点都由司扶倾来制造,没有黑点也要剪辑出来,以此提升节目热度。”

    有黑点,有撕逼,节目的热度才能提升起来。

    不同于粉丝们,他们知道司扶倾其实是《青春少年》这部节目的牺牲品。

    毕竟司扶倾的履历在四位导师里可谓是最差的一个。

    不仅没有任何实质的奖,出道两年,唱歌跳舞rap样样不行。

    每一次星空少女组合的舞台表演,都干巴巴地当个背景板。

    这样的人来当男团选秀的舞蹈导师?还点评学员?

    简直让人发笑。

    不当节目组的牺牲品,还能当什么?

    ------题外话------

    司扶倾:没有比我更直的直女

    这本不是传统娱乐圈,应该是反娱乐圈~

    日常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