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754 收拾,出气,大师兄迫害倾倾的日常【2更】

    月见从来都不是什么善良之辈。

    云上之巅的每一个人都是。

    更因为常年间在黑暗中行走,他们都有属于自己偏执而阴暗的一面。

    只是平常不会特别表现出来而已。

    有时候师门内战互殴,也只是一种发泄途径。

    尤其是月见和司扶倾这样精神力强大的进化者。

    一旦她们的精神崩溃,会造成十分恐怖乃至无法挽回的后果。

    即便同为S级进化者,像月见这般从永恒学院毕业的内院强者,又经过云上之巅的训练,远远不是殷云汐能比的。

    她只是看了殷云汐一眼,精神力发动,就知道殷云汐在想什么。

    同时,月见也能够感受到殷云汐的情绪。

    嫉妒、不甘、愤怒……全是负面恶意的。

    这份负面恶意,也成功地将月见骨子里压制的阴暗全部激发了出来。

    “想让小倾死?”谈京墨的目光缓缓收紧,“她有这能力么。”

    月见很轻地冷笑了一声:“没有能力的人,才往往如此。”

    谈京墨淡淡地嗯了一声:“行,暂时休战。”

    月见环抱着双臂:“你上,我补刀。”

    谈京墨瞥了她一眼,微微地哼了一声,不紧不慢地上前。

    **

    此时此刻,殷云汐还不知道有两个十分恐怖的人锁定住了她。

    她并没有去帮救援人员,而是百无聊赖地在周围闲转。

    就算她去救援,救的也只是普普通通的运动员而已,不能带给她任何帮助。

    她何必费心费力呢?

    殷云汐如是想着,恰巧收到了进化者联盟盟主请她去治疗的信息。

    她便准备跟殷平生打一声招呼,自己提前回去。

    还没等殷云汐将信息发出去,突然一个天旋地转,她整个人都陷入了地面之中。

    只剩下一个头露在外面。

    殷云汐大惊失色,心下更是骇然:“谁?谁在那里?!偷袭非君子所为!”

    她好歹也是S级进化者,血统纯度在这里摆着,感知自然不是普通进化者能比的。

    可她完全没有感觉到有人靠近她!

    这是怎么回事?

    殷云汐想要挣扎出来,可地面宛若听从了谁的命令一样,死死地禁锢着她,让她根本无法行动。

    她并不傻,相反对进化者的了解也很深。

    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地元素的掌控者。

    就算没到极致,也不远了。

    可在她的印象里,她根本没有得罪过这样的人。

    若是遇到这样的人,她去巴结还来不及。

    殷云汐的面容上是无法抑制的惊恐,她声音颤抖道:“阁下!我从未得罪过阁下,阁下是不是认错人了?”

    并没有人回答她。

    随着时间的流逝,殷云汐越来越慌。

    而就在这个时候,空气忽然波动了起来。

    好强大的进化者能量波动!

    殷云汐神色大变。

    这样强大的进化者能量波动,她见进化者联盟盟主的时候也从未遇到过。

    殷云汐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眼前突然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整个人都被拽入了精神世界的深处。

    “啊——”

    她发出了一声凄厉至极的惨叫声,整个人没有了意识,昏死了过去。

    殷云汐并没有看见,谈京墨和月见一直在不远处注视着她。

    谈京墨挑挑眉:“你干什么了?”

    “哦。”月见打了个哈欠,耸了耸肩道,“你们管这个手段叫精神牢笼,是精神系进化者常用的一种攻击手段。”

    “我上次对霍宴行使用只让他失神了一秒不到,看来这个殷家人的精神力也很差。”

    难以想象殷云汐是S级进化者。

    “嗯,盯着,剩下的交给小倾了。”谈京墨淡淡地说,“让她玩玩吧。”

    月见打了个响指:“放心,我在她身上种下了属于我的‘烙印’,她处于我的监视之下。”

    “哦?”谈京墨微笑,“不愧是精神系进化者,真厉害啊。”

    他重新挽起袖子:“既然事情解决了,来吧。”

    月见:“……”

    急,现在请霍宴行来当外援还来得及吗?

    **

    这边。

    司扶倾和粉丝互动完,回到自己的帐篷,心不在焉地等。

    不知过了多久,帐篷帘被掀起,两道修长挺拔的身影走了进来。

    司扶倾立刻抬头。

    当她看到两个人脸上都多了一道浅浅的伤痕时,第一次体会到了既震惊又心碎是什么感觉:“……你们怎么能互相打脸呢!”

    脸,这么最重要的东西。

    这两个大男人竟然不知道珍惜。

    司扶倾很心疼地从口袋里摸出伤药,立刻拽着郁夕珩坐下:“快,上药,留疤了就不好了。”

    云影冰凉凉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云九。”

    “你等着。”司扶倾扔过去一个药瓶,“等不及自己先抹。”

    “嗯,长本事了。”

    “这张脸我要用,你的我又不用。”

    “……”

    饶是云影,听到这句话也成功地沉默了。

    郁夕珩轻轻地咳嗽了一声:“倾倾,是小伤。”

    “在脸上,这已经是大伤了。”司扶倾声音凉凉道,“要是你的脸有什么事,我就换个男朋友。”

    郁夕珩有些好笑地叹了一口气。

    他抱住她,很轻地贴了贴她的额头:“不会有事的。”

    “云九,少秀恩爱。”云影已经上完了药,他神色淡淡地看着她,“再秀别怪我收拾你。”

    “你打不着。”司扶倾躲在郁夕珩身后,猫猫探头,十分理直气壮,“我有男朋友。”

    云影靠在椅子上,手指轻点着桌面,微笑:“是么,我会叫上老三和你剩下的几个师兄一起上,你应该相信我有这个话语权。”

    司扶倾:“……”

    她眼巴巴地看向郁夕珩:“九哥,打得过吗?”

    郁夕珩摸了摸她的头:“可以试试。”

    司扶倾眨了眨眼:“大师兄,要不然这样,我们折中一下,去永恒大陆打,怎么样?”

    云影闻言,动作顿了顿。

    他眼睫垂下,用只有自己能听进的声音说:“好不容易出来,最近不想去了。”

    司扶倾没听见,一怔:“大师兄?”

    云影收回了思绪,声音淡淡道:“另外,这段时间我会好好地看着你,一直等你参加完国际运动会。”

    “如果再出现什么‘意外’,你也要相信我真的会收拾你。”

    司扶倾立刻看向郁夕珩。

    谁知,郁夕珩这一次却并没有护着她。

    他带着微微的笑意回视着她:“倾倾,要听话。”

    两个同样强悍的男人在这件事情上达成了奇妙的一致。

    最后还用同样的微笑看着她。

    司扶倾:“……”

    怎么最后受伤的反而是她呢?

    这不科学!

    司扶倾抱住膝盖,整个人缩成小小的一团:“我这么乖,你们怎么就不信呢。”

    “你乖?”云影很轻地发出了一声冷笑,“是谁偷着喝了一瓶四十度的白酒,把老五的修炼室拆了?”

    “又是谁把我酿的药酒喝了,炸了我的花园?”

    郁夕珩眸光微动:“小时候这么调皮?”

    司扶倾:“……”

    她拳头硬了。

    怎么能当着她男朋友的面故意拆她的丑事呢?

    司扶倾瞅了云影一眼:“那是你不行,我现在可以喝酒了,而且也不会乱拆东西,九哥说我最多是装植物。”

    “哦?”云影眼眸微微眯起,目光锁住郁夕珩,“这倒是奇怪了,难道你是猫薄荷?”

    司扶倾深感这句话十分不对:“等……等下!我并不是猫啊。”

    “只不过老二可不会那么容易放过你们。”云影声音轻飘飘的,“算算时间,他也要回来了。”

    这句话刚一落,谈京墨和月见走了进来。

    两人的衣服上沾染了灰尘,倒是没见血。

    谈京墨原本漫不经心的神情在看到郁夕珩,瞬间晴转阴。

    司扶倾立刻从沙发上跳了下来:“二师兄,肩膀疼不疼,酸不酸?我给你锤一锤。”

    “无事献殷勤。”谈京墨瞥了她一眼,说了一个名字,“殷云汐。”

    司扶倾眸光一眯:“她怎么了?”

    谈京墨淡淡地说:“你亲爱的师姐窥心,看到了她内心的想法,刚收拾了一顿扔山上去了。”

    司扶倾立刻抱住月见的胳膊,蹭了蹭:“三师姐,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啦。”

    “云九。”谈京墨眼神凉凉,“你最好知道是谁收拾的。”

    司扶倾:“我虽然不能窥心,但我看出你想打我男朋友,抵消了。”

    谈京墨:“……”

    他冷冷地笑:“今天出气出够了,有事,明天再算。”

    “那我们先走了。”司扶倾抓住郁夕珩的手,“明天再见。”

    “不可以哦。”谈京墨微微一笑,“还没有结婚,绝对不可以睡一间房。”

    这句话,带着某种咬牙切齿的意味。

    谈京墨转过头:“大师兄,你说是吧?”

    云影摩挲了下红酒杯:“是。”

    司扶倾:“……”

    其实他们最多也就是盖着棉被纯聊天。

    问题是说出来师兄们会信吗?

    最后,司扶倾只能送郁夕珩出去。

    反倒是郁夕珩揉了揉她的头,安抚她:“没事的。”

    司扶倾抬头看着他:“嗯,事到如今,也就不瞒你了。”

    “其实,我就是云上之巅的九弟子,五年前,我死在了一场爆炸里。。

    倾倾:这日子没办法过了,还是姐姐好OuO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