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755 坦白,仇人出现【1更】

    云九。

    云上之巅九弟子。

    取云上之巅之主的姓,再加上自身的排名。

    「两年前,我突然醒来。」司扶倾声音很轻,「和你相遇的前几分钟我才知道我的时间空白了三年。」

    「那个时候,我也会害怕、」

    她始终不愿意去提五年前的那场爆炸。

    这的确给她造成了不小的阴影。

    毕竟她在火光冲天的那一刻,她真真实实地感受到了死亡的感觉。

    重新醒来之后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又无法联系师兄师姐,司扶倾

    如今和师兄师姐们也都相认了,有些事情她也可以说出来了。

    郁夕珩的手一顿,的确有片刻的意外。

    但司扶倾能够看出,这分意外并不是因为她说她是云上之巅的九弟子,而是因为她在这个时候主动提出来了。

    郁夕珩低声说:「我很高兴,倾倾。」

    司扶倾挑了挑眉,不紧不慢道:「大师兄和二师兄一生气就叫我云九,你也应该猜出来了。」

    以郁夕珩的智谋,一定能够猜到这一步。

    「嗯。」郁夕珩很轻地笑了一声,「但你不说,我不会问。」

    他动作温柔地将她的头发挽在耳后:「其实在去年源明池杀进藤山家的时候,我就已经有所怀疑了。」

    云上之巅的九位弟子里,只有源明池、紫苏两人的身份完全对外公布过。

    司扶倾的心微微一震,有种酸涩的感觉涌上。

    她低下头,快速说道:「谢谢。」

    很轻的叹气声在她头顶上响起。

    随后,她的脸被一双手捧起,他看着她,眼神深邃:「倾倾,你不需要和我说谢谢,我们是会共度一生的人。」

    他当然会包容她,惯着她。

    这个世界上,也就一个司扶倾了。

    司扶倾猛地怔住。

    半晌,她才小声嘀咕道:「你肯定不是第一次谈恋爱!」

    「第一次。」

    「我不信。」

    同样是第一次,怎么有人这么会?

    她完全没有招架之力。

    可恶的黑心怪从各个方面对她发起攻击。

    郁夕珩笑容淡淡:「我有在认真学习。」

    因为是第一次,因为不会,他才会学习。

    司扶倾抱住他的腰,头埋在他的肩膀处:「那我就不学了,靠你了。」

    郁夕珩揉了揉她的头,嗯了一声:「所以云上之巅之主是你的第一位师傅?」

    司扶倾想了想,说:「是,具体时间不记得了,但十岁前我就拜入了云上之巅。」

    「其实他算我师傅也不算,因为他没怎么教过我,但是我还挺感谢他让我有了一个落脚点。」

    在所有师傅之中,自然是鬼谷之主陪伴她的时间最长。

    她也把鬼谷之主当成亲人一般。

    而在云上之巅,她也和几位师兄师姐相处的时间更长。

    更多的时候,云瑾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云瑾的年龄也完全是一个谜。

    他捡到了两岁的谈京墨,可多年后,他的容貌不曾改变一份。

    「哦,对了。」司扶倾咳嗽了一声,「我拜师还有一个原因大概是他长得不错?」

    听到这句话,郁夕珩微微地笑了笑:「嗯?」

    司扶倾眨了眨眼:「我当时第一眼见你的时候,就在想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我大师兄和师傅还好看的人。」

    郁夕珩捏了下她的腮帮:「这么看脸

    啊?」

    司扶倾神情严肃:「当然,有一句话说得好,始于颜值,陷入才华,忠于人品……不对,最后四个字你要打折!」

    黑心怪这三个字名不虚传。

    郁夕珩从善如流,立刻道歉:「抱歉。」

    「好啦,这就是我最大的秘密了。」司扶倾语气轻快道,「你一定要守住,我老师他们都不知道我还是云上之巅的人呢。」

    郁夕珩颔首。

    他顿了顿,也想向她倾吐些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回想起司扶倾不止一次在采访的时候说,胤皇就应该敢跟他的天下在一起,谁也不能将他们拆散。

    当时记者很感兴趣地接着问她,问如果是你呢?

    她依然冷酷无情地回答说她也不行。

    谁敢拆散这p,她会追杀到这个人到天涯海角。

    网友们看完采访都笑疯了。

    从此之后司扶倾有了一个「胤皇毒唯」的称号

    回忆结束。

    郁夕珩沉默了下来。

    如果再被判无期徒刑,这真的会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

    他必须要循序渐进,亲自手动拆了这对奇怪p。

    真不知道她的脑子里一天到晚在想什么。

    郁夕珩问她:「考古系的作业如何了?」

    司扶倾狐狸眼微微睁大:「哇,你这个喜欢压榨人的黑心怪,你这个时候居然问我作业做完了没有。」

    作业这种东西,它能做完吗?

    能吗?

    郁夕珩微微失笑:「帮你参考参考,不是压榨你。」

    「哦。」司扶倾迅速拿出手机,点开院系群,给他转发了几个PDF文件,「那你帮我做了吧,有几篇报告。」

    郁夕珩眼睫垂下:「好。」

    几秒后,他似乎是在不经意间提起了一个问题:「我记得你写了一篇有关胤皇的论文?」

    「啊,是的。」司扶倾眨了眨眼,「我可是问三大世家四大盟会要了很多资料,才填补了一些历史上的空白。」

    实则更多的补充资料是她亲眼看见的。

    郁夕珩沉吟半晌,道:「倾倾,胤皇也是人,他也有——」

    感情两个字还没有说出来,就被司扶倾打断了:「不,他不是人。」

    郁夕珩抬头:「?」

    「他是战神。」司扶倾神情严肃,「凡人绝对不能染指。」

    郁夕珩:「……」

    果然,这真的是十分糟糕的事情。

    他按了按太阳穴。

    一定要让她彻底摒除这样的观点。

    这时,一道轻飘飘的声音从帐篷里传了出来。

    「外面的小情侣,收着点,你哪个哥哥姐姐看不清你们的动作。」

    司扶倾:「……」

    她拳头硬了。

    **

    一天的时间,积雪已经被清除了。

    国际运动会组委会不放心,又等了两天,确认天气不再反常后,才开始先让室内的运动比赛接着进行。

    司扶倾准备射击比赛。

    她的表现十分出色,就连国际运动会组委会都开始问她有没有考虑退了演艺圈发展体育事业。

    因为一场暴风雪,观看国际运动会的人反而更多了。

    此时此刻,自由洲某处。

    房间里,大屏幕上正播放着司扶倾的射击比赛。

    中年人靠在沙发上看,百无聊赖。

    突然,他旁边站着的下属发出了轻轻的一声:「咦——」

    中年人转头,有些不悦地开口:「怎么了?」

    「抱歉,先生。」下属歉意地笑,「不知道是不是我记错了了,我记得我好像在进化者联盟见过她。」

    「如果她是一位进化者,怎么能够参加国际运动会呢?」

    国际运动会隐藏规定第一条,那就是进化者绝对不能够参赛。

    说完,他十分不好意思道:「那应该是我看错了。」

    中年人却十分相信自己下属的记忆力:「不,不会是你看错了,你的进化者能力本就是过目不忘,精神力也很高。」

    下属有些疑惑:「先生,可她……」

    「能够参加国际运动会,说明她封印了自己的进化者血统。」中年人淡淡地笑了笑,「进化者的进化者血统被封印,可是会进入一定的虚弱状态里。」

    下属大吃一惊:「竟然封印了自己的进化者血统?!」

    根本没有一个进化者会这么做。

    这无疑是自断羽翼。

    虽然说短时间内封印血统并不会对身体造成任何伤害。

    但进化者这个圈子,每天争斗无数,万一失去了反抗能力,那是会死的。

    中年人盯着司扶倾的脸,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快走两步来到电脑前。

    他从数个文件夹中调出了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一个还不满二十岁的少年。

    他拿着这张照片迅速比对正在领奖台上领奖的司扶倾。

    足有六分相像。

    中年人缓缓吐出了三个字:「殷北辰!」

    /75/759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