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758 虐渣,绫寒衣,亲生母亲【1更】

    他说话的语气冷冷淡淡,没什么起伏。

    整个人的风格一如他的进化者能力一样,如风清淡散漫。

    但就是这么平缓的一句话,却宛若雷霆在中年人的耳边炸开。

    云上之巅!

    复仇组织并没有把自由洲四大家族放在眼里,甚至在洲际研究院和永恒学院也动过不少手脚。

    毕竟很多研究员和内院学员也都被下了必杀令。

    可云上之巅和圣光裁决所,是复仇组织到现在还不愿意彻底为敌的两个地方。

    云上之巅十分神秘。

    别说对外放出的资料少之又少,就连弟子之间都不清楚对方的底细。

    没有确切的信息,复仇组织也不敢轻易动手。

    云影?

    姓云?

    中年人神情骇然:“你是云上之巅之主?!”

    “不是哦。”云影淡淡地笑,“云一,弟子中行一。”

    “唰——”

    风是在这一刻突然涌动起来的。

    等中年人从惊惧中回神的时候,时间已经彻底来不及了。

    狂风控制了他们所在的空间,疯狂地撕裂着。

    有黑衣人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四肢就这么生生地被风切断了。

    更多的风暴涨而来,宛若一只无形的大手,扼住的中年人的喉咙。

    “极致……S级进化者!”中年人的脸涨得青紫,声音断断续续,“你竟然、竟然……”

    在S级进化者中,有这么一批人,还要冠上“极致”两个字。

    极致S级进化者一定是在他所拥有的进化者能力上的运用达到了极致。

    中年人只在书籍上看过有关极致S级进化者的记载,却从未真正见过。

    但印象里,他听那位大人提起过,永恒学院除院长之外,还有四名极致S级进化者。

    可要成为极致进化者太难太难了。

    尤其是地水风火这四大自然元素。

    竟然真的有掌控风元素的极致S级进化者?!

    这怎么可能!

    但中年人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他完全被风包裹住,这风在不断挤压着他的身躯,内脏都几乎要被挤破了。

    中年人猛地吐出了一口血,用尽最后一分力气,挣扎着从口袋里取出了一个针管。

    针管里是冰蓝色的液体,有一种诡异而虚幻的美。

    他大叫了一声,猛地将针管里的药剂全部注入到了自己的体内。

    “嘭!”

    空气中传来了一声炸裂的响。

    中年人终于逃脱了风的禁锢。

    而他身上全是伤口,鲜血淋漓,还有着蒸汽不断地浮起。

    云影背着手,神情并没有什么变化。

    他好整以暇地看着中年人,甚至还饶有兴趣地挑了下眉。

    中年人根本不敢回头,脑海里只剩下了“逃跑”两个字。

    跑!

    一定要逃跑!

    一定要将他们错估云上之巅实力的消息传回总部!

    然而,中年人转身刚跑了两步,他面前的空间突然定住了。

    郁夕珩抬起手,语气淡凉:“跑得掉么?”

    “嗡!”

    空间收紧,中年人再一次体会到了内脏被挤压的彻骨疼痛。

    中年人几乎肝胆俱裂:“你……你也是?!”

    这是空间系!

    进化者想要在空间这一领域达到极致,更是难上加难。

    这个男人又是谁?

    闻所未闻!

    中年人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的时候,眼神突然恐惧了起来:“大人,我……”

    话没有说完,他的头和身躯忽然间分离了,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其他用药剂提升血统的进化者能力的黑衣人也悉数阵亡。

    郁夕珩蹲下来,手指点了下地上的鲜血:“一模一样。”

    “是。”云影淡淡地说,“他们的体内都有某种禁制,触发就会死亡,在复仇组织,失败者的下场只有死。”

    郁夕珩起身:“嗯,走。”

    他手一挥,空间转动,很快森林又恢复了先前宁静的模样。

    **

    另一边。

    谈京墨、月见和源明池也解决了前来围杀司扶倾的三十名复仇组织成员。

    黑衣人们全部倒在了地上,丧失了行动能力。

    为首的黑衣人手指颤抖,指着吃完了一个大西瓜的司扶倾:“你、你到底……”

    殷家绝对没有这样的实力!

    当年复仇组织派去杀上殷家的人,比今天围杀司扶倾的阵容还要小,都已经将殷家打压到无力反抗了。

    可今天司扶倾叫来的这三人,随便一人都有着将他们团灭的实力。

    这到底是……

    司扶倾抱着双膝慢慢地蹲了下来:“你们不要看我,我虚弱可怜又无助。”

    复仇组织的黑衣人们惊呆了:“……”

    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

    谈京墨偏了偏头:“小九,留活口吗?”

    “应该留不住,他们——”司扶倾刚开口,刚才还奄奄一息的黑衣人们就在这一瞬间全部没有了声息。

    源明池神色一变,顷刻间上前。

    他检查了一下,声音凝重道:“不是阴阳术,奇怪。”

    阴阳术的确有类似的作用。

    月见也微微摇头:“也不是精神烙印。”

    两人对视一眼。

    心里是不约而同的想法。

    麻烦了。

    谈京墨啧了一声:“真丑,收拾了。”

    他抬起手,就准备裂开地面。

    “二师兄,等一等。”司扶倾眼眸眯了眯,“我需要他们的鲜血。”

    “哦?”谈京墨沉吟,“你是想测试一下他们的DNA和血液成分?”

    “嗯。”司扶倾已经上前,熟练地拿出针管开始抽血,“他们的实力应该没有这么高才对,我怀疑他们用了药。”

    回去研究研究,或许能够有对策。

    有声音在这时叫她。

    “倾倾。”

    司扶倾回头,眨了眨眼:“九哥。”

    这个称呼刚出口,她的脑袋上就被敲了一下。

    云影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不叫我?”

    司扶倾:“……”

    神出鬼没的,她都没发现,怎么叫?

    大师兄真是个恶劣的坏男人。

    谈京墨微微颔首:“解决了?”

    “嗯。”云影轻描淡写,“一群喽啰而已。”

    谈京墨皱眉:“都死了,也问不出什么东西。”

    “拿到了这个。”郁夕珩从口袋里拿出了一部手机,“里面应该有资料。”

    司扶倾接过,打开手机。

    她在手机上点了几下,不由皱眉:“好强大的防御系统,二师兄。”

    谈京墨在她身边坐下来,懒散的语调:“行,帮你。”

    两人合力,也用足足一个小时才攻破了防火墙。

    解开密码之后,司扶倾调出了逃脱者的资料库。

    资料库按照编号排好,加起来竟然已经超过了十万人。

    让人十分意外的是,资料库里的逃脱者不乏一些在国际上有一定影响力的名人。

    而这些名人,都在这几十年去世了。

    有的是突然病故,有的是遭遇了意外事故。

    在外界看起来天衣无缝。

    原来都是人为。

    司扶倾眼神凝重,迅速翻阅着每一名逃脱者的资料。

    终于看到了殷北辰。

    殷北辰的信息表上,印有一个红色的印章,印章上是“确认死亡”这四个字。

    司扶倾目光下移,在家庭成员这一个信息栏里,清晰地看见了妻子后面,写了一个名字。

    她喃喃:“绫寒衣……”

    她重新在搜索框里输入了“绫寒衣”这三个字。

    很快,一张新的信息表跳了出来。

    司扶倾率先看见了右边的照片,心忍不住一震。

    是一名二十出头的女孩。

    比起殷北辰,女孩和她要更像。

    她眉眼间有一种天生的冰寒,锋利如刃。

    和殷北辰一样,她的信息表上也被打上了“确认死亡”这四个字。

    不必再去探究什么。

    绫寒衣,就是她的母亲。

    司扶倾的手指也颤了颤,将信息表转存下来后,立刻发给了镇守在自由洲的霍老夫人。

    **

    这个时候,自由洲是白天。

    霍天闻刚吃完早饭,准备出去上班。

    他听见了一串特别关心的铃声。

    “妈,你手机响了。”霍天闻瞥了一眼,“不是倾倾就是砚砚。”

    反正他没那个地位让霍老夫人把他设置成特别关心。

    霍老夫人擦了擦手:“来了。”

    早上好~

    你一票,我一票,大师兄马上就出道!

    就差二十几票!给大师兄凑个整吧OuO,双倍月票一票顶两票不要错过哇

    怎么能说变心就变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