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夺一切后她封神回归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1040 恋爱脑,胤皇和贤者恶魔

    不可否认,他有一张极其俊美的容颜,五官凌厉不失昳丽,眉眼深邃,

    鹿清柠必须要承认这是一张精准踩中了她审美点的脸。

    但心疼男人,那就是不幸的开始,会倒霉的!

    她修炼之余也看过不少,有的里捡了个男人,自己家族就被灭了,还有的也是捡了个男人,结果自己最后被掏心掏肺肢解。

    男人算什么?

    当然是钱和小命要紧。

    “我说,你到底想要干什么?”鹿清柠眼神凉凉,“你没有自己的工作吗?我不要你跟着。”

    “我醒来后便什么都忘记了,但对你一见如故,你救了我,我也应当对你不离不弃。”他沉默片刻,随后笑了笑,“姐姐,不要抛下我。”

    “我不用你不离不弃。”鹿清柠正色,“你说你叫谈京墨,那就说明你没有完全失忆,谈这个姓也不大,你又早已飞升成仙,找家人也轻松,就不要跟着我了。”

    一个神仙,还能失忆了?

    她看他是误入了地府,喝了孟婆汤。

    要么就是在这里故意卖惨骗她,她才不会上当呢。

    她救了他,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谈京墨的声音很轻:“可我谁都不记得了,我只有你了,姐姐。”

    “停——!”鹿清柠超大声,“你说你失忆了,但你看起来怎么都比我大,叫什么姐姐?别胡乱撒娇!还有,你不要跟着我了,听到了没有?”

    说完,鹿清柠捂住耳朵,看都不看谈京墨一眼,直接御剑跑了。

    谈京墨的神情似乎有些落寞。

    但下一瞬,他抬手找来了一片云朵,不紧不慢地跟在鹿清柠身后。

    两人都没有注意到,森林里正有四个人望着这边。

    “这就是倾倾说的来帮鹿姑娘集魂的人?”君慕浅沉思,“可他一直被拒绝,真的能集齐吗?”

    嬴子衿淡淡地说:“看着不太行。”

    玉回雪点头:“确实。”

    “这是我二师兄,和柠姐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司扶倾猫猫探头,“因为是去异世界,所以我在他的身上下了一道保护禁制,会封印他原本的记忆,让他更好地融入异世界,防止引来祸患。”

    “嗯,所言有理。”嬴子衿的凤眼微微地眯了眯,“倘若引起了无量劫的降临,后果的确不堪设想。”

    司扶倾抬头:“无量劫?”

    “这无量劫,你就把它当成一种灭世大劫。”君慕浅的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慢悠悠道,“如果用科技世界的用语来讲,就相当于整个星系崩塌,灰飞烟灭,一切生灵将不复存在。”

    司扶倾的神情微微一凛:“这无量劫必然会到来?”

    “当然不是。”君慕浅打了个响指,“无量劫是束缚,其实也是一种保护,那就是各大宇宙之间不可互相干扰,强者强行出手,无量劫便会发动,毁灭两个宇宙。”

    “旧的宇宙毁灭了,宇宙的力量归于混沌,混沌会重新塑造新的宇宙。”

    “嗯。”嬴子衿远望着天际边的霞云,轻声说,“每个宇宙的综合实力定然是不一样的,比如说有的宇宙的总位面是修仙修灵,有的却是星际未来,倘若有强大的宇宙入侵弱小的宇宙,弱小的宇宙是无法敌过的。”

    “原来如此。”司扶倾若有所思,“看来这无量劫还保护着弱小的宇宙,以此威慑强大的宇宙不敢轻举妄动。”

    世界与世界之间、星球与星球的争斗是允许的,但一个宇宙有太多的世界,牵一发而动全身。

    “至今,也没有人知道怎么阻止无量劫的降临,所以各大宇宙一直相安无事。”嬴子衿微微颔首,“宇宙的力量是庞大的,宇宙若吞噬宇宙,能够获得更强大的力量,但有无量劫,那些掠夺者便没办法侵害弱小。”

    “不过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存在我们之间。”君慕浅神情懒洋洋的,“我们是谁,我们可是宇——守护者联盟的成员!让恶霸们闻风丧胆。”

    嬴子衿按着头,轻轻叹气。

    自己就是恶霸,还好意思说别人。

    “走。”司扶倾眨了眨眼,“我们跟上去,看看老二还会被拒绝多少次。”

    临时组成的吃瓜四人组继续前行。

    **

    这一次下山,鹿清柠是打算找一个渡九九重劫的地点,晋升大乘期。

    而仿佛是真的心有灵犀一般,鹿清柠刚抵达无声谷没多久,谈京墨便也赶到了。

    两人面面相觑。

    鹿清柠深吸了一口气,在心中不断告诫自己,千万不要生气,生气坏的是自己的身体。

    但——

    她最近新学了一条道理,叫做“与其内耗自己,不如发疯外耗别人”。

    她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影响自己的心情,那么就只能拿这个来路不明的野男人出气了!

    “谈京墨!”鹿清柠“嘭”的一声,把男人压在了树上,“你是飞龙吗?你为什么跑得这么快?我的话你有没有听懂,你不要再跟着我了。”

    谈京墨顿了下,显然是没有想到她这个举动。

    他稍稍沉默了片刻,缓缓开口:“你……树咚我?”

    “什么树咚?”鹿清柠很生气,一拳砸在了树上,“我要渡劫了,不许跟着我!”

    “咔嚓”一声,树应声而裂。

    鹿清柠拍了拍手,挑了挑眉。

    这一下,这个男人不敢再跟着她了吧?

    她转身就要走,右手却被拉起。

    谈京墨的眉拧起,手指摩挲了一下她的手背,低声问:“手疼吗?”

    鹿清柠的指尖忽然一烫,脑海中有破碎的记忆闪过。

    有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怎么这么不小心,手背都红了,伸出来,让我看看。”

    “没事的啦。”她听见她这么说,“我可是s级进化者,这点小伤算得了什么。”

    那声音笑了一声:“笨蛋阿柠。”

    她反驳:“墨墨才是!”

    声音穿透了时间和空间而来,可她并没有看清楚声音主人的脸。

    鹿清柠猛地回神。

    而就在她愣神的这几秒,谈京墨正在用灵力滋养着她的手。

    “我一点都不疼,但你跟着我,我浑身都疼。”鹿清柠抽回了自己的手,后退一步,“你不要影响我,要不然我就揍你。”

    谈京墨并没有离开,而是深深地看着她:“我给你护法。”

    鹿清柠:“……”

    这个家伙,怎么油盐不进!

    君慕浅还在围观,见此点评了一句:“你二师兄这个样子,看起来像是……像是那个什么,嬴子衿,你们那里用什么词来形容的?就是把全部精力和注意力都放在恋爱上。”

    嬴子衿环抱着双臂:“恋爱脑。”

    “这么说他的确是诶。”司扶倾想了想,也有些幸灾乐祸,“柠姐其实也很宠八戒的,但谁让柠姐现在只有一魂,根本不记得他。”

    君慕浅有些好奇:“哦?我见你师兄也是玉树临风,为什么叫他八戒。”

    “《西游记》嘛,是我们大夏的四大名著。”司扶倾说,“他在我师门排行老二,猪八戒也是老二,所以我们就都这么叫他了。”

    “这样啊。”君慕浅点点头,“洪荒虽无《西游记》这本书,但却是这则故事真正发生的地方,你要是想见见书里的人,我都可以带你见。”

    “真的吗?”司扶倾的狐狸眼亮了起来,“我好喜欢你!”

    “咳。”君慕浅轻咳了一声,“惭愧惭愧,都是我应该做的。”

    嬴子衿看了她一眼。

    君慕浅收了笑,神情严肃:“那个也叫地球的世界也很好玩,让我的好姐妹到时候带你逛逛。”

    “好。”司扶倾双手合十,“我的家园也随时欢迎你们过来。”

    **

    宇宙中的时间是不固定的,时间法则和空间法则永远是错乱无序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修为不够,是无法在宇宙中遨游的。

    而没有灵力的世界,则会借助于科技手段进入宇宙,实力也不必修仙者们差。

    司扶倾和玉回雪已经在洪荒待了几天了,但对于地球和永恒大陆来说,时间仅仅只过了半天。

    郁夕珩回到别墅之后,发现人不见了,只有一张纸条。

    他抬起手,那张纸条便飘起,随后落在了他的手上。

    【阿九,我不放心老二和柠姐,去那个名为“洪荒”的宇宙转转,你在家等着我啊,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给你留了传讯工具哦,你在这个手表上点两下,我就会有感应的,有急事联系我。】

    纸条的最后画了一只狐狸,狐狸还比了个心。

    郁夕珩眼睫动了动,将盒子里的手表取出,戴在了自己的手上。

    这只手表显然是司扶倾精心设计的。

    “九哥!”溪降跑了过来,有些惊讶,“司小姐没跟您在一起吗?”

    “嗯。”郁夕珩淡淡地说,“她去洪荒了。”

    他的指尖一点,纸条便在他的掌心中燃烧成了灰烬。

    “洪荒?!”溪降也听司扶倾提起过另外的宇宙,不由大惊失色,“九哥,那司小姐会不会出事啊,就怕别的宇宙也有很多的强者。”

    “有是一定的。”郁夕珩神情平静,“她不会,因为她是司扶倾。”

    他也知道她让他留下来的原因。

    现在的地球和永恒大陆气运极强,力量庞大,倘若他们都离开了,那么定然会有其他异世界的人心怀不轨,趁机掠夺。

    何其有幸,他可以和她一起守护这个世界。

    他爱她,也爱苍生天下。

    她亦如此。

    “哦,那九哥,你说司小姐又美又强,万一去洪荒被谁看上了怎么办?”溪降心血来潮,突然冒出来了这么一句话,“我觉得很有——”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被及时赶过来的凤三从背后一脚踹在了地上。

    “扑通”一声,溪降是脸着地的,疼得他龇牙咧嘴。

    凤三又踢了他一脚,心里暗骂了一声蠢货!

    为什么会有溪降这种说话不过脑的人?

    郁夕珩已经抬起了头,声色沉稳:“近日你的确很闲,永恒大陆北部有战事发生,你既然无事,那就去那边帮一帮。”

    溪降猛地抬起头,张大了嘴巴:“九哥,我不是我没有我——”

    他的话并没有说完。

    郁夕珩已经抬手撕开了空间之门,直接将他扔了进去。

    溪降惨叫了一声。

    凤三松了一口气:“九哥,司小姐既然给您留下了传讯工具,要不要问问她现在怎么样?”

    郁夕珩看了他一眼。

    凤三十分有眼色,立刻溜了:“属下告退!”

    书房里只剩下了郁夕珩一个人,他微微地挑了挑眉,在手表上点了两下。

    有风声传来,夹杂着雀鸟的鸣叫声。

    郁夕珩开口:“倾倾?”

    司扶倾在郁夕珩点手表的时候便已经有了感应。

    她给郁夕珩留下的事男表,自己带的女表。

    “诶!九哥!”司扶倾立刻抬起了手腕,“我在呢。”

    听见她欢快的语气,郁夕珩眼睫垂下,笑笑:“你已经到洪荒了么?”

    “早就到啦。”司扶倾问,“咱们那里过去了多久?”

    “不久。”郁夕珩说,“你只走了七八个小时。”

    “九哥,你放心,我在洪荒认识了很好的朋友。”司扶倾欢快道,“她们但都可好了,帮了我不少忙呢。”

    郁夕珩神情微顿:“很好的朋友?”

    “我还见到了咱们那里神话传说里的人物。”司扶倾压低声音,“我拍了照了,等回去的时候带给你看。”

    “好。”郁夕珩应下,“如果可以直播,我也会很开心。”

    “直播?”司扶倾迟疑,“可是这个手表只有通讯功能。”

    跨越宇宙本已是难上加难了。

    “可以,完全没问题。”君慕浅的声音响起,“我们帮你。”

    两道新的力量被注入到了手表中。

    下一秒,手表上出现了虚影画面。

    郁夕珩也看见了司扶倾现在所处的位置。

    “九哥,这是小浅,这是阿嬴。”司扶倾一一介绍,“没有她们的帮助,我也不会这么顺利进入洪荒找到柠姐。”

    “嗯,我知道。”郁夕珩笑容淡淡,“去吧,玩得开心。”

    “好!”司扶倾结束了通话,一抬起头,就对上了两道审视的目光,她眨眨眼,“有什么问题吗?”

    “刚才那个……是你夫君?”君慕浅挑了挑眉,“他要求直播,应该是怕你被我拐跑了吧?不过我能理解,我姐妹家的那位也——”

    这句还没有说完,云层中已有声音落下。

    “夭夭。”

    君慕浅:微笑

    咦,给傅哥哥求个520的月票!

    今天520,我的女儿女婿们必须甜甜美美的!

    (本章完)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