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五章别动,给你擦头发

    八皇子把自己浸在水里,泡到水都冷了才从阴冷的回忆里回过神来,他胡乱的在自己的身上搓了两把,发出了淅淅沥沥的水声。

    屏风后的红袖松了口气,一直没听见动静,她还以为八殿下睡着了呢,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看看。

    “殿下要奴婢帮你洗头发吗?”

    想着他自己在浴桶里洗头发不方便,红袖脚步一动,投在屏风上的背影被光一打,明明灭灭的闪烁了下,八皇子看着,眼前划过的一幕正好与这场景重合。

    ……

    那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夏夜,他洗完衣服回到冷宫里,没听到母妃的声音,好奇的走到她的房间看了看,他的母妃往常这个时间都在沐浴,他便没有贸然进去,在门口踯躅片刻,抬手敲门:“母妃,我把脏衣服都洗了,也晾好了。”

    话音和敲门声落下许久,屋子里也没有一点动静。

    小小的八皇子疑惑又不安的抬起手,猜测母妃可能是在浴桶里睡着了,不叫醒怕是会着凉。

    可被水泡的发白的手指在即将碰到门板的时候,他又触电一般的收回了手。

    “不行,母妃不喜欢我打扰她,要是我这个时候把她叫醒,她不高兴又会打我吧?”

    想起昨夜鸡毛掸子抽在身上的滋味,八皇子下意识的颤了颤,犹豫着走开。

    他出了门,坐在外面的门槛上等着,双臂抱着自己的腿,下巴搁在膝盖上,就这么一晃一晃的看着天上的星星,看着看着便睡着了。

    小脑袋一点一点的,不知睡了多久,忽然一阵风过,他猛地一低头,被自己吓醒,茫然无措的环视一周。

    “阿嚏——”

    猝不及防打了个喷嚏,八皇子感觉心里莫名的有些慌,他站起身来,活动下发麻的腿脚,想着母妃,又跑了回去,“笃笃笃”。

    “母妃?”

    依然没人回答,这下八皇子彻底慌了,怎么这么久还没醒?

    也顾不上会不会被打骂,他用力的推开门,小小的身子在跨过门槛的时候被绊了一下,摔在地上,掌心在地砖上划过,没破皮却火辣辣的疼。

    他苦着小脸抬起头,然而从这个角度正好透过屏风下面的缝隙看到了一双赤裸的脚悬浮在半空中。

    他心头一跳,头皮蓦地紧绷起来,明明是盛夏暑天,他却感觉到一股凉气从地砖蔓延到他全身,冻得他移不开视线。

    手脚都在发抖,他不知道是冷的,还是吓得,总之他就这么在地上趴了很久很久,直到脖子酸痛,那声卡在喉咙里的“母妃”才脱口而出,尖利的划破了冷宫寂寥的夜。

    ……

    “八殿下——”

    “别过来!!”

    回忆不过一瞬,在看到屏风上的影子再次动起来的时候,八皇子不由得浑身都僵硬了,眼里闪烁着惊惧的光,紧紧贴着浴桶的边缘。

    这一声喊的有点大,连门外的萧钰都听到了,她脸色微微一变,推开门就走了进去。

    然后对上红袖茫然无辜的眼神,她皱了皱眉:“怎么回事?”

    红袖一头雾水:“方才八殿下在沐浴,因他不喜欢人伺候,奴婢便在这边等着,久久听不到水声,奴婢怕他睡着,想去看看,就听见八皇子又动了起来,想着他自己洗头发不方便,奴婢想帮忙,结果——”

    结果如何,大家也听到了。

    红袖有些委屈,她还没走出屏风呢,就被吼了这么一嗓子,亏得进来的是世子,若是旁人,少不得以为她对八殿下做什么呢!

    萧钰:“……”

    救人的时候她就知道八殿下不好相处,性子谨慎敏感极了,可没想到这么敏感。

    她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忽然听到了悉悉索索的衣料摩擦声,片刻后就见洗漱干净的八皇子自己穿好了衣服出来。

    他穿的是萧钰八九岁时做的却还没穿的新衣服,石青色的褙子,脖颈处带着一圈兔毛,暖融融的包裹着八皇子的小脸,他抬眼看过来,拘谨的伸手捏了捏袍角,“我、我洗好了。”

    红袖不由得惊叹一声:“八殿下长得真好看,和方才简直判若两人!这走出去,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仙童下凡了呢。”

    萧钰点点头,“好好的调养一阵,还能更好看。”

    她走过去,在八皇子茫然的目光中伸手拿起一边搭着的毛巾,“来,跟我走。”

    八皇子抿着唇,跟着萧钰穿过屏风,绕过浴池,来到了一扇暗门前。

    萧钰推开门,八皇子鼻尖微动,立刻闻到了一股幽幽的冷香,好像是梅花,却又不全是,仔细分辨好像还能闻到梨香,余韵悠长,似是新雪覆红梅,压了花瓣,却藏不住暗香冷冽。

    蓦地,他脚步一顿,莫名觉得这味道有些熟悉。

    萧钰走进自己的卧房,见八皇子没跟上来,疑惑的转过身:“怎么了?”

    八皇子:“没事,就是觉得这味道很好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帮了他的缘故,萧钰总觉得在自己面前,八皇子虽然也紧张,但好像话更多一点?

    她轻轻一笑,冲着他招了招手:“殿下过来,坐在这儿。”

    八皇子踩着柔软的猩红色的长绒地毯,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

    “殿下大可以放心的踩,地毯就是用来踩的,何须如此小心?”

    八皇子走到梳妆台前坐下,一侧身却见到了一面等人高的镜子,镜面清晰明亮,映着房间里的灯,闪烁着荧荧光辉。

    见他好奇,萧钰一边解释,一边拿了毛巾盖在他的头上。

    “这是从海外传来的东西,照人如映水,很是清晰,名唤穿衣镜。”

    “唔……”

    一不留神被盖住了眼睛,八皇子忍不住动了动。

    “别动,湿着头发容易头疼,我帮你擦擦。”萧钰说完,想起红袖的话,她又补充了一句:“可以吗?”

    八皇子惶然的抬起头,还顶着那块毛巾,露出了下面一双黑亮湿润的大眼睛:“……可以的。”

    萧钰被他这模样逗笑了,这家伙活像是偷吃被发现的小仓鼠,头上顶着饼干屑,茫然又无辜。

    她顺手在他的头上揉了一把,笑着赞道:“乖,擦干了好上药,之前三皇子扯的地方我看掉了不少头发,还冒了血丝,得好好的处理。”

    八皇子这回乖乖的不动了,转回身子任由萧钰没有章法的给自己擦头发,他抿紧了唇瓣,感受着头上的力道,默默在心里道:世子擦头发的手艺……真的很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