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7章 那年(1)

    六年前的那个晚上,雨夜,江面,冲锋舟上。

    其实阮青青一直没有完全看清那个当兵的容貌。因为他的脸,实在是太脏了,泥渍乌黑,左一道右一道,好像很多天没洗了。

    但他着实年少轻狂:“船真翻了,我也能把你再救起来。”和阮青青印象中刻板无趣的当兵的人,完全不一样。

    于是她的语气也不自觉地轻松起来,带上几分少女的傲娇:“其实我也不是那么怕,但是我没坐过这种船,水又急,我才不适应。等我再习惯一下下就好了。”

    他又笑了笑,笑得很浅,脸部肌肉线条舒展开,露出一口白牙。他问:“你是高中生?”

    “嗯。”

    “高几?”

    “高二,马上升高三。”

    “那不是学习特别忙?”

    “嗯,刚刚我还在屋里温书呢。”

    “书呆子!这么大的雨,发了洪水,还读书?”

    “我才不是书呆子!哪里想到洪水会淹到我家来!”

    他倒是点了一下头,很有些老成持重的模样:“今年的水的确大。不过放心,有我们在,不会让你们老百姓出事。”

    阮青青斜瞥他一眼:“你多大了?”

    他一脸正气:“小姑娘家家,问我年龄干什么,反正比你大多了。”

    “切~”

    她开始猜:“二十?”

    他又笑了:“我有那么嫩吗?”

    “二十二、二十三?”

    “别瞎猜,你都叫叔了,还猜什么猜?”

    “呸!”

    她呸这一下,两人都笑了,随即同时一愣,因为彼此都有种亲近了不少的感觉。他神色一正,说:“累就休息会儿,但别真睡着,再掉水里了,我还得捞。”

    “我不累。”

    “随你,那看看风景吧。”

    阮青青噗嗤笑了,这人真逗,黑灯瞎火,荒村大水,有什么风景可看啊?这会儿她真的一点都不怕了。她觉得这个当兵的,真不像个兵,有点狂,有点调皮,还有点漫不经心。但偏偏救援做事稳得像天兵降临。

    她想他其实是个好兵。

    “你是哪儿人?”她问。

    “无可奉告。”

    阮青青嘟起了嘴,过了一会儿,又不死心地问:“你叫什么名字?”

    “人民解放军。”

    阮青青有点不高兴了,望着远处,没再看他。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平时她是个和男孩子相处话不多的人。年级里有几个人追她,但她觉得他们都幼稚得很,话都不想跟他们多说。她也没什么玩得好的男性朋友。可今夜,或许是洪水来袭太刺激,刺激了她的神经;或许是夜色太暗,河水太冰,茫茫洪灾中,只有这么一个人,坐在自己身旁。她看着他的背影,他的侧脸,他的坐姿,还有他握桨的手,就想和他多说几句话,想知道他从哪里来,他到底是谁。

    也不知他是否察觉她生了闷气,安静了一会儿,他忽然提醒:“前边水急,坐稳了。”

    他只一句话,阮青青心头那点闷塞,一下子就散了,很乖地“哦”了一声,坐稳不动,缩得像只乌龟。

    他忽然笑了一下,眼睛亮晶晶的。

    阮青青的心,就像被什么东西,无声地轻轻撞了一下。就像水下的暗流,轻轻撞击岩石;就像夜归的游鱼,撞上他们的艇,又悄悄游开去。

    他说:“别怕,有我呢。”

    “我不怕。”

    果然,小艇安全渡过了湍流。

    阮青青注意到他干裂的嘴唇,立刻从包里掏出瓶水,拧开递给他:“喝点水吧。”

    他没接:“你留着自己喝。”

    “我包里还有两瓶,足够了。”

    “谢了。”他这才单手接过,鬼知道这当兵的到底渴了多久,居然仰头一口气将整瓶水喝完,咕噜咕噜的,喝完还很爽的样子呼了口气。阮青青看着他脖子上流淌的不知是汗还是水,只觉得他和她接触过的所有男人都不一样,和父亲叔伯们不一样,和男同学不一样,和谁都不一样。

    那时阮青青还不明白,对于她这样一个少女来说,他已是青年了,即将褪去满身少年气,长成一个男人。

    阮青青也喝了几口水,又从包里摸出块巧克力递给他。

    他斜了一眼,还是没接:“你……准备得倒是挺齐全的,小朋友很惜命啊,不错不错——留着自己吃。”

    “你不饿吗?吃吧。”

    “不饿,我任务结束了有吃的。”

    “方便面吗?”她看过新闻,官兵们时间紧迫,环境艰苦,吃的都是方便面。

    他笑了,伸出一点舌尖舔了舔上唇,说:“方便面挺好吃的。”

    阮青青不信,现在的年轻人谁还爱吃方便面。何况电视新闻里说,他们经常顿顿吃,天天吃。

    过了一会儿,阮青青忽然起身,飞快将一条士力架塞进他的迷彩服口袋里。他的神色有些错愕。

    “你吃啊。”她小声说。

    他伸手摸了一下口袋里的东西,又看她一眼,说:“行,那我就收下,当做个纪念。”

    不知为什么,十七岁的阮青青听到这句话,忽然有了一丝悲伤的感觉。

    ……

    阮青青已经很久没有想起那一夜的事了,毕竟只有一夜。尽管后来,她曾经多次返回老家,甚至还找到当地驻军单位附近徘徊,想看看会不会奇迹般地再遇到那个人。但每次都无功而返。

    她再也没能见过他。

    可是今晚,当她第一眼看到骆平江,明明身份、衣着、神态都和那个兵不一样。然而她还是一下子就想到了那个人。

    连声音都很像。只不过比那时,低沉了许多,也少了那股傲气和漫然,取而代之的是男人的平和,以及若有若无的冷淡。

    可是,他,真的是他吗?

    他也是怀城人?不是军队的,而是武警。他还是陈慕昀的亲表哥。

    阮青青心中涌起一股荒谬的感觉。

    她又想起,刚刚骆平江看到自己的反应,没反应,很平静,甚至有些避嫌式的冷淡。

    阮青青的心忽然就平静下来,平静得仿佛不曾起过半点波澜。

    无论他是不是那个人,不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