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8章:丢脸

    一位族老张张嘴,表情也透着尴尬。

    抬起手,恨铁不成钢的点了点韩水生,“你呀你,这不是糟蹋我们一族的名声嘛。”

    这件事肯定是瞒不住的,一旦传扬出去,以后谁还敢嫁到他们韩家来。

    女子嫁妆属于本人,这可是朝廷律法明文规定的,不管告到哪个官府,都是毫无争议的事情。

    倒也不是没有婆家动媳妇的嫁妆,那也得把媳妇给笼络住了。

    韩家呢?

    韩老三死了,留下孤儿寡母,结果这一大家子往死里磋磨。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他们这是吃准了秦氏不会反抗?

    韩水生爱面子,这几乎是男人的通病。

    昧下儿媳妇嫁妆这件事,闹得全村人都知道了,他只恨不得有条地缝钻进去。

    当然这事儿怪不得旁人,也是韩老头对秦氏的忤逆不喜,想着钱怎么样都留不住,故意没有说清楚,至少分家的时候在外人面前,也能长长脸。

    放眼整个村子,有谁分家,做父母的能分五十两银子给儿子儿媳的。

    本以为秦氏不会闹起来,却不想她压根就没准备平静的离开。

    韩老头微微眯眼,看向秦氏的眼神都带着钩子。

    他就不信了,一个寡妇带着一个傻儿子,能混出什么名堂。

    离了韩家,孤儿寡母带着五十两银子的巨款,岂不遭歹人惦记?

    不得不说,因为秦氏害的韩家上下颜面尽失,韩老头已经有了盼着秦氏母子死掉的念头。

    本身他对家里的事情都不太上心,在韩老头心里,韩大牛才是最重要的,作为长子日后是要给他们养老的。

    韩老三没了,自然指望不上,对秦氏极其狗蛋这个孙子,也就不太在意。

    身边活泼可爱的孙子有三个,整天爷爷长爷爷短的,比起狗蛋这个一脚提不出两个屁的闷嘴葫芦,哪个讨喜不言而喻。

    里正极其韩家族老也没想着游说,事情都闹到这个地步了,脸也丢了,哪怕秦氏不想离开,这老夫妻也不会再留下他们母子。

    故此,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

    **

    秦鹿带着儿子回到屋里,想不到中午刚收拾好,连一个囫囵觉都没谁,这就得搬走了。

    她倒是想带着儿子走的远远的,试图给儿子一个更好的环境,远离现在的人际关系。

    奈何如今交通设施落后,路费极高。

    她能承受得住颠簸,狗蛋这小身板却不行。

    “儿子,咱们今晚去县里客栈住着,好不好?”

    韩镜点头,他是无所谓的。

    能离开韩家自然最好不过,现在分家了,眼不见为净。

    现在他只对“母亲”感兴趣,想知道这具身体里的魂儿,到底是谁。

    环顾屋子,娘俩在韩家真的没有什么东西,或者说是没有属于自己的东西。

    掰着指头数一数,只有狗蛋用的被褥了,那也破的不成样子,里面的棉花早已结块发硬。

    “被褥不带了,咱们轻装赶路。”

    揉揉儿子稀疏发黄的头发,笑容温暖。

    从被子上撕下一块破布,把五十两银子卷起来,绑在腰上,拉着狗蛋的小手走了出去。

    秦氏在东桑村没什么关系好的人,这几年几乎都在家里操持家务,其余的时间也是独自一人上前打猪草,因为她本身性格内向,再加上韩家常年的欺压,很少说话,自然也没人和她亲近。

    族里的人看到他们母子出来,手里压根就没带东西,窸窸窣窣的议论起来。

    “我陪嫁的时候,兄长找巧匠为我打造了一张拔步床,分家带不走,你们有谁想要的我可以便宜卖给你们。当初花了十二两银子,现在我只要你们八两。”

    那张床肯定是带不走的,但是秦鹿也不想便宜了韩大牛。

    小王氏听到这话,顿时急了。

    “弟妹,你这是干啥,就算分家了,咱们也是妯娌,那张床我们用了好几年了,你……”

    “分家是因为恶心你们,我的陪嫁,你们用了好几年就成了你们的了?”秦鹿淡淡瞥了对方一眼,“舍不得就出钱买走,否则就免开尊口。”

    在场的人有人回忆起当初秦氏嫁过来的场面,其他的不说,就是那张拔步床已经让不少人吃惊了。

    新嫁过来的媳妇倒是不清楚,却也产生了兴趣。

    只是还不等这些人开口,韩老头那边倒是先出声了。

    “我们买。”

    “他爹!”韩王氏尖叫制止,“你说啥呢。”

    买什么买,给了她五十两银子了,就那么一张床,留给韩家又怎么了。

    这小贱蹄子,怎么如此恶毒。

    韩老头眼神冷冽的盯着妻子,看的韩王氏都有点发懵。

    “给她钱。”

    韩王氏心里再愤怒,也不敢当着众人的面驳了丈夫的面子。

    最后只能去里间去了银子,不情愿的塞到秦鹿手里。

    秦鹿满意的带着狗蛋离开了,众人见没什么热闹可看,也纷纷三五成群的走了。

    里正等人倒是不奇怪,韩大牛夫妻俩用了人家的嫁妆,不能白用。

    让别人买走那张床,日后谁看到都得嘀咕韩水生一家子,这件事大概率好几年甚至十几年都过不去。

    几位族老站起身,语重心长的叮嘱了韩水生几句,最后隐晦的看了韩王氏两眼,摇头叹息的走远。

    等家里没了外人,韩王氏瘫软在椅子里,眼泪扑簌簌的落下来。

    “没了……”嘴里呢喃低语。

    家里存了这么多的银子,一下子就被那个贱蹄子带走了一小半,让她越想越心疼。

    只恨不得冲出去,把秦氏带走的银子抢回来。

    小王氏心里也不痛快,毕竟秦氏的那张拔步床真的很漂亮。

    听说是当初秦家兄长找的一位家里做木材生意的同僚,采购的好木材,找巧匠打造的。

    别说是东桑村,就是放到县城里那也是很少见到的。

    毕竟连徐氏看了都觉得稀罕。

    床是留下来了,却硬生生的掏了八两银子。

    那可是八两呀,他们一大家子每年也不过二两银子的开销。

    “娘,您喝水。”小王氏给婆婆送了一杯水。

    韩王氏心里火气大,本想撒撒火的,看到是侄女,心思转变,只觉得侄女贴心。

    “还是你心疼我。”端着茶杯喝了两口,噙着泪抽噎两声,“我是缺了他们吃的喝的了?他们娘俩心够毒的,那可是小六十两银子呀,哎哟哎哟……”

    可能是被气的狠了,捂着心口哼哼唧唧。

    小王氏见状,招呼两弟妹上前伺候着韩王氏进了里间休息。

    至于接下来的事情,似乎也没什么太大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