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七章 发饷

    “你们可以成立一家商会,由诸位共同经营,这一百万两,本王只要你们六十万两,剩下的四十万两算本王出资商会,当然,商会盈利,本王也要抽成。”赵煦表情认真。

    这下众人都明白过来了,燕王的意思是,剩下的六十万两他们一起凑。

    按出钱的比例将来分利,如此一来,他们承担的风险就小了。

    “我愿出两万两。”

    “我家出五千两。”

    “……”

    豪族们纷纷叫嚷起来,这风险低,盈利大的生意,不参与是傻子吗?

    赵煦微微点头,轻轻舒了口气。

    他的谋划算是成功了。

    其实一百万两是他故意喊的高价,他本意不过是六十万两。

    多要这四十万两,不过是作为虚价去占商会的抽成罢了。

    现在,等于他只出了一个技术就赚了六十万两,今后还有红利。

    不过制冰之术如此暴利,他不独占,却与豪族们分利也是无奈。

    毕竟制冰之术十分简单。

    燕王府若是自己经营,没启动资金不说,他在江南又没势力,技术很容易被偷窃或强夺。

    最终可能赚不了银子,还得折本。

    而用这个忽悠燕郡豪族上船就不一样了。

    拿了豪族们的银子,他就稳赚不赔了,这和当代的融资一个道理。

    而且为了赚钱,燕郡豪族还会付出大量精力来保证技术不会外泄,又保证了他后续的盈利可能。

    当然,他也没有狮子大开口,让豪族掏太多银子。

    不是他心善,而是要的太多反倒容易让他们铤而走险,耍阴招获取制冰之法。

    而银子分摊起来不多,他们就没必要冒这个风险了。

    傍晚。

    柳梢挂着一抹斜阳,预示着天色将晚。

    不过此时,燕王府却更加热闹了。

    决定入股的豪族生怕自己无法加入商会。

    当即便让奴仆回去抬银子,拿地契,搬运布匹,粮食等物。

    王府的前院空前的忙碌。

    “秦账房,你可得记清楚了,别弄错了。”

    刘福搬一张藤椅,让赵煦悠哉地坐着。

    众多豪族子弟围着秦账房,让他登记自己的出资数量。

    秦账房擦着汗,频频点头,“殿下放心,小的一定将功赎罪,不会弄错一点。”

    赵煦点了点头,又对面前抬着称的家丁说道,“看仔细了,这可都是银子,不能称错了。”

    豪族派出的家丁也在旁边盯着秤砣上的数字。

    称旁边是一箱箱的银子。

    大量的现银对豪族们来说不容易拿出来的。

    毕竟在古代银子是紧俏的硬通货。

    所以赵煦的原则是,银子第一,田产第二,其他第三。

    于是,豪族们凑了二十万两现银,剩下的都拿了田产,粮食等货物抵。

    一直忙碌到天色黯淡,统计才结束。

    秦账房把账册拿给了赵煦。

    “殿下,现在库房入了二十万两现银,另有田产六万亩,粮食五万石……”

    赵煦一边听,一边点头。

    当下大颂的田产大概五两银子一亩,还是比较贵的。

    “殿下,既收了银子,是否可传授我们制冰之术了。”

    燕郡三十八个豪族的家主俱在,还在等着。

    “当然。”赵煦让众人进屋,当着众人的面演示了一遍制冰的过程。

    豪族家主们惊讶的目瞪口呆。

    原来神神秘秘的制冰之术如此简单。

    “这也太简单了。”张谦的脸色当即冷了下来,他觉的被耍了,“殿下将此术卖的未免太贵了吧。”

    “嗳,张员外这话就不对了吧,此术虽简单,但殿下若不展示一番,你又怎么得知?”董元摊了摊手。

    “你……”张谦顿时被问的哑口无言,只得瞪了眼董元。

    这老小子现在是摆明了要抱燕王的大腿了。

    赵煦给了董元一个赞赏的眼神。

    刘福和他说了,一开始董家,吕家和杨家都派出了长子。

    说明这三家对王府的态度不像张家,黄家和杜家那么恶劣,可以拉拢。

    他笑了笑,“正因为技术简单,所以才能一本万利,现在本王把技术交出来了,你们可要严格保密,否则商会亏本,本王概不负责。”

    众人无话可说,燕王的话有道理,就是因为简单才能盈利丰厚。

    不过想到技术若是泄露,他们赚的就少了,有人立刻喊道:“若是谁泄露了制冰之术,他就是我三十八家之敌,今后和他不死不休。”

    张谦脸色难看起来,他刚刚忽然生起将此术卖给他人想法,如此便可赚回自己的钱,说不定还能大赚一笔。

    赵煦这么一点,群情激奋,他顿时打消了这个想法,不然被其他家知道了。

    他张家在燕郡就成了公敌。

    “好,既然如此,我们在此盟誓,谁若将制冰之术泄露出商会,天打雷劈,不得好死。”董元转身对众人说道。

    众人纷纷附和,一个个当着众人立誓。

    张谦虽不乐意,但也无奈也只能跟着立誓。

    赵煦跟着盟誓,他是净赚的,技术能保密下来,自然是好事。

    闹腾到天黑,杨家家主杨程说道:“殿下,今晚我等天香楼摆宴,殿下可否赏光前来?”

    “实在抱歉,本王大病初愈,身体还有些不舒服,也不宜饮酒,过几日,过几日。”赵煦推脱。

    他还有不少事需要处理。

    “既如此,那就改日。”豪族们也不生气,赵煦的理由无懈可击。

    纷纷行礼,豪族们渐次离去。

    商会的事宜,赵煦全部交给他们了。

    他们需商议下派那些人南下,又如何保密运输原料。

    待众人离去,赵煦带着刘福进了王府中院的库房。

    此时,里面摆着一排排的箱子,都是白花花的银子。

    银子之外,还有一麻袋一麻袋的粮食,角落里还有精美的布匹等物。

    “去,把常威叫来。”赵煦说道。

    这么多财富堆在王府里,此时就像是小儿拿金过闹市,没人觊觎是不可能的。

    这些豪族可都是黑白通吃之辈。

    所以,当下要保住这笔财富,只能依靠常威了。

    刘福出去。

    不多时常威就到了库房外。

    赵煦令家丁搬出一小箱子银子,问道:“王府一共欠了你们多少银子?”

    “禁卫军的饷银是一月三两,一百人,三个月共是九百两。”常威望向赵煦的眼神缓和了一些。

    这位燕王说三天给他们发饷,如今连一天也没用到。

    “这个箱子里是一千两银子,你都拿去。”赵煦把箱子交给常威。

    “九百两,就是九百两,王府不能欠饷,末将也不会多拿一分。”常威梗着脖子说。

    “真是个死脑筋,殿下给了,你拿着就是。”刘福站在一旁说笑,结果换来常威一个瞪眼。

    “多余的是给受伤将士的,另外,王府库房现在十分重要,需要严格把守,你让将士们辛苦点,本王不会亏待尽心办事的人。”

    身为燕王,执掌兵权为第一要务,自然要拉拢士兵。

    而且常威脾气直,又是猛将,白天的时候砍人简直和切菜似的,更有必要驯服他。

    听说是给受伤将士的银子,常威的眼神柔和下来,里面有了些不同的东西。

    重重抱拳,他高声道:“殿下放心,有我常威在,不会让库房丢一粒米。”

    “嗯,有你这几句话,本王就放心了。”赵煦笑道。

    常威离去,赵煦伸了伸懒腰,有意无意对刘福说道:“刘福,咱们王府有坏人啊。”

    “小的明白,王府内还有豪族安插的眼线。”刘福眼睛眯成一条线。

    否则为何有豪族的家丁前来搭救张寒。

    “你把王府内所有的家丁婢女都叫到寝殿前。”丢下一句话。

    赵煦径自向寝殿走去。

    这时,凤儿正坐在寝殿前的台阶上,支着下巴发呆,鸾儿则倚在门边把玩着头发。

    突见赵煦回来,凤儿站了起来,一脸笑容。

    鸾儿则是抿嘴浅笑。

    赵煦笑了笑,两个丫头不过十四五岁。

    在当代正是青春少女的年纪,那副王府一本正经的架势不过是出于威严必须装出来而已。

    没人的时候便露出了少女本性。

    “殿下回来啦。”凤儿过来,很自然搀住赵煦的胳膊。

    以前赵煦没疯的时候,三人的主仆关系就很融洽。

    鸾儿到没凤儿那么大胆,只是陪在身边。

    “忙了一日,倒是冷落两位美人。”赵煦笑嘻嘻的。

    没办法,当下生存是第一位的。

    “王府事务繁多,殿下自当以要事为重。”凤儿饶是活泼也经不住赵煦这般调笑,不由红了脸。

    鸾儿更是羞涩地低下头,心道九皇子的疯症愈合,怎么人却浪荡了许多。

    她正想着,忽然看见王府内的家丁和婢女陆续来到后院,不禁向赵煦露出疑惑的神色。

    赵煦淡淡笑道:“不要担心,旁观即可,本王今晚要查出府内的奸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