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666章 刻舟求剑,全族之力【4000字】

    孙艾依然不那么安静地用辅脑作为媒介,投影出个身型守在任重身旁。

    她也承担着辅助计算工作,她的主脑以及包括两尊智械组成的全部辅脑拢共加起来的巨大算力,有90%的部分都已经转移到了任重手里这项目上。

    随着赤锋族人一代代的繁衍生息,绝大部分人在正常的寿终正寝之后都捐献出了大脑,如今孙艾持有的主脑规模极为庞大,早已今非昔比。

    当然,孙艾的算力规模依然远不及机械帝国的超网中枢,那毕竟是占据了古盘星系接近四分之一疆域的巨大帝国,也有着千万年的历史积淀。不过得益于算法优化以及自身的类人思维,孙艾在面对一些需要联想能力的高阶计算时,表现却又远强于帝国超网。

    在赤锋军团的驻地里,包括杨米思在内的诸多在冷冻储备人才库中的高阶科学家都被同时唤醒,远程协助着任重在源星星系中的分析工作。

    城主又一次通过与孙艾的思维共鸣探知到了任重的动向。

    他大为惊诧。

    之前他就知道任重返回源星星系的目的,但他并不认为任重能找到静止亚空间。

    这玩意儿藏得比暗物质还深,探测手段没达到足够的精度,根本不可能有丝毫反应。

    即便它就近在咫尺,哪怕两者间的坐标完全重叠,也该毫无知觉才对。

    但现在看来,城主这绝对观察者也显然低估了任重与赤锋军团的科技水平。

    城主暗想,任重该不会真能在活着的时候就找到静止亚空间,然后发现那一堆依然存放在静止亚空间里的远古冷冻舱吧。

    那些老古董倒没什么实际作用,大约只有些收藏价值。

    但城主和他的第一代同伴在建立静止亚空间时,不但投入了冷冻舱,还留下了一份城主本人的笔记。

    在某些方面,城主与任重倒是有很多相似之处,譬如因为信不过智能系统的可靠性与保密性,总喜欢将心头最大的隐秘用最传统的方式悄悄记录下来。

    犹记得任重在青少年时期常常与人调侃,正经人谁写日记。

    这事儿城主应该也做过。

    可奇妙的是,当科技水平发展到一定的程度后,写日记反倒成了最安全的信息保密手段,也可能是人死之后能够维存着人的存在感的最好的凭仗。

    在城主的日记里,记载了他从第一次醒来,开始与哲罗接触,一直到最终将所有冷冻仓送进绝对静止亚空间,自己又死在归零武器下之前的全部心路历程。

    等任重看完这本日记,哪怕依然会有些疑惑,但至少能搞明白他心中最想弄清楚的问题。

    “人类到底怎么了?”

    ……

    在杨米思的漫长人生中,他极少表现出精神亢奋的模样。

    他对自己身边的同事也从未满意过。

    他的前半生虽然阅历丰富,也曾长时间地傲然伫立在学术之巅,但他却总觉得自己与其他人颇有些格格不入。

    他总想去追寻真正的真理,对现状也总充满了不满,更认为机械帝国的“拿来主义”是个根本性的错误。

    这正是他建立初代暗物质捕捉技术之后,在机械帝国内部备受排挤,最后索性成为冷冻储备人才来逃避现实的原因。

    直到某一天,他终于因为任重而被起出。

    在认识了任重之后,杨米思原本沉寂到近乎死去的心,又活泛了起来。

    在被任重挖角到赤锋军团后的短短数千年时光里,他在赤锋军团的内部看到了过去一百万年都不敢想象的大飞跃式科技进阶。

    他不仅亲眼见证,更投身其中,留下了自己的足迹,在赤锋族与人类的历史中,写下了属于自己的浓墨重彩的一笔。

    杨米思觉得自己此生无憾,也会偶尔幻想,如果机械帝国亦或是赤锋族能够挺过眼前这难关,然后冲出古盘星系,哪怕时间再过去一千万年,自己的名字也会出现在历史书上。

    杨米思理论也依然会出现在教材之上,或许已经变成了史料,或许依然是让学生们深恶痛绝的奠基理论。

    他本来已经满足,大多数时候都在冷冻沉眠,将大部分工作都移交给了任重与学生们。

    但现在,任重却又一次将一个无法抗拒的诱惑摆在了他的面前。

    第一次从任重口中听到“绝对静止亚空间”这个概念时,杨米思的第一反应是不信,认为任重是想错了。

    所谓的绝对静止,就是时间冻结,这在杨米思看来,这等若时光倒流亦或是穿越未来,都是不可能实现的谬论。

    这不符合他的人生信条,也不符合科学真理。

    这般念头在杨米思的心里极为根深蒂固,以至于险些想当场撂挑子。

    任重为了说服杨米思,几乎被迫想要在信息流通讯网络中拿出自己曾经拥有的复活能力予以佐证。

    但后来任重又改了主意,倒不是他害怕在信息流通讯中暴露了秘密,反正他现在所做的一切事,自己的动态,都能算得上绝密,这会儿还没翻车,就证明孙艾的加密算法有保障,值得信赖。

    主要是任重觉得,哪怕他真说了,老杨也未必会信,任重都没办法给自己找证据。

    他只是索性将星空赤锋甲的探测仪采集到的全部数据一股脑扔回去,让杨米思自行判断。

    任重只等了不足十分钟,杨米思就先抛过来一个疑问。

    老杨说道:“从检测数据上看,该区域的确有异常。按理说,空间无处不在,就算暗物质也该是空间的一部分,在宇宙中,不可能出现完全没有空间震荡的区域。”

    所谓的空间震荡,是一个非常复杂笼统的概念,包括引力波,也包括物质态的轻微颤动,还包括能量态的超微辐射,也包括真空量子涨落现象。

    在四级神之粒子的科技层面里,真空中依然有质量与能量,而且这量还不小。

    即使是绝对的零度真空中,也依然每时每刻都有极其微小的基础粒子在虚空中诞生,又湮灭。这些粒子在诞生过程中,需要吸收外部能量,但湮灭过程中却又会释放能量。

    这基础粒子的诞生与湮灭,用21世纪的理论来描述,就是正负电子的交互。在此过程中流转循环达成平衡的能量,就是零点真空能。

    在赤锋族内,曾经有人提出,如果能将这交互过程中断,在基础粒子形成时将其收集起来,储存下来,等到需要时,再将其释放出,不就能提供大量无限能源了么。

    但后来这方案被证实为不可行,因为即便以赤锋军团的科技水平,也没办法掐准那基础粒子诞生的刹那,将其捕捉冻结。

    那么这无限的能源自然就成了人们都知道它存在,却暂时无法利用的东西,只能放任宇宙挥霍。

    但现在看来,起码在任重发现的这片异常区域中,收集零点真空能变得可行了。

    任重反问道:“所以这不就证明了静止亚空间的存在了么?”

    杨米思又笑道:“可是,它真的静止吗?你按照自己的记忆,回到了曾经源星所处的位置,感知到了它的存在。可是,它真就没动么?要知道,即便是源太阳,本身也在围绕着古盘中央大黑洞而公转,而就算是古盘星系,本身也围绕着大涡流本星系群而旋转。包容了大涡流本星系群的史隆长城,也在向着可观测宇宙的中心处以稍低于光速的速度前进。所以,你所谓的静止亚空间并非真正的静止,而是依然在永恒的运动中。如果它在三维宇宙中的坐标都在变化,又如何证明它自身内部的时间是静止的?”

    杨米思提出的疑问并未超出任重的预料。

    任重早已考虑到了这点,说道:“按照老杨你这说法,我现在回去找它,是刻舟求剑。这舟就是源星星系,那我本该找不到它才对。可我竟找到了。所以,从结果反推过程,事实证明,这舟不只是源星星系,而是整个古盘星系。静止亚空间是以古盘星系的中央大黑洞为支点,又在源星星系中进行着同步公转,也跟随着古盘大黑洞在宇宙中运动。”

    “或许它里面的时间流速并非完全静止,依然在流淌,但其时间流速绝对远低于正常的宇宙空间与其他亚空间,可能是亿分之一,也可能是十亿甚至千亿分之一。它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绝对静止,依然是相对静止。但它内里的时间流速相较于人类这个族群的常规认知,相较于人类的寿命,而显得是绝对静止。支撑这片静止亚空间存在的能量,正来自于古盘中央大黑洞。”

    “如果我们能搞懂它抽取中央大黑洞的能源的方法,找到它在古盘星系中相对静止的原理,那么我们是不是就有机会顺着这原理继续前进,创造出一片相较于整个宇宙,不管是可观测的还是暂时不可观测的宇宙,都真正意义上永恒地静止的亚空间?”

    “当然,我暂时也想不出这玩意儿会有什么用,可重要的是过程,不是么?当我们创造出真正绝对静止空间时,是否就已经掌握了大统一公式?当我们让某一片区域从宇宙中剥离开来时,是不是就掌握了时间穿梭的能力?比如说,哪怕面对不可能击败的敌人,我们将一批人作为火种,藏在这亚空间里永恒地冻结下来,跨越个万万亿亿年的周期,是不是就能避开敌人,为文明的存续而保存下来火种?”

    “总之,它代表了无限的可能,而我认为值得一试。”

    杨米思闻言,沉默了很久。

    他扭头看向一旁,那边是一个尚未打开的传统镜面显示器。

    显示器的光泽背景里反射出了他自己的模样。

    如今的杨米思,早已不复当年与任重初见时的中青年模样,而是变成了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

    这些年来,哪怕他已经足够节省性命,但还是因为时不时的复苏而一点点老去。他剩下的时间其实不多了。

    任重的潜台词就是,“该拼命了。”

    “好!我试试看。”

    “不是试试看,而是没有退路,只能一往无前。这是你追寻科学的极致的最好的机会。我有一种预感,一旦错过这机会,就再也不可能站在科学之巅了。可以说,只要你成功了,以后的人类不管再创造出任何新东西,都无法跳出你指明的方向。以后,你杨米思就是科学的化身,你本身就是科学!”

    杨米思突然笑了,说道:“任重你这家伙,我发现你有一个最大的特质。”

    “什么?”

    杨米思嘿嘿道:“其他人在你身边呆得太久,考虑问题也太感情用事,所以很难像我这样跳出你给我们画出的大饼的圆圈来看待问题。你这家伙,真的很擅长指使别人做事啊。你倒是好,仗着永生不老可着劲的霍霍光阴,但我们这些陪着你向前走的人,却又都总不可避免的一个又一个被时间这售票员踹下车。真让人不甘心啊。”

    任重这边微微隔空脸红。

    仔细想,竟真是这道理。

    他扭捏了一下,才缓缓说道:“抱歉,老杨,我是太兴奋了。”

    “没事,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历史证明,没有一个领袖能仅靠着一个人解决所有的问题。懂得带动其他人的情绪,懂得勾勒出足够伟大的理想去引领旁人,能将一个庞大族群的潜能完完全全地调动起来,正是真正的领袖应该做的事。我只恨,你不是机械帝国的帝皇,否则我们又何至于此?早就要么消灭要么征服了另外三族,带着全人类离开这古盘星系了。我真好奇你所说的那种,没有正二十面体电子云的宇宙规则该是什么样,只可惜,我这辈子大约是看不到了。”

    说完之后,杨米思便挂断通讯,对外接连发出数千封函件。

    他在召集自己的学生,也主动找上了钱氏、马氏、高氏、唐氏、奥古斯都家族等等赤锋族内在科研领域颇有建树的众多佼佼者。

    时间再过去约莫两个小时,又有数千万封函件自各方发出。

    再有一艘又一艘或大或小的舰船从赤锋军团驻地中的各个行星舰,从百团星域中的各处奔赴而来,汇聚往一座正在太空中快速成型的大型研究型星舰上。这些载具里的人,代表着赤锋族的智慧与创造力的绝对巅峰。

    从现在开始,在任重面对这人生中的最大难关时,背后站着的便是赤锋族的全族之力。

    这,也是一股冠绝古盘星系千万年历史,更冠绝城主的万亿年人生所见所闻的最强的一股科研力量。

    这把聚和了文明之力的利刃,要彻底刺破哲罗给人类构建的囚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