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011、娘,您不是这个意思?

    董月:“我在想,怎么吃野猪,现在天太热,我们三个人吃不了一只,肉放的时间长,就坏了。”

    刘三强明白过来,冲着外面喊了一声,“谢老根。”

    谢老根从外面跑进来,“三哥?”

    “外面怎么回事?”

    “三嫂带一只野猪回来。”

    刘三强不认为女人有这个本事,可能是碰巧遇到了一只死了的野猪。

    “你把猪杀了吧!”

    “好。”谢老根激动的跑出去。

    他早想动手了,人家不开口,他不好意思说。

    董月想了一下,“这样吧,我们把野猪肉半价卖给村民,把卖的钱拿出一半还给村长。”她知道男人因为村长和族长对他的照顾,一直耿耿入怀。

    “嗯。”

    刘三强看到处处为自己着想的女人,心底更是愧疚。

    董月看了男人一眼,没再说什么,来到院中。

    这时,谢老根开始杀猪。

    董月冲着院子里的村民说到,“等会儿杀了猪,谁家想要的肉,我也不多收,就按照市场的半价,卖的钱,我只留下一半,剩下的一半我会先还给村长。”

    还。

    显然记住了族长和族长对刘三强的帮助,因刘三强还瘫在床上,不能全都拿出去,听到这话的村民,一个一个都高看董月一眼。

    一个女人挑起一个家,已经很不容易了,现在还能念着村民的好,都觉得董月这人真不错。

    刘永元一家子真是瞎了眼,这么好的儿子,这么好的儿媳妇,还死命的折腾,真是作孽。

    村民一个一个高兴。

    “好,等会儿,给我留一斤。”

    “我家也来一斤。”

    “刘婶,你也太小气了,你那么大一家子,怎么也要来两斤。”

    “就你话多。”

    众人说笑的时候,谢老根杀猪,孩子们都围在旁边看热闹。

    如儿似乎没有见过这么多孩子,在孩子中间,骄傲的说着,“是我娘逮到的野猪。”

    “你娘好有本事啊?”

    “我娘做的饭还特别好吃。”

    董月看到开朗了许多的如儿,心里跟着高兴。

    转身准备去做午饭,这时,从外面跑进来一个半大的孩子,也就十岁的样子。

    “三婶,三婶,我听说你抓了一头野猪?”

    董月看着满头大汗的孩子,不知道这孩子是谁家的,看对方是个实诚的孩子,顿时有了好感。

    “是呀!”

    “真的是三婶抓到的?”

    “嗯。”董月点头。

    “三婶能教我抓野猪吗?”

    董月想了一下,“你如果是想要抓活的野猪,我不会教你,如果你是想抓死了的野猪,我可以教你。”

    董月没有因为对方是孩子就敷衍。

    她只是单纯的觉得活的野猪能有个好价钱,也相对危险。

    周围的村民听到这话,没当回事。

    野猪这么值钱,三强媳妇也是没有办法,才会冒险。

    好不容易抓住,人家怎么会教。

    “为什么抓死的就行?”孩子就是孩子,遇事总愿意刨根问底。

    “活的野猪很危险,死了就不一样了。”

    “好,我抓死的。”孩子信誓旦旦点头。

    “行,过几天,我教你。”

    “真的?什么时候?”

    董月想了一下,“最近几天有些忙,再过个七八天吧,等三强腿做了手术,我再教你。”

    孩子高兴了,旁边的村民忍不住开口,“三强媳妇,你真的教啊?”

    这话说出来,旁边的村民跟着笑了,这话骗孩子的,你也信,开口这人跟着红了脸。

    董月‘嗯’了一声,“我家三强现在遇到难事,是各位乡亲的帮忙,才让我家的日子好过,能帮到大家,我和三强自然是愿意的。”三强威信高,直接把三强推出来。

    杀猪的谢老根看了一眼董月。

    她变化好大。

    想到刘三强这样子,想到刘家那些人的作法,身边就需要一个这么懂事的女人。

    他也希望三强能尽快好起来。

    正在这时,一道尖锐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老三媳妇,乡里乡亲的,你打这么大一头野猪,怎么好意思收大家钱?”

    来人不是别人,是刘三强的娘,刘王氏。

    曾经一个门进出,现在一家中间隔开,变成了两个院子,两个门进出。

    只有一堵墙,刘王氏早听到这边的闹腾,在听说董月抓了一只野猪回来。

    又想到董月现在有钱,又有东西,眼馋的很。

    她想着,就算是现在分家了,也是她刘家的媳妇,这事,她这个当婆婆的说了算。

    再说,现在老头子、老大、老四都被村里的人看不起,这个拿了自己四十两银子的董月,凭什么活的这么好。

    她过来就是打着不能要钱的借口,自己顺带扛半只猪回去。

    正说话的人看到刘王氏,一个一个均是变了脸色。

    人都被赶出来了,还装什么大尾巴狼!

    刘王氏似乎看不到别人嘲讽的眼神,来到董月跟前,“老三媳妇,这就是你做的不对了。”

    董月早已将有人的嘴脸看清楚,现在分家了,别想用婆婆的身份压着自己。

    “娘说的对,不应该问村里的人要钱。”董月一幅受教的样子,微微放低姿态,“娘,野猪我原价卖给娘,这样我能有更多的钱还给村长。”

    “你......”

    董月故作不解的看向刘王氏,“娘,您难道刚才不是这个意思?”

    “我是说,你怎么好意思收别人的钱,又没说我自己掏钱买下。”

    刘王氏这话一落,立刻听到周围嘲讽的声音。

    “看,这就是刘三强的娘。”

    “真不像话,儿子都变成这样,还被赶出家门,真是造孽!”

    “可不,有人啊,还贪了儿媳妇的嫁妆,这事情,我可做不出来。”

    “就是,再穷也不能贪了儿媳妇的嫁妆。”

    “有人真做出回来了,让儿媳妇带着一个孩子照顾一家老小,这如果都是断胳膊断腿的,还好说,可有的人啊.......”

    刘王氏的脸色变了又变,脸气的通红,一个字说不出来,愤恨的看向董月。

    都是这个贱人。

    她从来没有在这个村里这么丢脸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