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我真的吃不下了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10章:穷家富路

    老黄牛当然还是留下了。

    不留下能怎么办?

    一个女子,一位小童还有他们家大公子,最后拉车的除了灵甲还能有谁?

    “老黄牛啊,老黄牛!”

    壮硕的护卫爱怜地给了老黄牛一把草料:“咱们可算是同病相怜了,就是个老黄牛的命。”

    老黄牛慢吞吞吃着,发出了敷衍的一声:“哞……”

    “胡说。”白麓不允许他这样看低自己:“你明明是我们宝贵的大厨。”

    灵甲冷笑一声:“宝贵的大厨还要亲自刷碗呢?”

    白麓又迅速的缩了回去:“小青啊,你觉得咱们要走远路,还得准备点什么呀?是不是得另外找辆马车给咱俩拉上?”

    ……

    南洲城是帝都周边六大都城里,接到消息最晚的一个,因此百姓们走的时候很是慌乱。

    白麓带着朱青一路扫荡过去,胖墩墩咕咕叫的老母鸡都拎回来五六只,更别提还有其他满满一板车的食材。

    灵甲刚把自己找到的豪华大马车拆了一半,只在下方留出约六寸的木板,好歹让这辆板车有个围挡,不至于行李一个没系紧就往下掉。

    这个真是超大一辆车,白麓看了看,都快跟一辆SUV底盘那么大了。

    再看看被拆出来的桌椅棋盘软榻……

    啧啧啧。

    原来古代有钱人这么会享受吗?

    “那……既然这么大地方,能不能留几个格子,让我养两只鸡吗?”

    她好奇的问道。

    朱青也赶紧说出自己的需求:“我想有个小花盆,走累了,我就在花盆里……”

    且不说朱青一个人老想在花盆里偷懒到底对不对劲,就是白麓的要求,灵甲死活不明白:

    “你养鸡干什么?!”

    郊游都没这样的吧?

    白麓理直气壮:“唉,我看了,出城的路都不平整,鸡蛋不好带,不如养两只鸡,一边走一边下一边吃……”

    如此离谱的发言,就连朱青都不捧场了:

    “姐姐,鸡一受惊或者换地方,就不爱下蛋了。”

    白麓:……

    是这样吗?

    大灾变时好鸡都在研究院,她从前只言片语听说的,哪有这么细致?

    此刻看了看自己带回来的几只老母鸡——

    “既然你们不打算好好工作,那还是牺牲吧!”一只鸡,总要把生命安排的圆满才行。

    “灵甲,我听说有一种菜叫三杯鸡,还有黄焖鸡,中午就两鸡两吃吧!”

    灵甲正在深呼吸。

    放松,放松——

    要不是为了那个脑子有大病的仙人掌,他何至于要忍受这种折磨?!

    但还是好气啊!

    啊——!!!

    ……

    折磨着,折磨着,天边一只鸽子飞过。

    灵甲挥手拿下鸽子带来的信件,对好不容易又熬过来的时阅川说道:“公子,灵园说他们在云州打听到一株神草,开花时闻花香可治百病。”

    “帝都那边短期内必定乱糟糟,咱们要不要先去搜集些药草?”

    医师不好找,可灵园来信说这神草开花的香气可治百病,那还是值得一试的!

    但是云州在大政国的最东边,不仅路途遥远,而且跟去帝都的方向南辕北辙。

    突然变换目的地,那小仙人掌愿意吗?

    小仙人掌自然没有不愿意。

    他又不能打,又是个可怜兮兮的小光头,此刻不仅被姐姐的剃刀折服,对灵甲的手艺也是心动。

    而且自己还是颗好吃的仙人掌,一旦孤身一人,搞不好人人都想用蜂蜜拌一拌他!

    可怕,太可怕了。

    还是跟着姐姐和大厨吧。

    姐姐可以保护他,而大厨……他的绝世无双十全大补汤,还需要继续进修融合呢!

    至于白麓……

    “去帝都要走15天?那我一个人岂不是这半个月都得吃糠咽菜?灵甲,我觉得你骨骼清奇,天生是要做大事的——就适合打理我的生活!”

    灵甲面无表情:“那我只希望下次再出事,白麓姑娘不要躲我身后。”

    ……

    寂静无人的道路很是宽敞,而在宽敞的马路上,一座被堆得满满当当的小山横亘在街头,衬地前方那老黄牛越发可怜又无助。

    它犁田都没使过这么大的劲儿!

    造孽啊!

    灵甲看着它的样子,无奈抬头:“白麓姑娘,你看到了,实在是带不下了——要不那口缸就不带了吧。”

    白麓好心痛:“那缸里的酸菜才刚入味儿啊!”

    这老黄牛,实在不争气!

    可惜了,南洲都城还是很繁荣的,一般人家不需要牛来做农活。再加上一夜过去了,如今白麓满城溜达,最后也只找到这一头。

    “大公子都没车坐,你还记挂你的酸菜?!”

    灵甲出离愤怒。

    不是找不到另一辆车,而是没有马,也没有驾马车的人!

    好在公子之前山里奔波,倒也能屈能伸。

    此刻,塞的满满当当的大牛车上,也有了他的专属位置。

    唉,昔日的天骄,如今却……

    灵甲别提多委屈了。

    只小心地坐了一个角落,还要防备着头顶摇摇欲坠行李的大公子时阅川:……

    其实,他不疼的时候,真的可以下来自己走的。

    ……

    于是,还没出城门,白麓便已经含泪舍弃了自己的一缸酸菜,一缸上等白米,半桶白面……

    想想中道崩殂的酸菜鱼,她忍不住盯着朱青叹口气:“小青啊,你是不是太占地方了了!”

    朱青也眼神留恋地看着酸菜缸被卸了下来,此刻也很愧疚:“唉,要是我的大补汤能做好,姐姐就不用跟着他们受委屈了。”

    到时候他把小刺揪一把换些钱财来,凭姐姐的实力,哪里过不好呢?

    找到新大厨也是迟早的事儿!

    如今只是蹭一蹭大厨,这就连口粮都要被迫遗弃……

    难,太难了。

    委屈,也太委屈了。

    ……

    ——受委屈?!

    灵甲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你个小仙人掌,长得就绿头绿脑的,不像个好人!

    但好在此刻,身怀重任的老黄牛终于舍得动一动,稳稳的拉着车走起来了。

    时阅川斜倚在行李上,此刻手指微动,牛车后边,五床沉甸甸的被褥也悄无声息的掉落了。

    ——虽然云州山高路远,但是南洲距离最近的鹭洲,也不过才三日路程。

    而他们这牛车上,米面就带了一百斤,被褥更是有十套!

    现在,才不过五月初!

    穷家富路没错,但这路,着实有些豪横过头了。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