卦师门主只想摆摊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七章 生气了

    “这怕是不妥。”老者开了口,却是摇头拒绝了,“人生路悠长岁月,岂可三两语道尽玄机?况且,我所说的话短时间内也无从验证吧。”

    江楚无声笑了笑。

    这后半句才是重点吧,无从验证,所以这钱他也就没办法拿到。

    她抬头看了看天色。

    此时还是早晨,天色明亮,天气也很舒适。

    似乎,是很美好的一天。

    “那就这样,你来算今日天气,如果算的准,那我明日……哦,我要出城,明日不一定能归,那就三日内,定将这五两奉上。”江楚指了指桌上的银子。

    卦摊老者多看了那银钱两眼,略加考虑就抚须颔首,“如此尚可,容我一卜。”

    江楚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老者又是拈指又是摇签,姿态摆的十足。

    江楚在这个过程中也不出声,只是安静的看着他演。

    不过别的不说,这老者皮肤状态倒还挺好的,红润有光泽。

    看着挺唬人。

    “姑娘,今日天气晴,大好。”老者最终有了结论,说道。

    雨潇城只有春日才会多雨,如今是秋季,本来雨水就少,况且近来天气一向晴好,也难怪老者会有这样的结论。

    “那好,如果今日天晴,不曾变天,待我归来自会如约将银子给你。”江楚说道。

    老者微微一笑,“那老朽就在这里等待姑娘了。”

    还挺笃定?

    江楚都听笑了,“我现在觉得卜卦还挺有趣的,不如我也来卜一个?”

    你?卜卦?

    老者一怔,看了江楚一会儿,就摇头失笑起来,“姑娘若是想试,那也无妨。”

    “那我也来预测一下今日天气,看看你准还是我准。”

    江楚学成老者的样子拈了拈指,一番作势冥想后就笑道:“你说晴,我却说阴,不仅阴,还会有狂风伴随。”

    老者不禁一笑,伸手指指天空,“姑娘,你且看,这分明是大晴天哪。”

    “阴晴本不定,你怎知世事不会有变故?”江楚自嘲一笑。

    老者看她一眼,不知想到了什么,便不语了。

    “你若不信,那你也和我一样,若你算的准,我给你五两当卦资,我说的对,那就你给我五两,就当你给我教学费了,可敢?”江楚抛着银子玩着,斜眼看他。

    老者却是有些迟疑。

    “你既然已经认出了我,就该知道我不会食言,怎么,大师是信不过自己,还是信不过我,觉得我会贪掉这五两银子?”江楚冷笑道。

    她生气了。

    从刚看到这个所谓的大师时她就知道这人压根就是个打着卦术之名行骗的骗子。

    所以卜卦,主要就是看一个人近期会经历的一些高低起伏,时间往往会在几日之内,水平稍高点的人能看出近一两个月能发生的大事,再厉害一些的大师才能看的更远,比如半年这样。

    这是因为人的气运是会随时随地改变的,有时候一件小事就会潜移默化的改变最终的结局。

    比如有个人今天结识了一个贵人,贵人给了他好处,并答应会提携他,让他步步富贵。

    这个人找了卦师,卦师看到了他近日的运势,说他确实很快会拥有荣华富贵,日子过的很自在。

    这个人很开心,一个月以来也真的事事顺心,发展顺利,于是各种玩乐享受,但谁知玩过头了,在一个月后就因为纵情声色猝死了。

    卦师的话是对的,他确实有荣华富贵了,但很多人却会认为是卦师不灵,没有预测到此人将死。

    但,卦师可能就只能算到一个月内的情况,想要知道一个月后的,那他得中途再去算一次,也许卦师会看出新的卦相。

    能算到一年开外的也有,但那往往会是非常非常明显的运势,卦师的水平也得很高才行。

    可这老头对第一个顾客说的是等两个月,转机自来。对第二个人就更夸张了,直接就说半年一年的。

    那这就很明显了,他要么是个真正隐于市的大师级人物,要么就是个江湖骗子。

    不过江楚觉得,这老者通透睿智,是个有见识阅历的,他所谓的卜卦只能说是沾了一点点“卦术”的皮毛,学了个外表唬唬样子,实际上全都是他结合来人的身份背景年纪面相情绪等“综合”得出来的结论罢了。

    这根本是披着一个高人面皮的骗子!

    所以江楚就拿天气来最终测了一下,于是,是大师,还是骗子,直接就暴露无疑了。

    其实,江楚生气的不是此人骗钱,而是他败坏卦师的名声!

    有些行业臭名昭著,就是被那几个害群之马搅和的!这个世界的卦道本来就式微,可还有人在不停拖后腿,江楚怎能不气!

    不过这老头也不是只干坏事的,他对刚才那位顾客看似是胡诌和安抚,实际上却也是在劝人走正道,也没有多收钱,江楚就是看在这个份上才没有直接发难,只打算让他损失个五两银子长长记性。

    老者不知道江楚生气是气他借着卜卦之名骗财骗名,还以为只是气他迟迟没有答应。

    “也罢,那就如你所说吧。”老者颔首答应下来。

    他的确是认出江楚了,在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认出来了。

    想在雨潇城吃这一碗饭,那了解各家各户的情况就是必须提前做的功课,虽然这话有些夸张,做到了解每一家是不可能的,但是那些拔尖的人却还是必须认得的。

    有钱的、有权的、喜欢仗势欺人的、喜欢小偷小摸的、无赖的、穷凶极恶的……

    只有认得,才好对症下药,才能说到他们心里,才好借机赚到钱。

    就像刚才那个二流子就是城里有名的光棍了,好吃懒做,年轻的时候大手大脚的花着他老爹留下的家产,不到一年把家产败光后就靠小偷小摸过日子。

    这种人还想讨媳妇?城里哪户人家愿意把女儿嫁给他?

    就是寡妇都嫌他脏臭呢!

    “好,那一言为定。”

    江楚收起桌上的银子,起身,“若今日刮了狂风你却不认账,那要么你自己离开雨潇城,要么就等我派人掀了你这摊子。”

    说完,转身离开。

    “江家大小姐……倒还是一如既往的霸道。”

    老者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摇摇头,给自己斟了杯冷茶慢慢的喝着。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