卦师门主只想摆摊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八章 暑阳城

    江楚从卦摊离开,在走向马车的路上却是无意中见到了一家符篆铺子。

    符篆因为方便携带,功能性多样,不管是日常生活还是战斗辅助都能用得上,因此一直被很多人所喜爱,只是它高昂的价格还是有些劝退人的,除了有些家底的人外一般人还真不敢频繁使用它。

    不过像是一些基础的符篆价格却还算是亲民,像是一夜不睡也不困的提神符、用了之后能三天不吃饭也不饿的辟谷符、出门在外不方便洗澡所以用的避尘符……

    普通人稍微咬咬牙,每月还是能买上那么几张用用的。

    “流风大师新出的符篆今天最新到货了,每种的数量不多,购买的要尽快了!”

    年纪不算大的掌柜从店里拿出符篆,开始往门外的展台上去摆,一边摆放一边大声吆喝着。

    符篆一般做的都是富人的生意,尤其是一些赏金猎人们出门在外更是用的多,普通人买的频率还是比较低的。现在临近月底,这月的销售额却是不太达标。

    抛除掉一些基础成本外,还有一笔巨额开支就是给符师的劳务费,可以说给符师的这笔钱比一家店自己的纯利润还要高一些。

    现在这月快过完了,眼看着距离跟符师结算费用的时间快到了,但店里售出的符篆有些少,所以为了创收,掌柜这两天都在做打折活动。

    以前符篆都是摆放在店里的柜台里,但从昨天开始他却是摆到了街上卖,这样来来往往的人都能看到,说不定一心动,就会花钱买上一两张。

    这么做的效果还是很可观的,昨天一天的营业额都赶上以往5天的了,所以今天他打算仍然这么做。

    虽然有点儿掉档次,但是为了创收,也只能暂时这么做一下了。

    江楚经过时,就看到店主把符篆一张张的铺在桌子上,都是展开铺的,看着很清晰明了。

    但是……

    江楚停下脚步,“掌柜,你今天是打算这样摆出来卖吗?”

    “是啊,这样大家路过能看清,昨天我也是这样卖的,姑娘想来是没有看见吧。”

    掌柜没认出江楚,所以神色没有什么异常,很温和的对她笑了笑,“你看看有没有需要的,我现在刚开门,姑娘你要是第一个买我就给你开张价!”

    “你昨天这样卖到了什么时辰?”江楚问。

    这问题就有些奇怪了,掌柜愣了一下,打量了一番江楚,“到了接近傍晚吧,申时左右。”

    要摆大半天?

    江楚看了掌柜一眼,“也许是我多管闲事了,但是今天会变天,将会有狂风,如果突然起风,那你这些符篆可能……掌柜您可以自行决定如何处理此事,告辞。”

    说完,江楚没有停留,直接走过小巷,上了前方的马车。

    掌柜愕然的看着江楚的背影——

    起狂风?

    他看看自己桌上的符篆。

    这些符篆可不少了,摆出来最起码也得有两三百张,最便宜的一张需要2两银子,最贵的甚至要上百。

    如果真的突然起狂风,风把这些符篆吹散到满大街,那自己肯定追赶不及,说不定还会有人趁乱偷抢他桌上的这些符篆!

    这个后果可是太严重了。

    但,掌柜抬起头看了看天色。

    晴朗,无风,就连树上的叶子都不带动一下的。

    “呵呵,我是怎么了,竟然在意一个小姑娘的话,别说今天不会变天,就是真的变了,我也能在感觉到不对的第一时间把这些符篆收起来,又怎么会有损失呢?”掌柜想了想却是忽然笑了。

    摆出来卖的效果太好了,只要再卖两天,那本月的营业额也就差不多了。

    虽然打了折,但折扣也不大,相比之下还是赚的多。

    尝到了甜头的掌柜转眼就把江楚的提醒抛到了脑后。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流风大师新出的符篆今天最新到货了,每种的数量不多,购买的要尽快了!”

    他再次叫卖起来。

    经过路上的奔波后,江楚三人终于在下午抵达了暑阳城。

    因为冲进脑海里的那段意念只是片段,所以江楚也不知道这位郝大娘具体长什么模样,又是什么身份,家住何方,所以想要找她还得花点力气。

    “小姐,不如我们分头寻找吧?”车夫提议。

    “不必了,你找个客栈把马车安置好吧,我带着无忧去打听,应该不费事。”江楚说。

    车夫答应下来,“有任何需要,都可去客栈找小人。”

    “好。”

    下了马车,江楚带着无忧就在城中问了起来。

    “城中可有一位丢了女儿的郝大娘?”

    江楚没有随便问路人,她问的都是路边铺子的掌柜们,或者是那些在路上推车卖些杂物的贩夫。

    一般这种人的消息是比较灵通的。

    “不曾听说。”

    “不知道。”

    “你问别人吧。”

    连续问了三五人,得到的回答都是不太乐观的。

    江楚也不泄气。

    这边的商户不知道,很可能郝大娘并不住在这片区域。

    想了想,江楚找到了乞儿们,用一两银子成功得到了消息——

    “你问的是青衫巷的郝大娘吧?她昨天还在外面找女儿呢,今天倒是没有见到,你去那边寻她吧。”

    问明了青衫巷的位置后,江楚就带着无忧走了过去。

    之所以走路,就是想要对暑阳城有些了解,说不定路上时就会得到一些线索。

    在走路时,无忧朝江楚看了好几次——

    她不知道江楚要干什么。

    明明小姐从来没有来过暑阳城,但现在就突然来了,还在寻找一个她明显不认识的郝大娘。

    这是无忧不太理解的,但聋哑多年,她早已经没有了该有的好奇心,不去问,也不多听,更不多事。

    有吩咐,就按吩咐做事,没有吩咐,那就充当一个影子保持安静就好了。

    其实,这也是江楚愿意带上无忧的原因。

    有些事无从解释,身边有一个不会发问也不多事的人可太方便了。

    她喜欢无忧!

    走了小半个时辰,江楚就看到了一条脏旧的小巷——

    青衫巷。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